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種對藍絲的關懷,是讓他坦白

2019/11/5 — 21:30

杜汶澤與陳百祥到港台電視「視點31」節目對談,是名正言順的針鋒相對,也引來不少人對節目的忽然關注。然而其實觀眾大底明白,那是在週末烽煙過後的娛樂緩衝,多於期待嚴肅討論;不過今午直播之後,反而教我多想,既然大家已知的阿澤與阿叻,都有鮮明立場,更甚者雙方都只是簡化言說居多,那又有甚麼看頭?

有人會說,看頭或在出氣——遑論黃藍陣營;不過觀乎雙方說法,看頭反而是在於「白」,尤其是陳叻說自己多次「看一個畫面新聞就知事實」的坦白。

「白」的看頭

廣告

誠言,這種「白」彌足珍貴,是它讓人更明白一種價值判斷,以至引伸出偏見的義無反顧。比如阿叻會說,鍾庭耀和陳文敏做的民調是假的(而其實陳文敏作為港大法律系教授,沒有做民調),又或會說年青人受教育擺佈(而其後又說自己不懂教育,哪又從何說教育擺佈年青人),至於他說二百萬人上街是少數以及沒有多少人支持查警……諸餘此類,根本無必要跟他討論,因為那些都是一種隨機說法,以肯定預設的撐政府立場。

相對而言,阿澤是動氣了,但也難怪,因為他也有口難言——要說道理嗎?對方根本就是隨機發表,更可能只是靠「看一個畫面新聞」就為事情定案,根本無甚理由可談;而阿澤也自知不是學者專家,當然他平日「吋爆」演藝人的自製網台節目會有看頭,但來到嚴肅政治議題,能說到普選與美國制度,更甚者是論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先後比喻等等,已是非常高技巧的詰問。

廣告

反而主持陳淑怡的新聞工作背景,更能為阿澤補白,比如會追問阿叻為何可以對警察的行徑有如此肯定解釋;對!阿叻的隨機,本來就可以是透過追問「為何」,而任他口水不斷,就已足夠自相矛盾。阿澤按捺不住,倒是捉錯用神,反正以政局分析而言,阿澤也不必然說得理據清晰。

「白」的真心

言則,那又不能說節目無甚可觀,因為正如前文已說,阿叻開宗明義的藍絲身份,會走到前頭領軍撐警,其實不是普通人可為——但他又不必然受藍絲舉若神明如見偶像。相反,他只是有知名度的藝人,但心底裡都是普通人的偏見視覺,而會把眼見的,用盡說詞把他定調。是次節目的重點所在,正是由他如普通人——更會是享受了香港起飛而在經濟上得益的人,表白一種似事不關己,卻又禁不住責備暴力干擾自己生活的中產心聲。

這種心聲在幾個月來聽得最多,是電台 Phone-in 節目的來電,會有藍絲聽眾說每個星期六、日又被示威影響飲茶購物,至於政治內涵就不會說得太多,也未必懂說,卻又會以似是而非的理由欲蓋彌彰。不過致電到 Phone-in 節目的,可以隱姓埋名,當然可以大聲譴責示威與暴力;但阿叻的公眾身份,以至他本身以「叻」自居,就不用為不明不白掩飾,因為他總是「胸有成竹」,似無事不曉。

這種「無事不曉」重要,是正如阿澤所言「佢係真心相信自己嗰套」;而如果這正正道出了藍絲面貌,那就更可見是次節目重要,是讓他(們)直白,而同時讓人認知撐警撐政府的,不一定收到金錢利益,也更不一定是被人揸頸就命……卻就是真心愚昧,唯「看一個畫面」及「本來唔關我事」,但都飛撲出來力證自己無知。

小結:阿澤幫了阿叻一把?

那如題所言,可以提問,我們有必要關懷這種「坦白的愚昧」嗎?又不必然,但節目本為新聞清談,卻被說得如娛樂大事,倒可見原來無論黃藍陣營,都要有被認知的空間——尤其如阿叻的自覺大智,卻只是大愚的率真。他在四十五分鐘的隨機解話,反而是真心的條件反射,但就更讓人明白,這或更是藍絲的公眾面譜。

不過說得「隨機」,又更進一步解釋了,為何幾個月以來有人自白說由深藍變淺藍,更可能由藍到黃的心路歷程;因為那種不知就裡的力撐,隨時可能被權力機關的蠻動衝撞——最典型例子就是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被水炮射中,也由本來曾出席撐警集會,到現在說一定會追究警方——畢竟當下似無一倖免的警暴,像政治一樣,遲早找上每一個的家門。

節目尾聲阿澤向主持人說:「你真係要多謝我,我好受氣。」觀眾當然明白他的激動;不過換個角度去想,他的出席,是為關懷了阿叻一類的真心藍絲,讓他直白無知與冷漠,更是白衣下的蒼白心跡。而阿澤更可能因為句句衝撞,反而花了節目時間,幫了對方一把, 而讓對方不致暴露更多窘勢;反過來說,阿叻更應多謝阿澤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