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鈺成:通過23條立法界定「國家安全」 社團條例不能取代

2018/7/30 — 9:07

曾鈺成

曾鈺成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今天在其專欄文章中提出,警方用來建議取締香港民族黨的《社團條例》,不能取代《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又建議中央和特區政府應該考慮,把廿三條立法和政制發展這兩個最棘手的難題一起處理。

曾鈺成的《am730》專欄寫道,有意見認為民族黨的出現說明廿三條立法有迫切性,為特區政府加快立法提供了有力的理據。另一種意見則指既然用《社團條例》已可以取締民族黨,那就說明廿三條立法並無必要。曾鈺成認為這兩種意見都不正確。

曾鈺成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一直未有宣布廿三條立法的時間,並不是因為她認為立法沒有迫切性,只是擔心當社會上抗拒立法的情緒依然強烈的時候,政府提出立法,很可能重蹈2003年的覆轍,無功而退。認為可以趁機加快立法,只是一廂情願。

廣告

曾鈺成提到,另一方面,即使政府可以運用《社團條例》取締主張「港獨」的民族黨,並不等於現行法律已完全滿足了廿三條的規定。廿三條列出了七項要立法禁止的行為,《社團條例》只涉及其中一項,即禁止本地政治性組織與外國政治性組織建立聯繫,而且這一條規定並不是警方建議取締民族黨的理由。他又指:

事實上,警方提出的處理民族黨的建議以及有關理據,並不涉及任何人干犯了廿三條列出的任何一項罪行。所以嚴格來說,取締民族黨與否,跟廿三條沒有直接關係。如果說民族黨事件對廿三條立法有甚麼影響,就是它令人們關注如何界定「國家安全」的概念,而這問題最好通過廿三條立法去解決。

廣告

曾鈺成認為,廿三條立法不是應該不應該、迫切不迫切的問題,而是可能不可能的問題,是怎樣保證法案可以順利通過,而不致引起嚴重的社會衝突。他提出中央和特區政府應該考慮,把廿三條立法和政制發展這兩個最棘手的難題一起處理,「表面看來,這是難上加難,但其實兩個問題的解決是互相牽制、互相依存的:害怕廿三條立法的港人,要求先有普選以保障個人權利和自由;中央政府眼見『港獨』意識抬頭,在未有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之前不會放心讓港人普選。兩件事連起來處理,可以減輕雙方各自的顧慮,提高成事的可能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