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種使命,叫承擔

2015/1/30 — 14:29

【 文:楊佩艮,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成員 】

剛執筆之時,剛好傳來一個消息:機構一位負責共同購買計劃的年輕同事,因為漏訂今個月部分貨品,令天水圍的街坊未能準時收到貨品,她為自已在工作上的失誤內疚地落淚。

在整個佔領運動中,三子和學聯的同學盡上莫大的努力讓運動繼續下去;記者和各大傳媒工作者甘願飽受催淚彈也要向市民披露真相;一班糾察、物資站和救護站朋友,日以繼夜地守護佔領區的不同角落,妥貼地支援眾佔領者;還有更多數是前仆後繼、慷慨就義的市民,落場體驗整場雨傘運動。各人都按著自己的感動,盡上自己的能力、實踐公民的身分,共同構建更良善、公義的公民社會。可惜的是,當權者和背後的國家機器,沒有履行為政應有之責,聆聽幾代人的心聲 —「爭取民主普選 建立公義社會」。

廣告

作為社工,在基層社群間打滾多年,接觸的都是弱勢群體﹕綜援、低收入、偏遠和匱乏的社區、居於狹小劏房的居民。幾年走來,多次與林鄭、張建宗等大官、來自各界的扶貧委員會成員、立法會議員會面,動手辦過大大小小的遊行集會,每每就基層切切實實、有血有汗的民生議題向政府部門及立法機關以「投一塊小石 叩多下大門」卑微地表達意見,無非是將基層所思所想傳遞予施政當局,生活得到相應的改善。

可是,基層的生活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心知肚明。

廣告

綜援政策近廿年未有檢討,綜援家庭今日仍以上世紀1996年的標準生活,可謂落後破舊不堪。面對社會種種的誤解和標籤,生活的困難實難宣之於口。

基層工友,承擔社會最底層和不討好的工作﹕地盤、清潔、飲食、保安,體力勞動,人工低亦缺乏保障,捱得百病纏身、七癆五傷,最後更只能輪候公立醫院的服務,辛苦背後只換來養家不成的悲歌。所謂「最低」工資,只為避免工資過低,連一個茶記午餐也買不起。望穿秋水、引頸已待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淪為政府的政權的籌碼和抹黑的藉口,連番拖延。

幾十萬的劏房住戶,被政府三年上樓的謊言所瞞騙,再被無良業主一劏再劏,以天價豪宅呎價租住既殘破且擠迫的劏房,更繳付比普遍家庭貴的水電費。居民在政府不聞不問不作監管下,擔心租金狂飆之餘,還終日膽戰心驚但求在沒有逃生通道的環境下保住命仔。

基層生活,低處未見低。權貴者所享的優勢,比你我絕大多數人來得要多。今天,月入萬五的打工仔,所繳交的稅款諷刺地比李嘉誠多;那些投機炒買有錢入袋的聰明人,悻悻然不用繳稅,打工仔女持續飽受剝削付鈔交稅。美國總統奧巴馬不理共和黨強烈反對,推動富人稅去拉近貧富差距。反觀,我們的梁特首,連富人一條汗毛也不敢動。基層市民申請任何一項公共福利,入息只要高出一毛錢,也把將你拒於門外。再者,只要多取政府一蚊的福利,去到天腳底也得追討到底。可是,貪曾在任期間向富豪傾斜、梁振英「秘密」收取UGL四百萬英鎊,卻未見他們因此而受到任何的制裁。

這一切,都歸因我們的社會,容許權力集中於一小撮的權貴手上,讓一小部份人先富起來。只要一日沒有公平的選舉制度,每一位市民的意見都不會被尊重;沒有公平的社會制度,每一位市民應有的尊嚴生活都難以保障。當小撮人盡享優勢,當權者合謀犧牲大部份人的利益來保護既得利益者。

當日,參與佔領運動,正正要向現時的政權及社會制度說「不」,背後的目的絕非偉大的政治任務。「站出來、動起來」,只是希望社會公平點,還基層生活一點尊嚴和安穩。

佔領是違法,明知違法仍參與運動,指出制度不公義,承擔法律責任和法庭興訟,才是真正遵守法治精神,而非從早到晚的講「守法」。擁抱良好公民社會的意願,「以法達義」絕非某些人所言的「詆譭法治精神」。一場民主運動發展至今天,走在前頭的前輩和核心成員紛紛被預約拘捕,亦有傳政府會嚴懲他們。自問承擔運動導致的刑責,不應只讓他們獨自承擔!運動,是屬於每位傘下的人,參與運動,就如歌詞所唱「一起舉傘、一起的撐...」如今,大家更要堅定的撐,勇於承擔,以示公民的力量!所以,我毅然決定自首!下這決定並不容易,但面對良知強烈的呼喚,這一步沒有不踏出的理由。只有當大家共同承擔公民責任,才可令政府及掌權者作出回應,還廣大市民真正普選特首和立法會的機會,打破「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畸形生態。

聖經道,「鹽若失去了味道,就不再鹹了;光若隱藏了,就不再照亮別人。」作為社工,履行公民應做事,回饋於社會。若大家都持守這信念,世界儘管並不完美,但或會變得稍為美好。

縱然我們都只是一枚雞蛋,生於亂世即使是雞蛋也有當盡的責任!我們沒有更多的選擇,團結一致,終有一天高牆也會為之撼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