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和習近平的一國兩制

2017/3/22 — 12:03

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出現了一個非常吊詭的現象:很多一向支持民主香港的人忽然一反常態,全力支持建制派的參選人,更不惜對本來的同路人大動干戈,甚至口誅筆伐,抹黑謾駡。而令人更感迷惑的是,無論任何陣營人人都假戲真做:小圈子参選人固然拉票落區,辯論造勢有如真普選,而一眾旁觀者也緊張得氣急敗壞,咬牙切齒,仿如自己真正有得選。

若要明白這現象的產生和其背後的真正原因,就要先看清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國際政治野心、他要香港從中扮演的角色(即他眼中的「一國兩制」)以及助其達成目標的統戰策略。而從曾俊華的政綱我們或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習近平全力傾銷的中國模式

廣告

紐約時報 2016年9月的一篇評論文章「如何對抗中共的全球宣傳攻勢」(How to Counter China’s Global Propaganda Offensive)指出,習近平認為若要持續共產黨的政權,就要與西方民主思維作出競爭。於是,近年中共在國際舞台捨棄舊有的粗拙硬銷技倆,推翻一貫以來的「韜光養晦」路線,從以往在中國境內壓制西方民主自由人權思想蔓延,轉為向世界各國進攻,以軟性手法親善示好兼洗腦,宣傳中共政權的優越之處。

習近平上場以來,透過不同渠道對外發放的政治宣傳訊息有:(1)普世價值並不存在,這全是西方霸權拿來圍堵和控制中國的工具。(2)西方對民主、人權、法治的理解並不是唯一的定義,更不是真理。(3)民主、人權和法治的定義,是要以每一個國家的文化傳統為依據,即要「符合國情」。(4)中國現在實行的是「中國特色的民主」。

廣告

中共用高達每年100億美元的經費作後盾,在西方民主國家積極培植軟勢力,除了用紅地氈式招待、金錢、美色和其他利益收買籠絡外,更僱用高級「政治人法師」(political spin doctors),設計精心獨到的現代宣傳策略,利用「政治人術」(political spin),為極權在民主社會塗脂抹粉,打造新形象。目的就是要告訴全世界:中國的領導層是能者居之,他們有一套培養領導人材的有效方法,以飽經訓練的能吏推行高效率管治。

他們更利用英國脫歐及美國特朗普當選等事件,嘲笑西方民主制度的虛假不濟,美國選舉更只是金錢遊戲和一場鬧劇,相比之下中國模式(the China Model)優勝多了。

紐時文章又分析説,中共新的宣傳策略手法靈活多變。除了官方喉舌,民營機構更進佔外國媒體和文化市場,例如阿里巴巴收購香港南華早報便是一例。官媒亦變聰明了,不再使用過往那些奇怪弊扭的黨八股語言,而通過軟性技巧及選擇性取材,使人不經不覺接受了過濾包裝了的宣傳訊息,還積極地協助推銷北京品牌的傳媒風範-與政府友善而非監察政府。另一方面,中共又利用孔子學院插足學界,此外,數以百億計的中資湧入荷里活爭奪文化主導權就更不用說了。

那麼,在極權統治下的城市中,有那一個最能夠為「中國式民主」的存在及成功作世界櫥窗、讓已被收買的西方政客能回應其本國批評者的壓力而可以安心繼續「叩頭」呢?那當然是已經擁有高度自由及經濟繁榮的香港了。就正如曾俊華所說: 『...[香港]可以藉著「世界之窗」的角色,為國家作出有利中國人民的貢獻。』(曾俊華政綱第10點)

曾俊華的政綱和習近平的一帶一路

另一個更為迫切的原因,就是中國的經濟局面已經極為嚴峻,到了不得不靠香港支援的地步。外強中乾,千瘡百孔,債台高築,下崗連連,極需要改革和轉型,不少有識之士已經指出,中共需要維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保持經濟穩定。但更重要的是,習近平需要香港在「一帶一路」這野心勃勃的計劃中扮演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

曾俊華在他的政綱中說 : 『...港人可發揮更大的自發性與主動性...把握香港作為人民幣離岸中心、「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國際仲裁中心及專業服務中心,以及「滬港通」、「深港通」等機遇,支持國家的經濟金融改革,成為國家「走出去」[1]的重要戰略通道,達致兩地積極互動雙贏。』(政綱第12點)。他說的「走出去」就是指 “Go Global” (曾的英文政綱說法)。

如果仔細閱讀,就可看到香港對「一帶一路」及習近平國際策略的重要性,在曾的政綱中表露無遺:

『...人民幣作為儲備和結算貨幣...作為國家「十三五」規劃指定的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香港有能力也有責任推動這方面的工作。』(第37點)

『本地的科技企業已經有能力研發、落實及出口金融科技產品...[要]增加資源推動金融科技的研發和應用...提升香港在未來制訂相關國際標準的話語權。』(第43.1點)

『「一帶一路」沿線有很多具潛力的發展中國家...為我們傳統優勢產業包括工商物流、金融、法律、專業服務等提供持續的增長空間... 』(第47點)

『「一帶一路」沿線很多發展中國家正迫切地發展基礎建設。現階段, 我們主要會以基建項目為切入點,重點推廣香港在基建融資、基建設計、基建營運、法律仲裁等領域的專業服務,以及香港的科技初創企業。』(第48.2點)

曾俊華出任特首是整體策略的一部份

曾俊華的政綱,其實是以「一帶一路」為主軸的商業、培訓和統戰計劃書。背後的大老闆當然是習近平。香港,是「一帶一路」的主要商業配對平台及資訊、仲裁和專業訓練中心,曾俊華則是這個重要基地的總經理。各部門有關的主要職位,包括商務財經、科技(特別是IT)、教育、土地、城市規劃、發展、民政、司法、執法和各紀律部隊等等大概已有人選;而一般的香港市民,只不過是服務這盤生意的員工罷了。

這個計劃書牽涉中、港及國際層面,絕不是短短數個月可以寫成。曾俊華自己也說:『在過去兩年,我多次帶領商貿團,訪問了中東歐、中東和中亞等「一 帶一路」沿線 7 個國家... 』(第48點)。其範圍之廣泛和視角的高度亦非曾俊華一人或其團隊能寫得出 ,其政綱第48.4清楚表明:

推動政府高層互訪,商簽各類雙邊協定;
組織旅遊業界互訪,促進雙向旅遊發展;
舉辦「一帶一路」文化、運動賽事;
鼓勵高等院校提供更多交換生計劃。

曾的計劃包括已獲中央大力支持及已落實的活動,例如「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第48.1點),他明顯與習近平和劉鶴等的「經濟50」早已「有商有量」,而曾俊華出任香港特首成為這基地的總經理,是整體策略的一部份。

曾政綱中提及的各主要界別措施,直接或間接地都是用來達成「一帶一路」的商業、培訓和統戰目標,明顯是有各業界人仕協助起草,而起草之各界人士相信大都知道這個並非選戰,而是富有中共特色的民望工程,這或可以解釋為何早在曾的政綱「十劃未有一撇」時已有各方意見領袖大唱造王之歌。相信各KOLs早就收到風,只是我們平民百姓對這個計劃書的內容毫不知情罷了。

針對香港年青一代施行統戰

如要香港人願意忠心地為大老闆打工,自然要令高級員工好食好住、好享受、又好有地位,而低層的員工也要有得食有得住,否則工作效率大打折扣,更不用說要忠心了。至於年青不羈的一代,就要好好地、耐心地「教育」一番。

根據中共極權過往的洗腦行徑與及現時的軟性宣傳術,如果小心審視曾俊華政綱中的教育和青年政策,玩味字裏行間的可能意義,就不難看得出魔鬼在細節中。例如,要徹底灌輸忠君愛國和民族主義的大和諧思想,又有什麼比透過鞏固傳統家長制思維、灌輸篡改的歷史和偏頗的文化、大力推展以國家為本位的國際體育競技,和培養鼓勵對政府友善的傳媒更有效的途徑呢?請留意一下曾政綱是怎樣講的:

『...健康和諧的家庭,是健康和諧社會的基石...必要提倡及強調家庭價值,鞏固家庭功能,並透過宣傳、公眾教育及更多家庭友善的措拖, 減少家庭問題,讓港人擁有温暖、互愛、健康和諧的家。』(第89點)

『學習歷史是認識國家及地方的一個不可或缺的途徑,因此有必要將中國歷史訂為初中階段的獨立必修科...使學生認識中國源遠的歷史文化和近代發展。同時加入香港歷史,讓學生了解香港發展的前因後果,包括《基本法》的制定和「一國兩制」的誕生。』(第107點)

『與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研究,給予在國際體育比賽中獲取佳績的運動員更多獎勵。』(第119.5點)

『新設的文化體育局會採取與時並進的政策,理順政府與媒體的關係... 』(第120.2點)

港版共青團?

我們不特止要提防年青一代被洗腦,更要提防港版共青團的出現。以下的措施香港人必須謹慎監察:

『建構一個純青年人的新平台(包括 e-平台及實體平台),讓他們參與議事及政策討論,政府也須認真聆聽,主動務實地與他們溝通,吸納他們的意見。』(第90.1點)

『為個別政府諮詢委員會,訂立青年委員的比率,更有效地收集青年人的意見。』(第90.2點)

香港這世界之窗繼承了英治時代高效率的文官制度,在曾俊華這個治港計劃書下,若另外引入港式變相共青團機制和有效的洗腦教育,毫無疑問可將香港人再次訓練為心無旁貸、精明實際,目標明確的務實搵錢機器,並且增加香港新生代對中共政權的認同和好感。

結語

根據習近平的如意算盤,曾俊華這份政綱能令香港繁榮穩定和諧,令港人甘心充當中共政權棋子並且互相利用,達致所謂的雙贏局面。曾俊華成為特首之後,”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只要專心打工,對老闆和管理階層友善,參與老闆給予的假選擇投票遊戲,為老闆向世界展現中國式民主的偉大成效打邊鼓和拍掌喝采,香港市民不獨能休養生息,更能大展鴻圖,齊齊揾銀,將令中國其他城市艷羨!

而香港也將正式成為中國統治之下、隸屬廣東省的一所城市了。

 

[1] 「走出去」戰略於2000年3月中國人大九屆三次會議期間正式提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