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會過去的(This too will pass)

2017/2/27 — 15:1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從前有個分析員,老闆是隱形富豪,好像報章專欄描寫的「師傅」,外表一介阿伯,背後身家卻以10億計。分析員追隨老闆多年,經歷港股直通車、金融海嘯、2009-11年某國基建泡沫、2015年的大時代,和2016年初的大跌。隱形富豪有數名手下,股、樓、債各有專精。分析員負責股票投資,而老闆自己也有落場。他發現老闆功力深厚,例如在直通車、大時代,兩大瘋狂升浪之中,每每在高位安然脫逃;在恐慌之際,卻彷彿若無其事,往往成功撈底。

皮包中的秘密字條

分析員留意到老闆有一小習慣:當市況極端,充斥貪婪氣氛時,老闆常常會從銀包中,拿出一張小紙條,細看一番,之後若有所思,再放回銀包中;而到市場恐慌,老闆的動作,亦同出一轍。風平浪靜的時候,卻從不見他有此「儀式」。究竟紙上所寫何物,從來無人知道。只是分析員職位甚高,時常伴在老闆身旁,才發現這個秘密。

廣告

直到最近,隱形富豪身體欠佳,開始將生意交棒,榮休回加拿大休養。臨別秋波,分析員自恃效力多年,關係良好,斗膽相詢:「何解每當市況極端,閣下便要查看那張小紙條?到底寫着甚麼?是不是股神秘笈?還是像《天龍八部》般,少林寺藏經閣中,秘藏的絕世預測神技,可令長年累月,大頂離場、低位撈回?」

分析員起初也怕隱形富豪不悅,對方卻笑而不語,信手從銀包中,拿出那張已極殘破的小紙條。上面只有四個字,大家猜猜是甚麼?

廣告

四個小字:「會過去的」。

不為人知的悲慘往事

這四個字,從何而來?原來富豪生於內地中上家庭,因為出身問題,在文革中吃盡苦頭,遭受批鬥,還要流放至新疆邊陲,勞動改造。勞改時吃不飽,被當成牛馬役使,還要甚麼「學習」,不時再捱批,痛苦萬分。想過自殺,卻怕連累家人。那時,碰上另一位年紀稍長的知識分子。這位仁兄好心相勸,並寫下這四個字「會過去的」,作為鼓勵。

這四個字,改變了隱形富豪的一生,因為勞改不同坐牢,後者還有固定時日「出册」,前者卻沒有期限,實為無期徒刑,精神極度痛苦,不知何時方能脫身。但「會過去的」四字,帶來很大鼓舞,因為令他知道,現在的痛苦並非永恒,只要耐心等待,總有完結一天。憑藉這個信念,勞改生涯也變得樂觀,數載之後重見天日,返回故鄉。70年代,更偷渡到香港,由工廠散工起家,再開廠、投資物業,逐步白手興家。

80年代時,順風順水,累積到不少財富。在內地的歲月,捱慣了苦,漸漸衣食無憂,變得飄飄然,自視甚高。豈料到了1987年,碰上股災,還要剛學炒期指,大家如熟讀金融史,會知道當時停市數日,跌幅驚人。一夜之間,失去大半財富。與此同時,生意亦有暗湧,兩頭夾擊,出現債台高築的險況。反應自然是懊悔不堪:本來是好好的,何以一念之差,炒賣期指,致使幾乎不能翻身?

靠四字真言挺過低潮

痛苦之際,又是「會過去的」四字,幫助渡過低潮。因為壞的時光,看來無窮無盡,很多時卻會因緣際會,有外在因素影響下,終於過去。就像炒股票時,在熊市被套牢,股價大跌,身家不見一截,但當捱過低谷,熊去牛來,身家又再復原。90年代,更是股樓齊飛升,富貴逼人來。

人在遇到困難時,常會感到絕望、無助,痛苦彷彿永無盡頭。希望這則故事,可以幫到大家,了解到好事壞事,也終將過去。諸事不順時,大家宜多加休息,樂觀面對。或問:實在有很多股票蟹貨,那怎麼辦?那便多作儲蓄,增加資金,一旦再跌時,等機會買最優質資產。跌市資產變得便宜,儲夠資本,買些優質股票,或許是下一浪發達的契機,亦未可知。

回想2003年沙士時期,真是慘絕人寰。當時街上緲無人煙,的士也沒人坐,戴着口罩,很是辛苦,全無希望。豈料當時才是發達的最好時機,只因自己年少無知,白白錯過。牛市時,人人都嚷着最想股、樓下跌,可以買入;卻很難做到,因為在漫長的下跌過程中,心智早被消磨淨盡。

「會過去的」四字,相信可以幫助大家,保持樂觀心態,等待最好的機會來臨,屆時還有足夠的精神力,果斷出擊。

 

備註:本文的原型,出自小弟打坐導師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的《敞開你的心扉》(Opening the Door of Your Heart),由小弟改編。

美股隊長 吳瑞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