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會否出現「今日香港、明日北韓」?

2019/9/28 — 11:3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經常有評論說,香港當下的特首選舉,除了只有表面上的選擇,實際上其實也只是一場操縱在 1,200 名權貴手中的公關秀而已,無民主可言,根本上跟北韓那種未選已知結果的「偽選舉」,毫無分別。

因而,記得當時曾經有人言及,香港的未來,將會是 — 「今日北韓、明日香港」,指香港式民主,正朝向北韓體制的模式進發。

過去數月,國際社會中的大部份國家,都極度關心香港內部因修訂逃犯條例而引起的大規模示威運動。當中不少國家,立場上也站在上街群眾的一端,聲援他們的訴求,只有寥寥可數,選擇譴責香港的抗爭者,北韓便是其中之一。

廣告

北韓政府鮮有地就香港事務高調表態,為了討好北京固然是他們的一大考慮。但另一方面,原來擔心國內爆發類似香港今天的民眾示威運動,盡早表明立場,也是北韓權力中心潛藏的憂慮所在。

當然金正恩沒有公開這種取態,但對北韓政權內部運作甚為熟悉,曾經得信於金家擔當駐英國的朝鮮公使,近年且經常就北韓問題發表意見前北韓外交官太永浩,便洞悉了北韓今天高層的不安感。他上周表受美國《時代周刊》訪問時,便曾經表示,當下的金正恩尤其擔心,他管治下的北韓,20 年後會爆發類似今天香港般的大規模抗爭運動。

廣告

所以,其實最叫金正恩焦慮的,是「今日香港、明日北韓﹗」

何以太永浩會有這種對平壤將來政局走向的推測?他的推論是,由於當下北韓國內的新一代,都是受「電腦革命」下誕生的一群,他們在政權推動下,不只懂得利用電腦工作,而為了加強國家經濟進步,他們亦學會不少西方語言。

在這種新環境下,太永浩深信,今天的年輕一代,有了比較,根本不會再打從心底,對昔日由上而下灌輸的社會主義,這些教條式的意識形態感到興趣。

反而他們透過各種各樣的地下渠道,接觸了美國與韓國的電影或劇集。這些文化產物,滲透出對外面花花世界的物質慾望,試問北韓下一代的青年人,又何以抗拒這種潮流?

而且,太永浩亦分析到,他堅信正當這種對新事物的追求,必定會加深北韓下一代對政權的不滿。但他們今天或許不敢挑戰這個獨裁政權,選擇沉默,只是他們知道,因為現在真正的權力,仍是牢牢地掌握在第二代,亦即今天六十多歲的那一群元老的特權人士手上。

但再過多 20 至 30 年後,當那群元老退下來去,北韓的年輕一代便相信,那刻便是真正推動改革的時機。到那時,太永浩認為,北韓將會爆發一場如今天香港年輕一代推動的「時代革命」,為北韓帶來變天的契機。

在那刻,或者我們真的能看到「今天香港、明天北韓」的景象?而在平壤街頭,我們又會看到數以十萬計的青年人,在金日成與金正日的銅像前,高呼「光復平壤、時代革命」?
 

太永浩訪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