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種精神,叫胡國興

2017/3/31 — 11:42

3月26日下午,特首參選人胡國興得悉結果後會見記者。

3月26日下午,特首參選人胡國興得悉結果後會見記者。

初見胡官,是十一月的事,他的團隊相約教協交流教育議題,當時我還未當選選委。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個離地萬仗卻想當特首的怪人。他的衣著、語調、用字甚至思維,都在告訴你他來自上個世紀,感覺有如這十七年來,他都不是在香港生活一樣。面對這樣的老人家,我有一絲憐憫,但更大程度是懷疑與失望。我深信,與其做善事,不如把賭注放在更具殺傷力的民主派身上。

但他在民主派取得300席後的表現,開始改變了我的想法。

那幾條略顯業餘,跟JT相比更是拙劣的抽水影片,讓我看見他擔任狙擊手的誠意。他對民主派不同界別選委的政綱要求,也以不亢不卑的態度回應;當一個七十歲的老人家,甚至積極地到不同民主派的網台宣揚理念及接受挑戰,實在不得不說有點兒感動。

廣告

後來,他的22條立法及土地房屋政綱逐漸進入大眾視線,加上其教育政綱的優化。我跟一些選委隊友開始認為,或許推胡官入閘,是民主派在選戰上一個可行策略。因此,在黃任匡領頭下,我們推出了「民主政綱先決計劃」,率先把50提名票交予胡官。直至公民提名出事,長毛提名不足,胡官成為最接近泛民光譜的候選人,已是蓋棺定案。

有一些香港政治專家表示,不明白提名胡國興的策略用意是什麼。其實很多選委(包括小弟在內)冒著槍林彈雨,已寫了多篇文章解釋,沒心看的再講也沒有意思。我反而想事後孔明地指出,胡官入閘,代表著一種純粹的政治參與方式;素人、謙厚、努力、求真、奉獻。提名胡官,就是對這種公民參與的認同;既然改變不了結果,何不讓過程產生更多意義?

廣告

我在特首選舉期間獲得最多like的post,就是要求曾指駡胡官是鬼的人向他道歉,俾like者當中不乏年青及本土派朋友。這正正反映出,除了薯片感動到一眾中間派人士,胡官的競選過程,也影響到深黃的朋友,甚至打破了世代隔閡;在缺乏資源、人氣甚至經驗的情況下,步步為營地走到最後;由空白一片,到在論壇與資深政務官唇槍舌劍;直至最後獲21票落選,台下民主派選委所給予這位七旬老人的掌聲,是我感受過最由衷真誠的敬意。

記得投票日散場時,在會展出口偶遇胡官,他當時正在跟醫學界的選委握手道別,閒談間有人大叫「多謝胡官!」,我一眾兩票全投薯片的教育界隊友,也在電梯上大聲附和,拍掌叫好。有人說,原則策略派分裂了民主派陣營,但身為局中人,我看見的,卻是百家爭鳴下,大家更清楚團結與包容的可貴。

心要正,路要正,胡官參選之路,正正映照出小圈子選舉及傳媒輿論的醜惡。如果有機會,我實在希望請胡官飲茶長談,再次握一握他溫暖敦厚的手。我想永遠記得,有一位老人家,一位可以當我爺爺的老人家,一位可以選擇悠閒地安享晚年的老人家,曾經為了香港,為了自己奮鬥多年的地方,如此努力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