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大恐怖組織的反恐法

2015/12/31 — 10:57

12月2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59票一致通過《反恐怖主義法》,將在元旦起實施。 (資料圖片)

12月2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59票一致通過《反恐怖主義法》,將在元旦起實施。 (資料圖片)

12月2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59票一致通過《反恐怖主義法》,將在元旦起實施。該法第3條把「恐怖主義」定義為「通過暴力、破壞、恐嚇等手段,製造社會恐慌、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財產,或者脅迫國家機關、國際組織,以實現其政治、意識形態目的的主張和行為」;至於恐怖活動、組織、人員,則被定義為實施具有「恐怖主義性質」的任何行為、組織、人員。第4條更表示:中國反對「煽動仇恨、煽動歧視、鼓吹暴力等極端主義」,說要「消除恐怖主義的思想基礎」云云。

一、封殺

按照這種規定,我可打個比方,大家就會對《反恐法》的惡性一目了然。如有中國人對中國政府說:如果你不政改(脅迫),人民就會革命(恐嚇)以實現憲政民主(政治目的);如有台灣人對中國政府說:如果你不撤除飛彈和陸資(脅迫),我們就會宣佈成立台灣共和國(恐嚇)以實現獨立自主(政治目的);如有香港人對中國政府說:如果你不撤銷人大831決定(脅迫),我們就會宣佈成立建國籌備委員會(恐嚇)以實現城邦建國(政治目的);那麼,這些人都極有可能成為《反恐法》下的恐怖活動組織或人員,需要面對中共嚴厲制裁。由此可見,《反恐法》的定義完全包山包海,導致《反恐法》本身正是炮製恐怖的根源,並且通過制訂這堆具有兜底性質的法律和處罰條文,把刑法和行政法當中幾乎所有對付異己的「法律漏洞」和「灰色地帶」都通通填密,務求滴水不漏,進而「恐嚇」全球,「脅迫」跟從,以達賦予中共權力打擊任何異議人士的「政治目的」,十足恐怖流氓所作所為。

廣告

二、匪首

更有趣的是,《反恐法》的「恐怖主義」定義,無論大家如何解釋,都已變相宣佈:中國共產黨正是古往今來最大的恐怖活動組織!其恐怖活動清單真是罄竹難書:湖南農民暴動、南昌暴動、秋收暴動、打AB團、蘇區亂暴、劫掠流竄、延安整風、勾結日軍殘殺國軍、種植鴉片私賣日軍、長春圍殲、內戰屠殺、韓戰、土改、鎮反、肅反、三反、五反、武訓傳、反胡風、反右、大躍進、四清、文化大革命、澳門一二三事變、香港六七暴動、聯動、造反派、武漢武鬥、上山下鄉、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四五天安門鎮壓、越戰、援助赤柬、輸出革命、北京民主牆鎮壓、清除精神污染、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價格雙軌、官倒貪腐、六四屠殺、鎮壓民運、權貴資本、化公為私、八大家族、國進民退、鎮壓法輪功、鎮壓維權人士、城管肆虐、鎮壓零八憲章運動、圈地強拆、貧富擴差、戶籍兩極、醫療教育住房淪陷、社保爆破、環境污染、食品毒害、濫用死刑、踐踏西藏、挑釁新疆、亂挖內蒙、恫嚇擾亂台灣、赤化勒緊香港、鎮壓新公民運動、鎮壓香港雨傘運動、抓捕出版人、記者、律師。

廣告

試問:古今中外奸黨誰與爭鋒,有足夠能力害得超過七千萬人頭落地?上述事件難道不正是「通過暴力、破壞、恐嚇等手段,製造社會恐慌、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財產,以實現其政治、意識形態目的的主張和行為」?做足又做盡,做賊喊抓賊,貽笑全世界!中國知識人賀衛方曾經說過中共是無照經營組織。我認為從今以後,中共更是恐怖活動組織,完全符合《反恐法》明文規定!

想深一層,人類史上最殘暴和最強大的恐怖活動組織竟然頒佈《反恐法》,率先做到了連塔利班、基地組織、伊斯蘭國做夢也沒有想過要做的事,中共恐怖集團的詭變和欺騙程度簡直無與倫比。

三、罩門

不過,中共恐怖集團當然不會蠢到拿石頭砸自己腳,變成自掘墳墓,所以在《反恐法》當中設置了一個罩門,或可稱之為殺手鐧:「認定」和「公告」程序。《反恐法》第12條及第15條分別規定:國家反恐怖主義工作領導機構執掌「認定」恐怖活動組織及人員大權,並由其辦事機構「公告」;如對「認定」不服,可以申請同一機構覆核,該覆核決定為「最終決定」,一錘定音。第16條更規定:中級以上法院也有權「認定」恐怖活動組織及人員。話雖如此,反正全國法院和反恐機構都是共產黨開的,黨委直接操控,結果都是一樣。

換言之,共產黨只要「不認定」共產黨是恐怖組織,「不認定」習近平是恐怖人員,它們就不是!共產黨只要「認定」閣下是恐怖組織成員,閣下就是!你可覆議,宣告維持,終極定案,牢底坐穿。講你如何理解「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說明與中共理解如何不同,都是徒然!明乎此,《反恐法》對於公民言論、表見、思想、宗教、信仰、集會、出版、結社自由的毀滅性衝擊,立即昭然若揭。

面對這套惡法,中共恐怖集團還悻悻然聲稱歐美國家都有反恐法律,斥責後者批評中國是搞「雙重標準」。此言差矣!歐美國家不會搞這套「行政獨裁終極認定」而迴避獨立司法與違憲審查。當今中共集團沒有分權制衡、民主國會、獨立司法、自由媒體、開放言論,而且是人類史上最殘暴和最強大的恐怖活動組織,因此其《反恐法》與歐美國家反恐法律的本質和糾錯制度,根本截然不同。

四、營商

中共集團還謊稱《反恐法》不影響企業特別是外國企業的正常經營活動。真的是這樣嗎?眾所週知,美國早就對《反恐法》猛烈批評,擔心該法會影響美商對華貿易與投資。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在22日表示:「這一法案空泛和模糊的措辭,以及今年較早通過的《國家安全法》和正在審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不但不會有益於反恐,還會對反恐事業造成損害。」

具體來說,歐美國家把關注焦點放在《反恐法》第18條,該條規定涉及電信業務經營者、互聯網服務提供者協助公安、國安機關防範和調查恐怖活動的義務,而這個條文其實源自草案第15條的詳細規定,後來因為歐美國家政府、國會或商會不斷向中共集團施壓,中共集團才把草案規定大幅濃縮至現行法律的第18條。簡單回顧,相當必要。

草案第15條原規定:「電信業務經營者、互聯網服務提供者應當在電信和互聯網的設計、建設和運行中預設技術接口,將密碼方案報密碼主管部門審查。未預設技術接口,或者未報審密碼方案的,相關產品或者技術不得投入使用。已經投入使用的,主管部門應當責令其立即停止使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提供電信業務、互聯網服務的,應當將相關設備、境內用戶數據留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拒不留存的,不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提供服務。」這樣等於要求資訊業界不論理由,必須有求必應,徹底奉獻所有資訊給中共政權,包括全盤洩露用戶秘密隱私、全盤允許官員監視監聽(美其名為提供技術接口)、披露產品敏感資訊、技術敏感資訊、加密解密設計、自爆專利技術(美其名為報審密碼方案),而且一律要求數據留存中國備查。這套規定的衝擊波不僅及於資訊業界,而且及於所有使用資訊的企業與個人,亦即幾乎所有人的基本權利。這是一把懸在各位頭上的大刀,隨時劈下來。

後來正式通過的《反恐法》第18條,鑒於歐美國家施壓,中共集團終於決定不把上述狠話寫出來,僅規定:「電信業務經營者、互聯網服務提供者應當為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依法進行防範、調查恐怖活動提供技術接口和解密等技術支持和協助。」這就好比放刀入鞘,巧施緩兵之計,但是大刀猶在,詭變欺世,從來沒有從大家頭上拿開過。只要中共集團有一天「依法」認為自己需要防範或調查某種不應為人所知的「恐怖活動」,它就可以逕行要求資訊業者立即提供它想要的「技術支持和協助」,而這裏所謂「技術支持和協助」當然就是拔出那把大刀,亦即草案第15條的上述內容!

換言之,不把草案第15條寫出來,從來不代表它不存在。大家千萬不要以為《反恐法》第18條已經「取代」了草案第15條,因而大喜過望。客觀事實是:《反恐法》第18條只不過是「包裝」起草案第15條,露出「冰山一角」而已。既侵犯隱私,也侵犯專利,中國《反恐法》根本就是人類文明毒瘤,大家絕對不應等閒視之。

五、新聞

《反恐法》第63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編造、傳播虛假恐怖事件信息;不得報導、傳播可能引起模仿的恐怖活動的實施細節;不得發佈恐怖事件中殘忍、不人道的場景;在恐怖事件的應對處置過程中,除新聞媒體經負責發布信息的反恐怖主義工作領導機構批准外,不得報導、傳播現場應對處置的工作人員、人質身分信息和應對處置行動情況。」違反者可能被判刑,以及根據第90條被罰款及行政拘留,甚至根據第93條被責令停業、吊銷證照、撤銷登記。

眾所週知,中共所聲稱的「虛假」恐怖事件信息(六四屠殺、鎮壓異議),往往都是真實恐怖事件信息,因此《反恐法》這種「獨裁統治工具」正是變相禁止大家傳播歷史真相。此外,例如中共軍隊在大街上當眾一槍把自焚藏人打死,難道就因場景「殘忍、不人道」而大家不得發佈?又例如中共虐待高智晟律師被套黑頭套和被針刺陽具等細節,難道就因「可能引起模仿實施細節」而大家不得報導和傳播?更離譜的是,如無共產黨的同意,即使國際媒體早已報導通透,大家也不得播報某人被例如伊斯蘭國那些人渣綁架而成為人質的身分?換言之,只要被中共集團標籤為「恐怖事件」,新聞自由立即一筆勾銷!這不只是針對中國黨媒,更加針對包括台灣、香港在內的所有境外媒體和個人。其震撼力可想而知。

如還不信,請看實例。正值《反恐法》發佈之際,中國外交部新聞司司長陸慷在26日證實,法國《新觀察家》駐北京記者高潔(又名郭玉,Ursula Gauthier)已被拒絕延長其記者證期限,變相被驅逐出境,而且中共聲稱的理由竟與反恐直接相關。無論如何,她已成為2012年半島電視台駐北京記者陳嘉韻(Melissa Chan)被拒簽證以來,第一位被逐出中國大陸的外國記者。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對高潔女士被驅逐出境感到震驚,批評中國政府利用簽證程序「明目張膽地恐嚇記者」。

高潔女士長期關注新疆維吾爾族人權狀況,分析研究維族與漢族之間的民族衝突問題及成因,經其詳細在地調查,嚴正指出新疆維吾爾族人的暴力行動,跟境外跨國恐怖主義組織團體(塔利班、伊斯蘭國等)無關,反而跟中國政府的新疆政策及壓迫有關。她更大膽地表示:北京聲稱與法國團結一致,動機並不完全單純;中國政府希望將新疆維吾爾族人的暴力事件歸咎於全球恐怖主義的一部分,藉以呼喚國際支持。

這正是說到痛處,一語道破中共竅門:聲東擊西,借力打力。首先,中共集團通過支持國際反恐和迅速立法來騙取歐美國家的掌聲,把伊斯蘭國這個「西毒」樹立為全球最大敵人,把國際有識之士從針對中共集團這個「東邪」人權狀況的視線移開,而且還要替自己穿上一件「反恐」的戰衣,自欺欺人。然後,中共集團還要借力打力,乾脆把伊斯蘭國和東伊運、疆獨、金水橋事件、火車站暴徒等,莫名其妙地連成一線,把謊言講上百遍,企圖不斷跟大家洗腦,及後再以「我要反恐,所以鎮暴」的姿態,繼續打壓新疆維吾爾族人的自由和人權,禁止齋戒,禁止離疆,禁止儀式。君不見近日中國公安部反恐怖局局長安衛星大言不慚地表示:「近年來,受國際恐怖活動的高發、境內外『東突』勢力滲透煽動的影響,我國內面臨的暴恐活動威脅越發突出,我國內發生的暴恐案件給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造成了嚴重的損失,恐怖活動對我國家安全、社會穩定、經濟發展、民族團結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構成了嚴重的威脅。」欺騙世人,濫暴煽亂,莫此為甚。

然而,面對高潔女士這麼真實和客觀的報道和評論,中共官員陸慷卻說:「郭玉於11月18日發表報道,公然為恐怖主義行徑、為殘忍殺害無辜平民行徑張目,引發了中國民眾的公憤。郭玉未能就她為恐怖主義行徑張目的錯誤言論向中國民眾作出嚴肅道歉,已不適合繼續留在中國工作」;「中國一貫依法保障外國常駐新聞機構和外國記者在華採訪報道的合法權益,但決不容忍為恐怖主義張目的自由。」由此可見,在《反恐法》實施前,就連高潔女士這樣公正的新聞報道都竟被說成是「為恐怖主義張目」,究竟《反恐法》實施後,中國將會變成一個甚麼樣的世界?禽獸獨裁,自由歸零。

六、香港

在香港,個別論者認為中國《反恐法》不適用在香港,只不過是針對中國大陸,因此香港人無需擔心。我對此恕難苟同。

當然,中國《反恐法》目前不是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所列明適用在香港的全國性法律,但是隨著高鐵「一地兩檢」如箭在弦,因此《反恐法》被硬塞進《基本法》附件三,大有可能,一切恐怕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就算中國《反恐法》真的僥倖不被塞進《基本法》附件三,因而一切如同現在一樣,《反恐法》不在香港境內適用或實施,但是香港人現在仍有需要憂慮,至少要做好必要的心理準備。一、只要香港人北上跨過深圳河,中國《反恐法》就可以適用到該人身上,用來檢驗該人曾經或將會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所從事或參與的任何活動和組織。二、香港記者,尤其是跑中國線的記者,絕對有可能面對像高潔女士般類似的困境,甚至比目前更可能在中國大陸突然被失蹤、被拘留、被判刑,原因可能只不過是寫了或說了一些被中共認為是假話的真話。三、在中國大陸居住或工作的香港人及其經營的業務,都要面對上述自由淪陷、營商風險、恣意執法等問題,畢竟「恐怖主義的行為或言論」從來不是由大家認定,而是由中共最終認定。由此看來,大家還能無感?

總之,中共集團一直重複以下一番說話。我們應該把它原原本本奉還給獨裁恐怖的中共集團,並且著手實踐:「恐怖主義是人類的公敵,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堅決打擊任何挑戰人類文明底線的暴恐犯罪活動。反對在反恐問題上採取『雙重標凖』,始終堅持綜合施策、標本兼治,與國際社會一道打擊恐怖主義。著力提升反恐怖工作能力水平,進一步加強反恐防範,持續深化嚴打暴恐活動,持之以恆地進行源頭治理,加強反恐國際合作,堅決把暴恐分子的囂張氣焰打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