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大黑社會無法無天

2017/8/14 — 20:21

任何社會都有兩個秩序,地上的和地下的,如何取得兩者的平衡,讓社會正常運作,確保穩定繁榮,就是管治的藝術,也是統治者必修的政治課題。如果地上秩序和地下秩序失卻平衡,甚至本末倒置,地下秩序反過來凌駕在地上秩序之上,就會出現社會失控;用社會學的術語說,就是社會失範,結果不出二途:不是革命,就是動亂。

目下的香港,正是處於這個不穩定狀態,雖未致於社會失控,但明顯社會失範,人心動盪不安,莫所適從。本來沒有認受性(Legitimacy)的特區政府管治無能,人才淍零,面對亂局,當然束手無策,面對外來無法駕馭的惡勢力,尸位素餐官僚明哲保身的惡習,更會火上加油,香港目前的亂象不是最糟,只會更糟。

回歸後的香港,管治每況愈下,不說別的,單是對付地下秩序,便一蟹不如一蟹。九七前,中共有政策對付黑社會,主要是誘之以利,最大社團新義安經商「從良」,黃賭毒活動日漸收歛,加上澳門賭權開放,江湖人馬轉移陣地搵食,而大陸經濟繁榮,伴之而來的黃賭毒後來居上,香港再非龍蛇混雜的首要之地,也有利社會治安。但老千商人包攬小甜甜爭產案,張子強橫行無忌,視董建華政權如無物,最終也要求助中央,才能平息風波,都充分說明老懵董沒有駕御地下秩序的威權和能力。

廣告

在七十年代以前,港英雖然縱容警黑勾結,利用流氓地痞的地下秩序管治庶民社會,但從不會讓流氓大亨登堂入室,躋身上流社會。頒授榮譽勳章和委任兩局議員,都要查三代,身家不清白,絕無機會,政府高官更從不交往,劃清界線。

但回歸後,尤其是二零零三年後中聯辦逐漸蛻變成為第二管治中心,官商郷黑即共冶一爐,魅魍魑魅招搖過市,特首高官竟不避嫌疑,紆尊降貴,與黑底富豪歡聚一堂,令人側目。五年前土共成功奪權,梁振英大搞黑金政治,公然縱容黑幫威嚇民間反對力量,衝擊雨傘運動,對公安國安在港胡作妄為更大開方便之門,視若無睹,結果出現動搖本港自由法治根本的銅鑼灣事件,震驚中外,本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大受衝擊。

廣告

林鄭月娥上台後,的確有行動剿滅黑道社團,以便收買人心,但對明顯來自大陸強力部門的非法行徑,出現公然禁錮毆打虐待林子健事件,卻噤若寒蟬,至今不敢發聲,充分説明「一國兩制」經已破産,「港人治港」名存實亡,港人再不能寄望特區政府保護自己的身家性命財產,社會瀕臨崩解,勢所必然。

須知道,中共是最大的黑社會,懲治單位本份屬地上秩序,但權力無制約,肆無忌憚,比地下的黑社會更可怕。如今中央治港,特區政府只是傀儡,他們高高在上,狗仗主人兇,當然更是為所欲為,無法無天,視香港的保安系統如無物。

歸根究底,這是政治問題,香港俯仰由人,港人只能自救,別無他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