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噁心和悲痛的畫面

2019/9/4 — 9:48

讀者提供片段截圖

讀者提供片段截圖

梁文道在〈所謂「攬炒」〉一文提到:

(反送中運動最奇怪的一點是)所有最理想,最能緩和局勢,最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全都變得異常困難。與此相反,最糟糕,最能惡化局勢,最容易導致災難爆發的事情,反而變得特別容易。

梁這段話,本是指一些外國的「枱底攬炒派」想藉搞亂香港來改變中國現況或趁亂獲利(嘿,竟和星島何柱國在無線節目《講清講楚》所講的驚人相似:「有外國勢力想奪中國政權,要習近平落台」),不過我倒覺得,這段話用來形容林鄭過去兩個多月來像個美國特務般,以錯失解局時機、強硬言詞煽動民憤等舉動來「搞亂香港」,也很貼切;甚至乎,用來形容香港警察在 8.31 那天失心瘋無差別攻擊地鐵乘客,導致港人的憤怒走向核爆臨界點並生起強烈「攬炒就攬炒」心理,亦同樣合適。

廣告

8.31 那天,照說應是港府向全世界「暴露」反送中示威者有多瘋狂暴力無法無天的好機會,以便 justify 她使用更強橫手段鎮壓。不過翌日外媒的報道,除提到示威者的「暴力升級」,亦同時重點報道了港警的「違法濫暴」。BBC 記者 John Sudworth 的綜合報道,由主播讀出的導言(lead)便特別點出太子站速龍無差別攻擊市民事件:「riot police stormed the metro station, using batons to beat passengers」。

廣告

《衛報》翌日也有專文報道,同樣用了「riot police storm metro station with batons」字眼。

新聞學 ABC:「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意思是常見的事不及少見的事具報道價值。「示威者暴力升級」和「警隊失控亂毆平民」,自然是後者更少見。

不過外媒說港警「stormed the metro station with batons」,只說出了表面情況,我們更應該問:「為何狂毆市民?」

答:警隊已進入瘋狂失智狀態。

8.31 太子站警察暴行必然是繼 7.21 元朗西鐵站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後另一運動轉捩點:7.21,暴露了警黑鄉勾結;8.31,則暴露了港警腦袋跳掣、用公家武器復報私仇的變態心理。

綜合新聞片段,事件大約在 10:45pm 開始,一架擠滿乘客、往觀塘方向的地鐵車廂裡,有兩三名藍絲叔伯跟 full gear 黑衣人發生衝突,其間,一名穿藍衣阿伯揮舞槌仔恐嚇黑衣人,黑衣人則開滅火器回敬。

太子站港鐵職員見狀報警,速龍很快來到。按照常理,警察到達現場後,第一時間應是了解衝突情況及拘捕疑人,可是他們並沒查看那輛往觀塘方向的列車。他們反常地,衝向對面月台、往中環方向的列車,在車門又開又關之際,殺進車廂,亂棍狂毆乘客、近距離用胡椒噴霧射眼、用海綿彈槍指嚇民眾等。據無線及其他網媒拍得影片,部分乘客縱已嚇得跪地求饒、痛哭流涕,黑警卻依然粗暴地把他們當作人肉沙包,亂打亂射。

這是香港人見過最噁心和悲痛的畫面。

據警方說詞:有 full gear 黑衣人在衝突後更衣,混入中環方向列車;但若真有示威者混入,警方該做的頂多是叫停列車、逐個乘客進行查問。闖進一輛當時沒有突衝在發生的列車,瘋狂毆打乘客至頭破血長流;這不是執法,而是理性失控、對普通市民進行惡意大報復。

Asia’s finest 警隊,將永遠變成一則笑話。

除了心理問題,外國媒體沒太注意、卻叫所有港人不寒而慄的另一細節是:警方竟阻止被捕者送院。當晚警察封鎖太子站長達兩小時,其間曾禁止正式救護員入站施救。及後救護員成功進站,急救後傷者卻沒被即時送院。要到凌晨 1 時 24 分,他們才坐上特別列車到荔枝角站,由候命救護車送院治理。換言之被速龍打傷後,經過兩個半小時,被捕者才得到正式治療。

從來,被拘捕的就算是汪洋大盗,只要是受傷,香港警察是沒權阻止他接受救援的。這是人道做法,也反映對「無罪推定」的尊重。之前新屋嶺扣留中心示威者被延誤治療,聳人聽聞卻沒實質證據,這次,卻是無法抵賴了。

先是毒打市民,繼而不讓被捕者送院,8.31 太子事件,足證香港警察已徹底沉淪。由七十年代警廉風暴以來辛苦建立的公正執法者形象,可謂一 Q 清袋,迎接香港人的,將是越來越瘋狂的警察濫打狂虐。因著林鄭的「加持」漸漸凌駛於法律之上的香港警隊,到底還誰可以收拾你們?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