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利用民主派,還是民主派利用曾俊華?

2017/3/25 — 18:55

曾俊華 facebook 圖片

曾俊華 facebook 圖片

【文:溫健民、吳家裕、陳慧慧】

特首選舉前夕,曾俊華在星期五晚愛丁堡廣場舉行「造勢大會」。很多評論者都將其與雨傘運動相映照,而指出其「諷刺」,認為他們正在背叛雨傘成果,又或認為香港人是特別反智。

香港人特別反智嗎?

廣告

有人說,我們不能違背原則;也有人說,這個制度不公,所以要投白票;也有人說曾俊華成為了「民主派」代言人,所以當這個實為建制中人當選了,曾俊華他日就能挾民意而獨裁。不過,其實這些從「2017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的結果可以稍為推翻一下。這個「投票」結果有91.8%的人支持曾俊華,但同時亦有94.1%反對現時選舉特首的辦法 [1]。這最少能夠反映,這群人在支持曾俊華的時候,並非連帶支持小圈子選舉,他們仍記得制度的不公,亦不需人們透過某些行為去表達制度不公。曾俊華大概亦不會因而成為「民主」的代表。問題是,這群人為什麼還要支持曾俊華?

從一些簡單民主化的理論說起

廣告

在這裡先說一說其他的,再回過頭來回答上述問題。在眾多的民主化或轉型研究裡,大概簡單分為結構論及過程論。結構論說的是什麼社會基礎及結構形成了民主化條件,例如社會的階級比例、階級結盟、不平等,又或現代化理論等如較高經濟發展及教育程度有助於推動民主 [2],廣大的中產階級被認為是民主發展的重要角色。過程論者則主要指威權政體遇上某程度上的正當性危機時,統治者內部的分裂以及與反對派的互動過程。這類研究普遍將統治者分為「保守派」、「改革派」;將反對派分為「溫和派」、「激進派」。當統治者遇上社會對政治改革的要求時,保守派傾向主張鎮壓反對派要求改革的聲音,而改革派則較傾向與反對派進行協商;另一方面,反對派中的溫和派亦擔心過於激進會促使保守派統治者的鎮壓,因此產生了溫和派與改革派的共同利益基礎,形成了威權政體非暴力政治轉型的前提條件 [3]。

回到香港,從結構論來看,香港經濟發展至一定程度、中產階級亦算龐大,不平等越來越嚴重、擁有一定的教育水平。我們不能否認香港一定存在一定的民主支持力量,亦因而有了雨傘運動。問題是,為什麼沒有帶來進一步的結果?除了香港以上有了個北京,更有其中一部份可能是上述合併來看的缺乏統治階層分裂,再精準的說是未有契機令統治階級分裂。

曾俊華為什麼出現?

有很多人說大家都神化了曾俊華,並實不然,相信大部份仍然非常清楚他是建制中人,亦是統治階級的一份子。問題是,他為什麼會演變成大家都算是能接受的人選?這要追溯到上一次特首選舉以及這五年的發展。

梁振英於上一次特首選舉本來不被看好,但後來變成了這五年的災難是因為中聯辦大力拉票,但在出盡力下也只有689票,所反映的是內部已然出現分裂。更重要的是,689票當中不少是轉軚之人,他們為何要轉軚,這群人當然是為了利益。換言之,梁振英或中聯辦必然透過許下相當多的利益承諾。然而,在這個過程裡,他要滿足的人也就多了。這個致勝聯盟擴大後,難免就利益分配不均 [4]。加上這五年間的獨斷獨行,超額交心與鬥爭政治,得罪的利益集團亦自不少。當被許下的利益承諾不被兌現,甚至部份利益集團在這樣的統治風格下可能被排除在外,內部分裂自也可期。

曾俊華當然不是代表民主,亦不是民主的代言人,他代表的是這群被排除、被邊緣的利益集團。問題是,他們這群是被邊緣化的利益集團,那麼他們那來的能量與正在當道的保守派2.0抗衡呢?

改革派和溫和派的結盟

雨傘運動相信曾經令統治階級感到有「危機」,而亦曾傳言有差點流血鎮壓,過後的強硬統治反映的自是保守派當道。曾俊華近日便不斷與保守派劃清界線,例如他聲稱沒有參與施放催淚彈的決定,又如有意無意稱自己一直被架空,他打造的正是改革派的旗號。不過他除了未必擁有夠強的後台,還缺少一樣東西使他成為大家眼中的改革派:就是溫和反對派的支持能量。

這也可解釋他的宣傳一直以形塑開明建制的形象為主,亦毫不介意與民主派「親近」,那怕有人認為這樣可能形成反效果,即獨裁者最討厭有人以民意威脅他。但是,只有這樣,曾俊華才有賭注以改革派或開明派的形象站出來,從而極大化前者勝選的可能性。

沒錯,曾俊華的確在利用民主派,也在利用「民意」,嘗試爭取一些並未被林鄭陣營許下更多利益承諾又或少數的開明建制。不過,民主派亦在利用曾俊華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在這個互動的過程裡,會促使林鄭陣營須更像梁振英五年前一般,對支持她的集團許下更多的承諾,而更多的會被剔除在外,例如葉劉自也應該從此被邊緣化。問題是,既然是2.0,這些更多的利益輸送承諾,她又如何能夠在上任後平均分配呢?這個過程,只會令統治階層內部更分裂。

當然,我們無法看清楚內部的分裂來源及情勢。但是,從過往經驗來看,統治階層的分裂最少為社會提供了一絲轉變可能性。

曾俊華勝了又如何?輸了又如何?

有人說曾俊華勝了就成為了「民主」的代表,反對派或民主派就從此消失,他會「挾民意」為廿三條立法,再推國民教育。但是,我們難道就不能再次變成反對派嗎?這一刻人們支持一個候選人,難道下一刻就必定不能反對他嗎?假如他在這個情景下仍這樣做就不叫「挾民意」,而叫「強推」了。強推不就與林鄭一樣?所以這個情況下,最差的結果是跟林鄭當選的一樣。

輸了又怎樣?誠如上述所指,這個過程會造成內部進一步分裂。同時,林鄭在這個情況下當選,社會的反對力量將會更大。在五年後的選舉如何將不得而知了。

我們社會不能沒有了公民社會及反對聲音,這點能量越大,在這個制度設計下統治者內部分裂的的機會就越大;但是,從過程論的觀點來看,統治者的分裂與互動亦是威權轉型不可或缺的關鍵過程。

威權政體下的人民思考邏輯與計算可能是扭曲的,不過你還有什麼可行的方法?我們不必神化曾俊華,更不必要指罵支持曾俊華的人。

 

參考資料

[1]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2017 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最終結果,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release1448.pdf
[2] Lipset, S. (1959) Some Social Requisites of Democracy: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Political Legitimacy.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53(1): 69-105.
[3] O’Donnell, G. & Schmitter, P. (1986). Transitions from Authoritarian Rule. Baltimore and London: 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4] De Mesquita, B. B., & Smith, A. (2011). The dictator's handbook: Why bad behavior is almost always good politics. New York: PublicAffairs.

作者簡介:

溫健民 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研究生,香港人
吳家裕 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研究生,台灣人
陳慧慧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