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健超:係一場君子之爭 邵家臻:唔覺得抗爭係我地區別

2016/8/4 — 21:55

曾健超、邵家臻

曾健超、邵家臻

【文:朝雲】

30/7 理大 社福界選舉論壇(二)

***

廣告

曾健超:就好似 12 年前,張國柱、張超雄、方敏生參選,係一場君子之爭

邵家臻:唔覺得抗爭係我地區別

廣告

***

在選舉論壇,所有候選人都簽署承諾,支持重建公營街市、重設小販墟市、重發小販牌照,立場頗為相近。

有社工問到曾健超和邵家臻,俱自社總出身,為何都不惜另起爐灶。

曾建超認為,儘管社總是最大工會,但畢竟只有九百多人,未盡涵蓋所有社工;邵家臻則解釋;當初離開是要為張超雄助選,後來亦為張國柱助選作補償。另立社工復興運動,是想以更進取的態度回應社會議題,如反對社區驗毒、爭取全民退保。

論及政策,邵家臻與葉建忠顯然更加熟稔。葉建忠更暗中與邵較勁,自謂一直擔任社工,沒有教書,更加落地;葉亦不介意「又砌又傾」,「任何人都唔想俾你砌。。。呢個唔係傾嘅方向。我地嘅方式係凝聚一班社工,帶出問題,再同署長去傾,最後帶來改變。」

然曾健超則以抗爭相召,以示其路線不同於葉、邵。他認為立會失衡,難以落實改變,唯有抗爭,「睇唔到其他候選人會行依條路線,所以我堅持參選。」

***

圖一 曾健超 (朝雲攝)

圖一 曾健超 (朝雲攝)

問:為何不惜退出公民黨,堅持參選?

曾健超:我唔會係能力上同其他候選人比較,唔覺得佢地差過我,只係切入點不一樣。沿用「又砌又傾」或協商,係現今嘅形勢無嘢做到,會令業界失望。我相信唯有抗爭能帶來改變。

我唔係一個諗嘢好複雜嘅人。我唔能夠面面俱到,兼顧哂所有嘢先決定;我想堅持自己信念,所以我就參選。就好似七警案的龍和道,唔係因為我係公民黨,我只係普通市民,所以我係嗰度。

我唔係第一次參選,亦試過抬轎。對我嚟講,選舉從來唔係講輸、贏、議席,係講信念。離開公民黨當然好痛,我唔係創黨黨員,但公民黨十年歷史,我第一年就加入。我絕對唔會講公民黨壞話,佢地冇做過唔好嘅嘢,只係大家係價值、抗爭嘅取態不一樣,但依然互相尊重。

獨立出選係難,但要堅持行落去。

***

問:你在選舉論壇強調抗爭,但一般人都視你和邵家臻相當接近;社工復興運動亦參與過多場抗爭。你和邵家臻的定位有何分別?

曾健超:我覺得平台並唔足夠。功能組別只係產生議席的辦法,但議員不應只向業界問責,成為七十分之一,就要面對全港市民。

過去十幾年嚟,社福界無法集中聲音,面對爭議的時候,議員會比較溫和,顧全大機構管理層嘅諗法,犧牲左前線員工。好多年前張超雄已經講過,「社工可唔可以反叛啲呢?」我唔相信理論就可以改變,行動先可以改變。

如果講熟書,我的確唔及其他候選人;可能最熟悉政策嘅係黃成智。但我覺得香港到依個時候,係要動之以情,以堅持感動人心。

***

問:雖然論壇上大家都好樂觀,唔擔心攬炒。但若果將來民調,你和邵、葉的民望相近,有攬炒之虞,又如何自處?

曾健超:註冊社工作為登記選民,大約有一萬四千人;上屆的投票結果,約九千對一千,非建制與建制的得票大約九比一。

儘管是小圈子,但社福界是社工一人一票,沒有公司票;單議席單票制,邊個多票就贏。難道現時有五個候選人,每人會得票二千?

我相信社工衡量到大家高低。若果係其他界別,候選人或者會猶豫,有啲立場選民接受唔到。但社工從來企係公義嘅最前線,最相信社會公義,更加冇依啲憂慮。

今次選舉就好似 12 年前,由張國柱、張超雄、方敏生角逐,分別係工會代表、素人學者和管理層,最後大家揀左素人。比政綱比理念,係一場君子之爭,毋須過分擔憂。

我只能盡量向選民推銷自己,交畀大家決定。

***

圖二 邵家臻 (朝雲攝)

圖二 邵家臻 (朝雲攝)

問:若當選立會議員,你如何兼顧議席和教席?

邵家臻:九月五日就要開課,我知道兼顧好困難,已經準備轉為兼職。但不能即時轉職,大概到 12 月先可以成事。

***

問:你怎看曾健超強調抗爭以示不同?

邵家臻:我地點會唔係抗爭呢?係佔領係街頭,我地相遇過好多次。

如果講衝上主席台,比如 831 決定,衝係應該嘅;但如果係膠樽回收呢?我諗冇人會講到下下都衝,反對就衝。我唔覺得抗爭係我地區別。

 

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