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經,六四是香港人良知的底線

2017/6/4 — 15:12

六四燭光晚會

六四燭光晚會

曾經,六四是香港人良知的底線,維園的燭光,感動、啟蒙了一代又一代人;曾經,六四是一條不可觸犯的紅線。

但不過幾年光景,到維園點燭光,已經變成行禮如儀、老土無用的一回事;馬力、陳一諤應該慨嘆自己生不逢時,若果他們生於今朝,就不必被千夫所指。

無需指責誰搞散了甚麼,客觀事實是,中共努力掩藏20多年的喉中骨肉中刺,今天已經不再被當作甚麼一回事;或許連中共的喉舌們奴才們都會覺得驚訝,赫然發現原來已經無需再花氣力去塗脂抹粉,說甚麼「外國勢力陰謀」、「天安門沒有死人」。

廣告

香港人對六四的堅持在消散,這是無法迴避的事實,不幸的是,令其消散的不是敵人的強大和打壓,而是部份人選擇放下、無視,或是覺得「唔關我事」。

其實「本土派」(唯有這樣歸納吧)對六四維園燭光集會的批評,部份不無道理,支聯會確實是個守舊的組織,是老人政治的代表,蔡耀昌的哭腔令人難受、徐漢光之流讓人齒冷。

廣告

但香港人到維園點起燭光,真是為了支聯會嗎?抑或為了聽蔡耀昌的哭腔?還是為何俊仁李卓人參選造勢?

統統不是。

到維園點起燭光,是為了悼念28年前,為民主拋頭顱灑熱血,最終在槍炮和坦克前倒下的那些人,告訴死難者的家屬、告訴在一河之隔的國度,因為堅持民主自由公義,而備受壓迫的人,我們還沒有忘記。

當然任何人都有權,不同意「愛國愛民、民主精神」,不同意「建設民主中國」,可以討厭支聯會,不到維園另起爐灶,但在政權所犯的罪行仍未算清、正義仍未得以伸張以前,所謂放下、告一段落,只是為遺忘和迴避尋找說辭。

洋洋灑灑長篇大論,說穿了不過因為深圳河以北的事,與我無關,28年來的悼念「無用」。

不浪費氣力去反駁,面對港共和中共政權的黑手,大陸的事、大陸的民主進程,如何可以「與我無關」。

也不必深究,一年一個晚上,為逝者默衰悼念(甚至不必一定要到維園),對構建本土意識、獨立建國大業有甚麼阻礙。

要說與我無關,會想起一長串的名字、一張張臉孔。

王維林、張先玲、丁子霖、李旺陽,和很多很多連名字都不為人所知、墓碑也未能豎立的先烈;劉曉波、劉霞、蒲志強和一眾709律師;還有為聲援雨傘運動而身陷囹圄的葉曉錚、蘇昌蘭。

你們做的事也許很傻、也許無用,但要說你們的事,與我無關,說身在自由土地上的我們,倦了累了忘了,抱歉,無論如何辦不到。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