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防線 5】專訪石永泰(下):內地自信到鯁到咁嘅危機?

2015/8/25 — 20:54

香港法治與司法獨立值得珍惜,因為在石永泰眼中,整套制度仍有不少可取之處 — 就算是被如今不少人質疑的基本法,他也持審慎正面的態度,認為條文可以為香港司法獨立帶來保障。

如何保障?

石永泰特別提到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 (non-permanent judge) 制度,「這是 stroke of genius (神來之筆)。」《基本法》82 條列明,「終審法院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而現時,香港終審法院聽審的五位法官之中,有一位正是透過此途徑特聘的外來法官。

廣告

「你覺得這些外國頂尖法官,會甘心坐在一個他們覺得不符合文明法治社會水平制度裡面的法院?」石永泰想像,假如將來有外來力量,試圖蹂躪香港的司法制度,終審法院的外來法官見勢色不對,即可請辭,「make 一個 public gesture」,引起巨大國際迴響。

廣告

非常任法官制度是神來之筆

問題是,北京真的會因為懼怕迴響而被制約嗎?石永泰倒是樂觀:「當然你話現在內地強、有自信,但係咪有自信到鯁到一個這樣的危機呢?」。特別是近年北京事事強調「依法」,為求面子,「更加不能夠做一些事明目張膽地,去 invite 文明社會的人兜巴星佢。」

因此石永泰深信,這制度既是保持司法獨立的神來之筆,又如給國際社會的重要訊號:香港仍是普通法世界的一員,法治精神不會因改朝換代而動搖。

你有神來之筆,自然惹來內地「有心人」非議。石永泰試過出席一些法律座談會,席上就有內地法律學者質疑香港的外籍法官對基本法的理解不夠準確,甚至認為遲些有需要重新檢視這安排。「這個我絕對不同意。」他笑言,中國可能是「百年屈辱感太強」,心裡有刺,不接受有洋人置身司法機關,到今天晉身強國,便試圖反撃。

「但有啲嘢未強就係未強,係咪呀?」石永泰如是反駁。

*     *     *

修改基本法,「邊個開心啲?」

諷刺的是,香港司法制度的某些成分,詮釋權始終握在北京手中。

今年年初,石永泰接受有線新聞專訪時,將之稱為「一國兩制下的數個交接點」。例如是人大釋法,又或《基本法》 45 條有關政改的其中一、兩部曲,都需要中央作出決定,無論香港法院怎樣獨立,這些事都管不了。

「而家 out of our hands。」石永泰承認。「咪要靠內地一些政治機關去講嘢囉。」對於港人相信內地機關,還是香港法院,他坦言大家「心裡有數」,但又不得不承認,「基本法是一個政治妥協的產品」。

於是,近年社會有聲音提出要修改基本法,甚至實行「全民制憲」,石永泰不甚認同。他認為,大家可以討論基本法內哪些位置實行得不夠好,但若要修改,則必須謹慎,「你覺得你開始修改,人地唔可以修改架?」如果雙方都投入這場遊戲,「你估邊個開心啲?」他反問。

至於「全民制憲」,石永泰認為只是流於口號,過於空泛:「嗌好易嗌呀,但其實我唔知咩係『全民制憲』,香港七百萬人,你叫他們去中環華人行,唔該每人 draft 一個 clause 比我睇?」這位資深大律師認定,這根本完全不可行。

「所以我們唔好理呢啲咁嘅嘢啦。」

*     *     *

本港法律界人士發起全球網上聯署,聲援內地逾百名被捕維權律師。(圖片來源:楊岳橋 facebook 專頁)

本港法律界人士發起全球網上聯署,聲援內地逾百名被捕維權律師。(圖片來源:楊岳橋 facebook 專頁)

石永泰倒關心內地維權律師的境況。

月前內地以「清除害群之馬」為由,大舉抓捕維權律師。一群香港律師發起全球網上聯署,聲援被捕人士。包括石永泰在內的 13 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都有參與。「You have to lay down a mark。睬唔睬你是一回事,其實可能預咗個反應係,『我們會依法處理』。」他苦笑。「咁咪各自表述囉。」

每看見內地出現類似事件,石永泰準會提醒自己,要珍惜香港擁有的法治。“We deserve more and I think we have got more.”

甚至更進一步,他會期待有一天內地建立真正的法治社會。

就如他在年初演辭提到、某次偶遇一位內地律師在港尋找蒙眼女神像的經歷

我們不應低估他們對平等及公義這些普世價值的熱切追求,更不應低估我們固有的法治優勢,不要只和內地法律學生,律師和法官談論一些白紙黑字的技術性法律法規條文或者業務合作,更應把我們眼中的「法治」這一塊金錢買不到的瑰寶對他們介紹和啟蒙。

也許有一天,這名女律師不用再跑來香港尋找泰美斯女神 — 原因不是因為像一些「末日論者」所說的法治在港衰亡,所以再找不到,而是因為平等公義等的法治精神有朝一日終於可以在神州大地植根,遍地開花,觸手可及。

石永泰慨嘆,內地不少學者雖懂得西方那套法治觀念,但當權者「一聲吹雞」,就唯有歸邊,統一口徑,「有時都幾可悲」。因此,他寄望香港司法人員能夠透過與內地同業的交流,告知他們香港的制度,從而改變神州大地,「你唔可以排除那班人將來成為吹雞那個嘛!」

聽起來有點天真,但石始終堅信香港人可以同化他們 — 雖然他又抗拒因而被標籤為「大中華膠」。

如此時代,這說法並不討好。在許多人眼中,香港如能獨善其身,已很不錯。石永泰並不同意:「一個地方不可能長久地話『我們有司法獨立喇』、『我們與內地唔同』,其他方面都要諗辦法去解決。」他語重心長,擔憂香港社會及政府只滿足於擁有良好司法制度,不思進取,疏於改善行政、立法制度,終會令外國投資者流失至大陸。「終歸一日外商會話,『無法治唔緊要,無法治令到我們可能賺少啲,但十億人引誘太大,我們最多上去(內地)咪做生意囉,打官司咪來香港打囉。』」

「這個困局……大家不要只是在說,香港有法治有司法獨立。」

半年前,石永泰曾經將法治比喻為水和陽光空氣,乃人人嚮往的東西;如今他這樣補充:「但是你齋飲水,齋有陽光空氣,都是會死。」

對於「警惕」,對於「法治」,當下石永泰如是說。

 

文/亞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