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團隊的政治遺產

2017/4/5 — 15:11

在日前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舉辦的分享會,有人問羅永聰,如果林鄭請他做政治幕僚,有沒有信心做到同樣質素。他答,當然有,但定必度身訂造,重覆做一次的話不要找他的團隊。

聽足成場,這是讓我印象最深的一番話; 如今曾俊華落敗,其團隊亦宣告解散,那要延續曾俊華的政治路線,也許就只可以等待其繼承者。

身為民主派選委,我兩票都給了曾俊華,投的當然不是他本人,也不是他的政綱,我投的是曾俊華團隊;希望、團結、信任,這都是他的團隊用來說服香港人的價值,一些無論民主派、中間派抑或建制派都認同的政治共識。

廣告

選舉後,很多朋友學生問我,為什麼要投一個認同831、願為23條立法的候選人。最簡單的說法,就是這些承諾都是要獲勝的necessary evil,如果他最終能擊敗西環代表,我們在他當選後,就逐場仗跟他對疊;那套投了票就不能反對他的說法,聽了三個月也還是說服不了我。至於為什麼要選能夠獲勝的候選人,這就要回到參選選委會時「善用選票」及「寸土必爭」的承諾。我重申一次,這並非因為民意,而是為了制度內民主運動的未來。

回顧今次選舉的爭議,癥結在於一種無邊際的老鼠屎邏輯:「只要X認同Y,就不能投X。」Y就是那一粒老鼠屎。但這種邏輯,必須要按不同選舉有所調整的。例如區議會,老鼠屎就是利益輸送及中共政權,只要抗赤化的就是朋友; 但你把這些標準放在特首選舉,在小圈子及中共任命權的限制下,基本上就等同放棄投票,又或走回舊路,那還談什麼制度內抗爭?

廣告

又以立法會直選為例,有本土派朋友認為和平抗爭是老鼠屎,但在功能組別,你要找個願意勇武抗爭的候選人才肯投票,這就等同把議席雙手拱讓予建制派。如果我們認同制度內抗爭是短中期內民主運動的出路,依據選舉模式調節對老鼠屎的包容程度是必要的; 票投建制當然會讓人一身屎臭,但骯髒的事總要有人做,這場民主運動才可以繼續下去。堅持白票及政治聖潔的朋友,民主300+中仍然有你們的代表,繼續支持他們就好。

可是,曾俊華終究輸了,政治圈子中的朋友紛紛表示是意料中事,那一切妥協及策略是否枉然呢?我可沒有這種想法。身為教師,有時候你知道學生這樣走下去有很大機會出錯,但在代價不大的情況下,我仍然會選擇跟他們一起冒險。因為要讓他們的價值觀及行為模式有所轉變,親身的學習體驗還是最有效的; 在民望、選委等等因素都充份配合下,大家屬意的候選人還是以大比數輸了選舉,你會希望下屆的選委會有民主500+嗎?

羅永聰說,曾俊華的團隊是以很認真的態度玩一場必敗的選戰,而結果他們做了成功的輸家。我想這給予政治參與者的最大啟示是,與其以政治精英自居冷嘲熱諷,倒不如放下身段,落場陪伴香港人經歷一場大敗,然後一起思考,一起討論,一起成長。

這種政治路線,就是曾俊華團隊用了兩個月時間証明的寶貴資產,我衷心希望,它的繼承者,會是民主運動中的你和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