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的掙扎

2016/11/15 — 19:33

曾俊華、梁振英(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曾俊華、梁振英(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香港當前的特首假選舉,可謂波雲詭譎,奇情萬狀。究其因,不就是低文明統治高文明,豬乸教馬騮爬樹之必然結果。當中尤以萬眾期待的曾俊華的舉動,最為牽動人心。

雖然許多香港人認為曾俊華猶疑不決,是因為等待中央的首肯,我卻相信,曾俊華早已獲中央放行和盛情鼓勵出選,只是他個人不想出選而已。

過去十多年,曾俊華多次在公開和私底下表白自己「沒有野心」、「絕對沒有野心」、「無興趣做特首」。的確,若他有野心,從麻省理工讀完建築後應爭取回港投入地產界的滾滾洪流,而不是再去修讀教育改投教育工作。他回港做官,純屬偶然,因為在哈佛遇上曾蔭權。

廣告

往後三十年公務員生涯,也未聞此人孜孜於攀爬和爭勝,後因曾蔭權突然上位而當上財政司,到梁振英上台,只因「三司十二局」意外被拉倒以致陳茂波做不成副財政司司長而得以避過一劫而苟存性命至今,否則曾俊華今天恐已被退休並安享晚年。

曾俊華不想做特首,除了因為性格之外,相信也因為看到了十九年來的特首之路上盡是白骨,不僅曾當特首者均成過街老鼠,而且,一旦表明想參選後則會被揭自童年始的黑材料,甚或家人至親亦受牽連,而尚有可能更令人心寒者,就是即使出選了也可能會如唐英年那樣的被「換馬」,任何稍有智商者,不可能對此等重大風險無動於衷。歸根結底,曾俊華以其才智,不可能看不到香港的困局,那就是,要接受一個在各種文明社會指標國際排名上均遠遠低於香港的國家的指揮,這樣的管治根本不可能,即是說,香港特首一職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乃智者所不為。而且,對於一個幾年前才僥倖及時做「通波仔」心臟手術的人來說,做香港特首這項屬於世上最厭惡性之一的工作,亦屬不智。

廣告

因為他太猶疑了,才要找個大法官來為他開路。

但命運卻把這樣一個無心於此的人推上特首這位置,令他成為最受歡迎的人選,成為萬眾期待會解民於倒懸的救星,但另一邊廂,神憎鬼厭的梁振英卻用盡平生飲奶之力以求連任,而夜夜夢見大紅燈籠高高掛獲習總寵幸的葉劉淑儀則全副武裝,準備出動執死雞。這令人想起經營之神李嘉誠的名句:「有能力的人不出聲,無能力的人爭住做!」

但在中央的盛情、無數商界和民眾的期待之下,還有,可能更重要的,是當上特首後能對其恩人曾蔭權施救,卻令原本無心於特首的曾俊華陷於無盡掙扎之中,就是在這掙扎之中,才喊出了 To run or not to run, that is the question.這樣的話。放在這個背景底下,這話才完全合理可解,有其可堪玩味的戲劇張力。如未得中央清晰的祝福,就喊出這樣的話,就未免太自作多情甚至以下犯上了,這太不符曾俊華歷來的風格。

因為已經有了中央的祝福,當然也因為梁振英太令他覺得面目可憎了,曾才一反其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的常態,會公然駁斥甚至挖苦上司梁振英的「心無二用論」。

雖然梁振英似乎處於劣勢,但未能斷言必敗,尤其是在兩議員鬧出宣誓風波,加上政府贏了官司後,將令梁的行情再稍漲,亦令曾更意興闌珊。但梁野心夠大,仍非其最有利條件,他最有利的條件是,是在所有潛在候選人之中,只有他才有做特首的必要,以避過牢獄之災。其他的潛在候選人做特首只是為了裝飾一下人生,甚至如曾俊華是勉為其難,但梁振英要連任特首是為了活命。因此,只有梁振英才有擋我者死的氣概和不設下限的詭詐。人生之成敗,有時不是鬥優(survival of the fittest),而是鬥賤(survival of the meanest),在香港尤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