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一張 Get Out of Jail Free 卡

2018/9/13 — 12:09

新界東北案今終審,涉案被告進入法院前高叫口號。(攝:Peter Wong)

新界東北案今終審,涉案被告進入法院前高叫口號。(攝:Peter Wong)

反東北發展案,終審法院在上周五作出終極裁決。一行十三人,依然有罪,但上訴庭所判刑期過重,各人因已服部份刑期,故此當庭釋放。

由於終審法院尚未頒下判詞,筆者只能夠綜合各方報導分析。

首先,大家必須明白,法律及司法的本意,無論在任何形式的政治制度内,都是「以文解爭」— 透過非暴力的手段為各式爭議作最後判斷。所以司法界必須嚴懲任何形式的暴力可說是天條之一。這番話對很多人來説甚為逆耳,但由上訴庭的判刑指引,到終審法院未有推翻該指引可見,整個司法機關認為不管出發點如何高貴無私,法院不可能認同民眾透過暴力表達合理的政治訴求。社會政治運動必須消化這個結果,為行動畫綫,從中思考出一條新路。否則只會將道理及藉口拱手相讓當權者,讓抗爭者鋃鐺入獄,作無謂犧牲。

廣告

第二點,大家必須明白終審法院的角色,是「司法制度」的終極裁決者。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 32 條,終審法院只可就「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或案件「顯示曾有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情況」,才可以受理刑事終審上訴的申請。換言之,終審法院並非一個衡量判刑指引的地方,更不是一個上訴刑期的地方(除非證明指引或刑期引起嚴重不公義)。這次終審庭判所有被告當庭釋放,若果是因為牽涉重大法律觀點的話,各被告理應重審或判無罪。

但如今他們是改變刑期,即時釋放,意即終院認為案件的處理存在不公義。事實上,代表辯方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就提出此案有兩個極度不公義的地方:首先律政司在各被告已完成其初審所判的懲罰(即社會服務令)後再就刑期提出上訴,而上訴庭竟然接受上訴並加刑,無疑造成一案兩判的極度不公義情況;同時,李柱銘也指出,上訴庭就雙學三子案所定下的判刑指引不應有追溯力,尤其是本案(反東北發展案)案發在雙學三子重奪公民廣場案之前。到底終審法院就此案判所有被告即時釋放是因為追溯力問題?還是一案兩判原因?這一定要等判詞才知道。

廣告

因為這裏面有一個重要分別。如果終審庭單是判刑指引沒有追溯力而釋放各被告,這意味著法院認為律政司就各被告已服刑後仍提出刑期上訴並無不當。這代表將來律政司可以隨時因為不同意初審法官既符判刑指引,又合理寬容的裁決而提出上訴,繼續有恃無恐地「追殺」各政治敏感案件的被告。

另外如果判詞真的認為上訴庭准予律政司就一案兩判是不恰當的話,這將是繼雙學三子終極上訴得直兼獲訟費後,第二次刮了上訴庭一把掌。而且上訴庭這次造成的不公義比三子公民廣場案更嚴重。

無論如何,馬道立為首的終院大法官們,在重申了司法制度一概反暴力的原則外,也同時給予一班為理想而戰的年青人最後一次更新機會。

讀罷首席法官的判決後,我有如看到馬道立摘下眼鏡,語重深長的對著一眾年輕人告誡說:「You don't always get out of jail for free. May this be your last chance.」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資料圖片)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資料圖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