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好的求情信

2019/3/15 — 14:41

黃仁龍 2005 年獲曾蔭權邀請加入政府。(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黃仁龍 2005 年獲曾蔭權邀請加入政府。(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前寫何志平的求情信時提及曾蔭權。不可不提就是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為曾所撰寫的求情信,筆者認為堪稱經典,亦是熱愛文字人士的教材。

作為資深大律師,黃仁龍的英文功力當然非常深厚。但這封求情信洋洋十頁厚厚一疊,先見其誠意。而且內容非常私人,絕非任何人可以代筆,可見是黃仁龍親書。

此信論及的事,大部份發生在大眾視線以外,是外界窺探政府最高層運作,以及身為行政長官時的曾蔭權面對極大政治決策時身心掙扎的一扇窗口。

廣告

信首先提及曾氏秉承港英總督之風,任內一直懷著捍衛法治的決心。首先提及的剛果案,曾蔭權在此案前後因面對巨大政治壓力而經常引起胃酸倒流,卻依然聽從律政司長的建議,一方面讓案件由本地司法系統處理,同時說服中方放棄釋法,頂住來自親中勢力的壓力,最後成功捍衛香港的司法獨立,防止了一場憲制危機。

另一件論及的重大事件是 2010 年通過的政改。曾蔭權眼見政府的方案會在立法會否決,政治改革面臨原地踏步的危機。在此刻他壓下建制內部非常熱烈的反對聲音,與民主黨達成協議,最後促成政改。在這裡黃仁龍透露曾氏當年懷著極大苦衷,為挪除普選「循序漸進」的要求,不惜犧牲燒盡自己個人政治本錢,押注這個不受各方歡迎卻是他認為唯一可獲通過的方案。這個「當事人」的說法,隱隱印證當年路邊社消息,曾蔭權曾以不通過政改可能會辭職為由,逼挾中方接納方案,而當日這個押注卻成為下他今日淪為階下囚的伏筆。

廣告

好的求情信要將外界不知的事實呈於人前。黃仁龍的信不單在誠意上無懈可擊,更描述曾蔭權面對最重大決策時的掙扎與犧牲,某程度為曾蔭權平反。這封信,難道不也是黃仁龍燃燒自己的聲譽,在雪中為曾蔭權送炭,為他套上他多年來應得未得的光環嗎?

這樣擦亮自己也擦亮別人的求情信,堪堪值得我稱之為「最好的求情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