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月娥,你憑甚麼咦咦哦哦?

2016/11/13 — 18:1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見則思@思政築覺】

林鄭月娥於昨晚(2016年11月12日)香港建築師學會60周年晚宴上表示,一向與建築師學會合作無間,只有一樣不滿,就是今屆立法會選舉,選出了姚松炎作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規園界)的議員,說他很難應付(extremely difficult to work with)。又暗示,如果要怪一個建築師,就應該怪另一個有參選立法會選舉的建築師,前建築師學會會長林雲峰。

月娥沒有指出從哪一件事上感到姚議員很難應付,亦沒有明言是怪林雲峰鎅票不成,令謝偉銓議員連任失敗,還是怪林先生不夠努力,不能成功當選。但無論是哪一種情況,月娥這樣指指點點,其實甚為不恰當。

廣告

立法會議員其中一個重要的職責,就是代表市民,監察政府,是其是,非其非。以同理心了解月娥的一番話,當然明白其中所以然,因為以往建測規園界議員全也是政府的舉手機器,對所有政府的議案和政策,只會唯唯諾諾,只有贊成,不會反對。就算口頭上質詢,口頭上關注,但身體最試實,投票時還是護主心切。回想一下,保育皇后碼頭、領匯、高鐵超支、鉛水、東北發展、泥頭山、三跑、劏房問題,有哪一件事,以往的建測規園界議員敢逆政府意,為民發聲? 現在有一位議員,用專業知識去質詢政府,如橫洲事件的荒謬與不公,本是作為議員應有之義。但月娥就發小姐脾氣,說議員「很難應付」,實在令人覺得可笑又可悲。

再者,一個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官員,可能「官到無求膽自大」,對選舉結果指指點點,怪責建築師、測量師、規劃師、園境師作出的選擇,顯得不尊重民主,不尊重民意,更不尊重專業人士。而且月娥在建築師學會60周年的慶典上,公開揶揄學會的前會長林雲峰,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政治瓜葛,也可能月娥覺得自己很風趣,但無疑是在踐踏建築師學會的尊嚴。更可悲的是月娥的這種sick sense of humor竟引得在場人士大聲發笑,究竟發笑的人是不明白月娥的笑裡藏刀,還是對他們來說,政治立場比學會尊嚴更加重要?

廣告

月娥,祝退休生活愉快,但如果你轉軚,大家應該不會太驚奇,因為你已經不是第一次說會退休了。至於你的功過,值不值得被欣賞,相信自有公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