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深的哀慟

2017/8/30 — 20:02

資料圖片:劉曉波

資料圖片:劉曉波

【文:田心木】

作者按:今天是劉曉波的尾七,投稿以悼念劉曉波。

他被殺死了。

兇手
忙亂地把葬禮行了
忙亂地把屍體燒了
忙亂地把骨灰撒了
忙亂地把遺孀囚了,
忙亂地
把死者那名字只差一字的哥哥
搬了出來,
忙亂地感謝兇手一番。

為甚麼忙亂?
你不是說他是罪犯嗎?
一個你實在找不到罪證的罪犯。
這一陣忙亂
是一陣猥褻
一陣害怕。
害怕那死者復生,
害怕那死者回來討債。
不用怕,
死者說他沒有敵人。
你不配當他的敵人。
但是,
你也要害怕,
有人終會來要你償還條條血債,
不是他,
而是另一個
他、他、他、及他。

他被殺死了。

兇手禁止人們哀慟。
還忙亂地
去屏蔽、封鎖、關上,
一切令人對死者的
聯想、思想、幻想,
一切令人對死者的
追思、凝思、反思,
一切令人對死者的
牢記、銘記、惦記。
可是
上天為他哭了七天的喪,
哭得一天比一天的烈
一天比一天的哀
一天比一天的怨。
你何不派戰機把雲層炸開
禁止天地為他哭泣?

兇手也禁止遺孀哀慟。
她被送往雲南「旅行」,
好一個山明水秀的雲南,
好一個遠離大海的雲南,
就是要遺孀不能
靠近那葬了她夫君的大海。
有人說,那裏有大海,
那裏就是悼念的地方。
於是兇手就以天塹隔絕他們。
可是,卻忘了水的循環,
忘了怒江瀾滄江的水
來自大雪山,
也忘了大雪山的水
來自天雨,
更忘了雨水
來自千里之外的汪洋蒸發的水氣,
而那片汪洋
就是葬了那死者的地方。
你何不把太陽毀滅
停止水的循環
禁止天地為他哭泣?

他被殺死了。

你把他葬在大海,
他的精神化作破曉的微波
溫柔地蕩漾着,
海水蒸發成了天雨
世上每滴水珠都保存了他的正氣。
就連你喝進的每一口開水
你緊張時吞下的唾液
你午夜驚醒時浹背的冷汗、淚水
通通都擺脫不了他的正氣。
害怕?太遲了。
且看那大水何時把你淹沒。
到時,大家都笑了。

廣告



Facebook Page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