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造勢大會感懷

2017/3/26 — 7:55

3月24日,曾俊華出席巡遊造勢大會。(圖片來源:曾俊華 facebook)

3月24日,曾俊華出席巡遊造勢大會。(圖片來源:曾俊華 facebook)

3月24日傍晚,我在中環愛丁堡廣場曾俊華造勢大會現場,一方面主持電台節目,另一方面跟許多市民聊天,好好感受現場氣氛。萬人空巷、手機燈光、齊叫加油、呼喊當選、車上宣言、掌聲雷動,確實有著半點台灣選舉造勢大會的氣氛。我知道有些討厭曾俊華的朋友認為這樣的情景令人作嘔,但請大家放鬆心情,聽我說一些話。

一、力挽狂瀾

我對曾俊華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我深知許多集會人士支持曾俊華,既有激情,也有條件,既有中產,也有基層。畢竟這五年來,黨員治港,紅資泛濫,官商鄉黑,陸民湧港,破壞本土,用人唯劣,制度沉淪,前途黑暗,香港人真是受夠了!如今在真普選夢想遙遙無期之際(「換制度」尚未成功),但只是卑微地希望有一點很小的轉變(「換路線」希望成功),不會詭求和進諫,力爭表態和破局。成敗難料,竭盡綿力。沒有甚麼高尚,但卻絕不可恥。

廣告

我早說過,由於民間公投(儘管只有65000人左右參與)顯示曾俊華獲得支持票最多,遠超棄權票及反對票,所以我在最後關頭,強烈呼籲民主派選委,跟從多數民意,全投曾俊華。坊間橫跨各年齡層的幾乎所有民意調查結果也佐證了這一點。

我絕對不是曾俊華的忠誠擁護者,但卻是香港主流民意尊重者。況且曾俊華良知未泯,大方敢言,出污泥而不染,令人耳目一新。這是不論黨派立場的持平之論。需知道從特區政府走出來的曾俊華,敢於說出一些共產黨不太中聽的話,光是這一點,就已經相當難得,堪稱陳方安生之後的第二人,而且他比陳方安生更謙卑、更在地、更聚氣。

廣告

如果有「真普選」,我未必會投票給他,因為他在反23條、反831框架、反DQ議員這三大議題上沒有作出任何具體承諾,目前根本稱不上是甚麼「民主之父」。但現在是「真欽點」,根本不是一場真正選舉(大家對於這一點千萬不要搞錯),所以我會呼籲選委投票給他,原因容後說明。

二、風繼續吹

需知道這幾天來,北方互吹相反方向風向,搞到局勢相當混亂,令人昏頭轉向。一方面,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盧文端引述「接近中央高層權威人士」的意見,猛烈批評曾俊華得不到中央信任、與中央對著幹、刻意誤導公眾、獲得美國和泛民支持,而且夕陽特首梁振英又煞有介事,暗批曾俊華不可只講願景、選委不可只看民調云云。另一方面,《都市日報》及《大紀元時報》卻反其道而行,力陳「中央不欽點論」,聲稱中共這次放任建制派選委自由投票。綜觀全局,第一種意見更像中共獨裁政權的真實態度(大家千萬不要輕視中共的惡性),因此更加可信,但這一切當然無法求證。

三、真情流露

無論如何,曾俊華的324演講是很感動人心的。大家不妨聽聽他以下說話。

「每晚返回家中之後,我又會提醒自己,不應該因此而自滿,以為自己有甚麼了不起。」

「我知道有些支持我參選的朋友被叫做薯粉,這個名聽起來都幾得意。但說實在,我從來都沒有把你們當做粉絲。我不當你們是粉絲,因為我知道我不應該將自己定性為一個偶像。而你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是一個很獨立的你,你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願望,不同的喜好,不同的際遇,不同的辛酸與快樂。更加重要,是你們有屬於自己的個性、判斷和尊嚴。」

「我和你們每一位都一樣,是個普通人。過去兩個月,我嘗試理解你們每一個人,希望可以服務你們每一個人。我尊重你們,因為你們每一個,都有屬於自己的尊嚴,你們每一個,都是一個成熟的公民。」

「政治領袖是一種非常獨特的服務性行業。」「我一定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更何況我都會犯錯。所以我請你不要做我的粉絲,我邀請你做我的拍檔,沿路彼此提點,與我拍住上。」

「我亦不怕被人批評,不怕被人丟雞蛋。其實任何人被指責都一定會嬲,但嬲一會就好了,接著就應該反省一下,思考一下對方的觀點,有沒有值得參考的地方。」

「這也是我對各位支持我的朋友的小小期望,當我們聽到和自己不同的意見,我們應該先聆聽。就算其他人完全無道理,一笑置之就算了,不用太過憤怒,更千萬不要生起仇恨。我們大家一起生活在獅子山和太平山下,本來就懂得和自己不同的人共存,這才是真正的香港精神。」

「是的,你們當中絕大部分人都沒有選票,但是我依然渴望得到你的支持。因為我不只是為了1200人而出來參選,特首畢竟是735萬香港人的特首。就算我有幸拿到所有選委的選票;但是沒有你們市民的認可,又有甚麼意義呢?」

「各位,這裏旁邊分別是龍和道和干諾道,兩年半前,大家都記得佔中就在附近發生。今日我來這裏和大家見面,我希望,我們今晚的相聚,可以為這個地方賦予另一個意義。」

如果我們不戴有色眼鏡,不要血氣方剛,不要先入為主,而是用平常心,冷靜地看待曾俊華這些說話,我們還是會感覺到他的人味、溫度、同理心、戒定慧。不是很超凡,但卻很真摯。當然,政治人物總有一些漂亮的說詞,甚至是花言巧語,我們都不會否認,但是這些話語畢竟沒有散播鬥爭、仇恨、憤怒、囂張、逞強、傲慢,真的令香港人久違了。我相信若干自稱民主派的政治人物也說不出這些說話,甚至可能小事化大,不分優次,一言不合,青筋暴現。沒錯,曾俊華可能智力稍遜,但其德性卻令人刮目相看,而後者正是他的優點,即是他的政治主張或施政能力都未必值得恭維。他不是我的偶像,但我會為他在最後階段所表現出來的勇氣和努力鼓掌。

四、白票商榷

十多位民主派選委(主要是自決派)主張投白票,我不會仇視或辱罵他們,也鄭重呼籲大家不要憎恨他們。事實上,我在民間公投未有結果、欽點大局尚未底定之際,也一直保留著白票這個選項,不過當時未作最後決定。畢竟這些民主派同道一直有他們認為值得堅持的原則和信念,而他們進一步認為這些原則和信念勝過主流民意,堅稱不要流於民粹云云。其實,這不是正邪善惡之辨,只不過是形勢判斷有異,容後詳細說明。因此,我不會咒罵這些人是政客或政棍,或者說這些人破壞了選民對他們的付託。我呼籲大家尊重他們的最後選擇,也呼籲他們尊重大家的最後選擇。我會理性勸說他們接受我的主張,但會尊重他們的最後決定。

(一)不是真選舉。3月26日舉行的,不是一場真選舉,而是真欽點。所以時至今日,我們應該問的問題不是「在三位特首候選人當中,誰的政綱最好?既然沒有人是民主派,為甚麼不投白票?候選人是否承諾民主普選?為甚麼不支持民主願景?」之類,而是「我們有無辦法扭轉共產黨的欽點結果?」這個關鍵問題。後面這一點相當重要。需知道我們絕大部分香港人根本沒有選舉特首的權利,所以大家千萬不要催眠自己,幻想好像自己享有選舉權利一樣,然後問一些好像自己是「有票選民」般的空廢問題。反之,我們應該面對殘酷的「欽點」現實,先靜氣凝神,看透習近平最後將會「欽點」誰人當選(我也曾經高估了習近平的政治智慧,看來他智商頗低,竟然選了林鄭月娥,一舉團結了民主派和中間派),再想想怎樣才可以聚集到足夠能量,利用適當手法,去扭轉這個困局(破局),找出一個令香港人可以勉強接受,而且有機會能夠改變欽點結果的人選,來抗衡習近平的「欽點」人選。換言之,這是以多數民意為基礎的政治「鬥智」,根本不是一場「選舉」,目的只有一個:令習近平「欽點」的林鄭月娥落敗。用選舉邏輯看待326「欽點」,恐怕是前提有誤。

(二)未必無機會。有人認為:林鄭月娥的提名人數已達580,再加上共產黨當時不提名任何人的沉默鐵票(出版界三中商、工聯會、港九區議會等),預料她的得票可能高達750至800,遠超過601當選門檻。的確極大可能如此(估計有95%機會),但非必然如此(還有5%脫軌可能)。這裏涉及到共產黨有無十足把握執行「內定欽點結果」這個根本問題。我認為沒有十足把握。恐怕習近平也認為沒有十足把握,所有才會在326前夕匆忙派遣張德江南下坐鎮深圳「箍票」。世事無絕對,雞蛋撼高牆,唯盼大家盡力而為。關鍵是取決於本地工商界選委(所謂唐英年陣營)不記名投票(暗票)時的秘密抉擇,這是誰也說不準的,至少他們當中有很多人都沒有明確表態而且保持低調。如果有些民主派選委認為共產黨有100%勝算,那麼請以理服人,告訴大家為甚麼翻盤絕無機會,以及為甚麼他們還是走去投票,徒然浪費時間。認命,看戲,待宰,叫苦,然後不斷輪迴?吾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則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共勉之。

(三)民主非民粹。有人認為:自己同意主流民意,就說那是「民主」,眾人與我同慶賀;自己不同意主流民意,就說那是「民粹」,眾人皆醉我獨醒。這種看法相當值得商榷,很可能淪為輸打贏要,「香港人自決」淪為「我自己決定」,實屬可笑。如果把這句話放在希特拉、史達林、毛澤東、習近平這些殘害人權的獨裁者身上,或許是正確的,但是如果放在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身上,未免有失公允。曾俊華究竟犯過甚麼彌天大錯,足以抵銷主流民意的正當性?民間公投、民調結果、324集會,都通通是瘋狂、民粹的行為嗎?不要自欺,也莫欺人。面對現實,勿再迴避。我們可不同意,但請寄予尊重。

(四)非民運舞台:3月26日舉行的小圈子「選舉」,根本不是爭取民主普選(換制度)的場合。無論選委投票給誰,無論是否投下白票,無論是否缺席投票及拒絕參與,民主普選都不會有任何寸進。承前所述,小圈子「選舉」只是提供香港人一個盡力破壞共產黨欽點某君的卑微機會而已。如果有些選委不希望為小圈子選舉背書,堅持不沾鍋,為何不離場抗議而放棄投票,反而以默認自己是選委(小圈子選舉制度的組成部分)之姿,進入投票現場去投下白票呢?大家不妨想想。
如要繼續爭取真普選,我們就應該審時度勢,盱衡大局,在326之後的鬱躁歲月裏,積極奮進,再接再厲,通過公民研討、示威、集會、抗爭、抗命、不服從等非暴力方法,盡力爭取真普選,守護香港本土核心價值。這是民主同路人的共識,不分派系,不分薯白,去我執,成大義。一些無關宏旨的枝節爭議(胡國興是否鬼、長毛是否偏執等),就放任它們大江東去,不要纏繞與介懷。大敵當前,分清主次,冰釋前嫌,團結奮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