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鈺成真面目與洩密醜聞

2015/6/29 — 16:27

6月24日晚上,正當建制派議員互相指責,並且準備25日傍晚走入中聯辦為6月18日政改表決「等埋發叔」事件解畫「茶敘」前夕,表決當日建制派議員WhatsApp群組通訊內容忽然由親建制的《東方日報》曝光,不停討論投票策略(但當中無提及「等埋發叔」),衝擊波更從林健鋒和葉國謙擴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原來「等埋發叔」是幌子,「大佬」背後還有「大佬」,揭示除了中聯辦之外,資深地下黨員曾鈺成在幕後有重要角色。「後政改」的「捉鬼」遊戲由民主派搬到建制派陣營上演。曾鈺成認為自己沒有犯錯,無需引咎辭職。一眾建制派「大佬」呼籲建制派議員不要「捉鬼」,擔憂進一步增加建制派矛盾和分裂。不過,「爆料人」身分及目的,仍是八卦熱話。謝偉俊、吳亮星、葉國謙、陳婉嫻、廖長江、李慧琼,魅影處處,人人自危。

重溫一下當天曾鈺成坐在主席台上,然後在手機上、群組內寫了些甚麼:「建制派中誰是不吐不快非講不可的,可早講;不要弄得太牽強。」「未知他們做甚麼,要小心。留力仍是首要。」「對方有可能轉軚的基本上都已發言表態,故看來不可有變局。他們應是在部署表決後行動。一定要迫大舊先講。留力。」「聽說多數泛民無意參與中止辯論,且走著瞧。」「請協調好,盡量避免自行按發言掣,全部用舉手。」「好心人建議:你叫我們這些議員買防偷窺mon貼啦,日日被人拍照!」「最好讓大舊先講!」「賊來了!」「不是取消,是在宣佈休會之後。到時你們全部離場好了。」

難道這是立法會主席的應有表現嗎?一定要「迫」大舊先講?「賊」來了?呼籲建制派議員早講?留力?協調?防拍?曾鈺成,你「玩乜」?兩個字:「失敗」!還記得2012年立法會審議遞補機制,曾鈺成在休會期間向立法會秘書長兩度表示「返嚟就郁」(回來就動手),復會後批准終止辯論要求,被民主派批評是粗暴「剪布」,事隔3年,他再被揭為建制派部署提意見,足見已非首例。這位資深地下黨員現在還說自己沒有犯錯,「我完全沒有做過任何不符合我要嚴格執行《議事規則》的職責的事情」,沒有向公眾道歉,也拒絕辭去主席,還解釋此舉「有助會議進行」,只承認自己「添煩添亂」、「開玩笑、貪過癮」而已,簡直厚顏無恥。如果他還有半分良知,他本應立即辭去立法會主席職位,無待人民力量兩位議員提出不信任動議,更無待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議決。

我知道部分民主派人士普遍對曾鈺成個人存有好感,但是他們對於港共地下黨嚴密組織及這隻「蓬間雀」本質的理解,畢竟流於表面和稚嫩,甚至斤斤計較一些無關宏旨的短期利害,例如他不當主席誰來當、他發短訊有無影響當天主持會議、如他棄主席變成可以投票會否讓直選建制派議員人數增至直選議席過半數等。然而,很多人忘記了現在正是一個難得契機,恰到好處地揭露曾鈺成根本從來不是一個公正的主席,而是一個幕後秘密指揮和偏幫自己派別的「打手機」主席,如今他一舉把自己偽裝多年的中立公正假象徹底自我引爆,灰飛煙滅。民主派議員應該挺身而出,公開批判曾鈺成這種言行表現。由於現在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因此無需等待曾鈺成任何書面解釋。所謂「開玩笑、貪過癮」,「我也可以加入民主派議員群組」等說詞,只不過是轉移焦點,錯上加錯。在客觀事實基礎上提出不信任動議,要求曾鈺成辭去主席職位,本是「皇帝的新衣」寓言故事中純真小孩的應有做法。成功與否,在所不問。同時,傳媒輿論應該同步批判,揭露「打手機主席」臉厚心黑的狡猾偽善真面目,同時呼籲大家丟掉對「打手機主席」開明中立形象的虛妄幻想。總之,曾鈺成、陳婉嫻兩人,正是在港共地下黨員當中碩果僅存、智商較高、臉厚心黑的「極品」,盼大家慎之又慎。

然而,建制離場派的醜聞風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25日晩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西環中聯辦大樓夜會40名建制派議員「茶敘」(劉皇發、田北俊、梁家騮沒有出席),會上提出建制派要「汲取教訓」,「自始至終堅定地支持依照《基本法》處理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又安撫議員「這些事實不會因為立法會投票表決時出現意外情況而改變」云云,同時邀請立法會議員回大陸考察「一帶一路」及9月3日「抗戰閱兵」。但剛好就在同一天,建制離場派在其他議員表決後的WhatsApp群組短訊內容接連曝光,顯示當時彼此爭論如何善後。工聯會王國興提出不應就事件向市民「道歉」,指最多可用「遺憾」二字;經民聯梁美芬反建議可用「請見諒」三字,簡直令人噴飯;曾鈺成則提出必須向公眾「鄭重道歉」。自由黨田北俊更在facebook留言﹕「自由黨強烈譴責一位連豬都不如的放料議員,一點道義也沒有!」民建聯葉國謙認為:向傳媒提供資料的議員「自己應該反思」,他「當然不高興」云云。你一言,我一語,相當精彩。

不料短訊妄語一洩再洩。港區人大代表WhatsApp群組內的對話內容進一步外洩,顯示多名港區人大代表連珠炮轟香港建制派議員在政改投票中離場的行為「荒謬」甚至「垃圾」。身兼港區人大代表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甚至聲稱,正是同樣身兼兩職的商界議員廖長江,將人大代表群組對政改表決的反響,複製到香港建制派議員的群組,以致人大代表群組相關內容突然曝光,至於人大代表群組本身則未有外洩云云。葉國謙此番主動點名捅出廖長江的言論,令人寒心。那麼,究竟被外洩的人大代表群組短訊內容為何?多名港區人大代表均以「荒天下之大謬」與「荒唐」來形容「等埋發叔」事件。人大代表張明敏批評:洩露短訊給傳媒的人是「混蛋」且「道德極差」;黃友嘉痛斥建制派中有少數「害群之馬」;羅范椒芬斥責他們「荒謬絕倫」;廖長江形容事件是「純粹愚蠢、差勁領導」。這次恐怕是有史以來這些港區人大代表唯一一次真正「代表」港人說出心聲的時候,值得為他們這些旗幟鮮明的責罵心聲而吶喊助威,把建制離場派永遠釘在歷史恥辱柱上,把擁共奴才的內鬥醜態永遠記錄在案。畢竟,面是人家給,假是自己丟,有人說不要捉鬼,別人就會好好捉鬼。黨奴們,你們走著瞧吧!

建制「離場派」既愚昧又互咬,港區人大代表罵聲震天,建制「在場派」落井下石。曾鈺成一方面呼籲不要捉鬼,另一方面其手機短訊正好顯示自己鬼祟偏私,而葉國謙更一舉把廖長江捅了出來。港共地下黨集團這次內鬥羅生門,近年史無前例。黨員儼如驚弓之鳥,企圖互相內鬥卸責。香港民主派人士不宜只是冷眼旁觀,反而應該掌握良機,積極有為,揭露和批判這些人的自私狡獪黨奴本質,以及他們對香港的禍害。我們不需有毛魔那種「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的痞氣,但至少應有深入理性批判和呈現客觀事實的實踐能力。

在港共集團指揮總部中聯辦方面,一眾黨官權位難測,朝不保夕。在黨中央隨時興師問罪之際,中聯辦突然邀約與香港建制派議員的「茶敘」,但是宣講內容了無新意,全是老調重彈,反增其企圖綑綁香港建制派議員向黨中央「聯合示威」之觀感。試想:黨中央每年撥出大量維穩經費給中聯辦,最後竟然落得「8票對28票」、「WhatsApp群組短訊內容外洩」、「地下黨員互罵互咬」的慘敗局面?誰要負首要責任?習近平、張德江、王光亞?沒錯,但他們當然把全部責任推卸給中聯辦及建制離場派。擇日換人,重整組織,箭在弦上,指日可待。誰會首當其衝?「罪人」可能包括:葉國謙的「上線」、中聯辦協調部部長沈沖、中聯辦副主任殷曉靜、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沒有這些人在場外瞎指揮、瞎監督、瞎領導,大部分建制派議員怎會離場「等埋發叔」?及至表決結束後,沈沖突然打倒自己,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自由黨方剛大力表揚,還不是為了歸邊自保,即時卸責?黨中央天天撥出大量經費給中聯辦,竟然換來這種局面?坐看《東方日報》爆料,坐看葉國謙供出廖長江,坐看曾鈺成公開打手機?這筆賬,要怎樣跟中聯辦和地下黨員清算?現在的中聯辦官員根本自身難保,哪有真心去搞甚麼「茶敘」?難道出席「茶敘」的香港建制派議員看不透中聯辦這種欲蓋彌彰的政治弱勢嗎?還會真心相信中聯辦仍有「以茶敘傳達聖旨一錘定音」的實力嗎?一眾黨奴大難臨頭各自飛,坐待中央刮大風,互無信任,真夠窩囊,貽笑天下。

但是大家開心一下就夠了,不要得意忘形。我相信在這一系列醜聞爆發之後,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中央將會加強對中聯辦和港共地下黨集團的全方位控制能力和組織制度,包括:

(一)要求建制派議員通通棄用「勾結外國數據中心勢力」的WhatsApp,改用其他保密程度較高的即時通訊模式,例如「勾結中國大陸數據中心勢力」的WeChat,或者有「閱後即焚」功能的Telegram,

(二)檢討中聯辦在短時間內快速與準確決策反應的指揮策動能力,

廣告

(三)檢討地下黨線過分龐雜以致互相公開卸責指罵的長期問題,

(四)撤換不適任的地下黨員,

廣告

(五)重訂防止「內鬼」洩密的垂直、水平、全方位互相監控機制。這一切意味著中共中央將會視這次「慘敗」為深刻教訓,強化其對地下黨組織的集權管理,不容重蹈覆轍。此非香港市民福音,反惹大家警惕。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家好應嚴陣以待,揭發陰謀,不容姑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