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防線 ‧ 前言】司法獨立 防守在赤化之前

2015/8/4 — 11:52

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去年年末,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發表一份民調報告,顯示最多受訪者認同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92.7%),而且最為重要 (22.9%)。法治的基礎是司法獨立。《基本法》第八十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聯合國訂明司法獨立的基本原則,包括司法機構判決不受任何外力左右;法官產生須專業、公平、公正;法官須有充份經濟保障等。沒有司法獨立便沒有法治,沒有法治,便沒有香港。法治是香港的最後防線。一如本專題的受訪者之一,退休法官王式英所言:

「這是整個世界對香港的最後信心。無論你是外國投資者,還是本土市民,你之所以相信香港,是因為你還感到自己受獨立法制保護。這是香港的命脈。」

廣告

這一番話,香港人確實是最清楚不過的。王式英憶述一件往事:2002 年,香港經濟低迷。為紓緩財赤,政府提出公務員減薪方案。本來方案對象包括法官在內,但時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強烈反對,認為法官薪酬不應與外在條件掛勾,以確保其獨立性。王式英指,儘管李國能所言看似讓法官擁有「特別優待」,但主流民意仍未對這「不公平」方案有太大反響,而意見終於亦獲政府接納。他認為,事件正好反映,香港公眾亦認同司法獨立,較之於公平減薪更為重要。

但我們一直賴以安身香港,引以為傲的司法獨立,現在正處於怎樣的處境呢?

廣告

中共所謂「依法治國」

一個月前的這一天,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正在北京出席一個名為「中華司法研究高峰論壇」的活動。

「國家現在全面大力推動依法治國。」袁國強起首時道。其後他說,「國家現在是世界經濟發展的火車頭。」為了「讓中華地區的經濟和競爭力維持良好發展,法律和司法的配套工作非常重要」。及至演說尾聲,他又道:「國家現在在國際舞台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兩岸四地聯手增強中華法律和司法系統在世界舞台(特別是國際法律、司法舞台)的話語權和影響力,應是發展方向之一。」

姑勿論司法的意義是否為經濟發展和國家話語權服務,袁國強口中提到中國那「依法治國」的願望,邏輯上不可能實現。

人民網形容「依法治國」內涵包括以下幾點:

(1)國家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2)國家事務受法律規範;

(3)任何人與機構均按憲法和法律辦事

然而事實上誰都知道(我想連袁國強也知道),那露骨地在「依法治國」四個字上面操縱司法權的,叫「共產黨」。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 126 條訂明「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另一方面中共又有個叫「政法委員會」的機構,專門「指導」人民法院等司法機關運作,這就讓事情變得十分矛盾。「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甚至還有一篇文章,直言中國不能搞司法獨立,稱「如果實行西方國家那樣的司法體制(司法獨立),就必然...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和人民當家作主。」執政黨一方面提倡依法治國,另一方面發表文章反對憲法,實屬世間奇聞。

白皮書敲響赤化警號

當然你會說,根本無人相信中國講法治、司法獨立,看劉曉波、李旺陽、艾未未等案例便了然,誰會傻到用法理論證箇中矛盾所在。然後你可能還會補上一句:幸好香港還有法治,司法尚未赤化。

那麼我想提提你,不過是一年前的事,國務院新聞辦公布「一國兩制」白皮書,指香港司法人員也是「治港者」,故必須愛國。如果你還當律政司司長是司法界一員的話,那他無疑就是司法界率先跪低的一個。當時袁國強為白皮書護航,聲稱它不會動搖香港司法獨立,又指法官就職時宣誓擁護《基本法》,已等於愛國愛港。

事實證明不少法律界人士對其意見無法苟同。白皮書發表後,超過 1,500 名律師穿上黑衣,從金鐘高等法院遊行至中環終審法院,直指「要求司法人員愛國愛港會影響香港司法獨立」。王式英亦發聲明支持遊行,直言要愛國就無人肯做法官。大律師公會則發出聲明,引述公會前主席 — 正是袁國強本人 — 說法,認為不應將法官視為「治港者」,否則會令人誤解香港法院是政府機關一部分。

倒是時任律師會會長林新強站在中共一方。他以律師會代表身份,聲稱「要求法官需要愛國」沒有問題,又稱頌共產黨「好偉大」,結果引起律師會發起倒林運動,最終締造「大奇蹟日」,通過不信任動議,令林新強成為 108 年來首位被通過此項動議的律師會主席。

香港人的最後防線

一場勝仗,成功擊退了一襲司法赤化巨浪。但你以為中共會就這樣放棄嗎?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否從此就得到永久保障?若不,它可能出現的危機在哪裡?港人又該如何保護它?在《立場新聞》新專題【最後防線】裡,我們走訪司法界各領域人士,包括法官、大律師、律師等,請他們談述司法獨立現況,與及其堅守獨立原則的經驗,以期讓讀者理解,香港正面臨怎樣的考驗。

所有法律界人士,包括司法機構都需要意識到整個系統的脆弱。──王式英

我們認為這個題目至為關鍵,並不只因為捍衛核心價值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更是因為,假若香港司法不再獨立,從法官到律師,整個司法界都要愛國愛黨,那集會自由也好,言論自由也罷,都不再具備意義。當明日我們隨時在監倉見,今日還能捍衛些甚麼?

那確實是香港的最後防線。守護者們請為此努力。

 

文/楊天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