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種惡叫以法行惡

2016/11/16 — 11:10

游梁司法覆核案結果出爐,二人喪失議席,揚言上訴到底,聲討批判「法治已死」固然不少,卻也有不少人提出,法官的判決理據充足,應當尊重,否則有違法治精神,輸打贏要與建制派的無賴無異。

確實,區慶祥法官的判詞,對於為何受理案件,為何法庭決定介入立法會事務,為何裁定游梁二人喪失議員資格,解釋得清清楚楚。若果我們相信區官所指,裁決沒有受釋法影響,那從單純的法律技術層面,他做了一個合適而專業的決定,在《基本法》下,議員應當效忠一國兩制,應當真誠宣誓,犯此例者應當失去議員資格,這是「法律」的規定。

法官按法律判決,就是法治,皆大歡喜,對嗎?

廣告

若單純從法律技術角度,以單一事件來看,這次的判決簡直是「公正公義的彰顯」(李慧琼語);但事實是,由始至終,這都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事件,更是針對性的政治打壓。

從確認書到取消梁天琦參選資格,到游梁當選的宣誓風波,建制派不惜流會,政府冒天下之大不諱入稟挑戰立法會,到人大釋法,一次又一次,建制勢力僭建法律越權打壓,只為了將「獨」排除於議會之外。

廣告

否則即使游梁宣誓有諸多不是,只需安排重新宣誓(如梁君彥初時裁決),二人自會乖乖按章宣誓,何需司法覆核干預立法會?宣誓從來是虛,禁獨才是實,路人皆見。

而在這場政治風暴中,法庭一切依法辦事,成為議會排獨的操刀手,說得寬容是法庭不幸被「擺上檯」,說得嚴格就是法庭淪為政權打壓異見的利刃。

其實這並非法庭的錯,法庭的職權就是按法例作裁決,天經地義。可惜這裡是香港,有成文的憲法《基本法》,而我們的法庭,就是以這部《基本法》為基礎作裁決。

這部《基本法》至高無上,卻又可以隨意解讀,又可以借屍還魂,在《基本法》的世界裡,有所謂立法原意,有所謂人大釋法,普選不一定是人人有份,循逐漸進等同原地踏步,「真誠」可以有十萬樣引申意義。

正正是在這部被政權操弄的「憲法」的陰影下,法庭合法合憲、「依法辦事」地,剝奪了獲得超過五萬名選民授權的民意代表的公職,而原因是,他們沒有「真誠」宣誓。

這就是法治嗎?或者說,這就是我們追求的公正公義嗎?或許拉得太遠也太誇張,但納粹迫害猶太人、南非種族隔離,從來都是依法進行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