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推出眾籌的「凝聚」意義

2017/2/5 — 11:35

曾俊華眾籌網站截圖

曾俊華眾籌網站截圖

2 月 3 日曾俊華正式推出眾籌,坊間有不同反應。

首先看看較為「激進」的。有作者自稱為曾俊華推出眾籌感到「噁心」,但他所提出的論據卻風馬牛不相及,不但完全沒能指出眾籌有何不當,反自暴其短,令人嗤之以鼻,群起攻之。再看較為「正路」的反對意見,就是認為以曾俊華的收入和應有的背後金主,即使不搞眾籌,選舉經費也一定不成問題。但其實不少人都知道,曾先生搞眾籌,並非真的為籌錢。支持的一方又有什麼看法?

有人說這樣做能讓香港人模擬參與特首選舉,即使普通巿民沒有真正的投票權,亦可以藉眾籌活動間接參與這場選舉。事實上,這次眾籌確實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讓大家有機會以實際行動表達對候選人的支持,不論數目多寡,每一個小數額捐款都直接代表了一份民意,一份政見表態,一份對香港未來的冀盼。真金白銀的付出,無疑比 facebook 上的 like 更有說服力。

廣告

筆者認同以眾籌反映民意的說法,但更想試從心理學角度去分析這次「眾籌」帶來的「凝聚」意義。

眾所周知,「團結」是這次曾俊華競選工程的核心思想,他認為作為香港的領袖人物,首要的工作就是解決香港這數年來的撕裂狀態。要逐步解決撕裂問題,就必須有連續不斷的「凝聚」工程。當其他候選人仍把「團結」視為當選後的任務,曾俊華已開始著手從他的競選工程實行團結香港的工程。

廣告

明顯,這次「眾籌」過程,絕對不只是一個普通的「籌款」活動。捐款就是一種表態,而這種表態,關乎著個人的榮辱。簡單啲講,當一個人向他人無償捐獻的時候,其實亦是一個「投資」的過程。我們表面上不渴望回報,但這個投資動作某程度上代表住自己的眼光,涉及自己的判斷,也就是關係到自尊的問題。人要維護自尊,就必須悍衛自己的投資判斷。

在兩性關係上,一個人若自覺對該段關係「投資」越多,分手時就會越傷心。人未必是不捨得對方,而是不捨得過往自己的付出,更難的是要承認自己投資失誤,落錯注。因此,人好多時為了證明自己投資正確,會傾向花更多的心力去確保可以得出自己想要的結果。即是說,當一個人捐款之後,不論金額如何,一定會更鐵定其對曾的支持。而為了證明自己投資正確,這些支持者還會自自動動開始向身邊的人游說,要他們同樣支持曾俊華,以令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出現。當一大群人有共同願景,凝聚力便會越強。這是眾籌的其中一個「凝聚力」功能意義。

「眾籌」的另一個「團結」意義,就是讓人感覺自己正在與「大伙兒」做同一件事,並從中得到安全感。人是社會性動物,當與他人同調時都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安全感。同理,與人發生衝突時無人會覺得舒服,只是有時無奈時勢所逼,令人無可奈何要分道揚鑣。有趣的是,透過參與「眾籌」這個集體儀式,「曾俊華支持者」無形間已形成了一個新的團體。當有外來力量反對「捐款」,反而會更加鞏固支持者的信念。曾俊華的支持者特別之處在於,不全是親建制派,也不全是反建制派,而是兩者均有,甚至後者似乎還較多。相信這是因為,反建制派對現政府的厭惡,已經全由兩位女士代擋,而同時間,反建制派也難以推舉自己毫無勝算的候選人。即是說,曾俊華的競選工程某程度上已成功推翻了以往所謂「藍絲」、「黃絲」對立的標籤和思維框架,打破了非黑即白的敵我對陣模式,形成了一股新的凝聚力。

一方面,曾俊華既可以安心地代表一種大中華身份認同,同時也能以 lesser evil 的姿態獲得部份反建制派人士的支持。不論你支持曾與否,你都難以否認,曾的競選工程呈現出一種不分派別,團結為香港未來努力的美好願景。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