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8/1 - 16:06

有一種藍叫深黃

資料圖片,來源:davisco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davisco @Unsplash

不知道運動開始以後,大家有沒有發覺身邊的朋友總有一些顏色比較「深」。藍和黃的顏色本身代表了不同的立場,但是各自的顏色走到了盡頭,代表的不一定是他們立場的強弱,也可以是他們本身的心態。雖然其政治立場不一,但是他們唯我獨尊的難頂心態,深藍和深黃其實本質之上其實並無分別。

顏色深,不過成了他們有道德高地去滿足自己過份膨脹的自尊。舉兩個例子,說一說一些自己經驗比較難頂的深黃。

比較輕微例如我爸,經常口中說民主,但是家中鮮有民主,每次和他因家事爭論到最後只有「屋企有邊樣嘢唔係我俾錢」;經常坐在沙發看黃毓民、蕭若元、黃偉民,讚他們反共有見識,早前執拾書櫃有兩本余英時寫的《會友集》,記得當年讀過受益匪淺,於是放在我爸桌上,沒想到第二天就發現書本被掉了在廢紙回收箱。

廣告

雖然自己沒有要搞「民主 TSA」,檢視對方的智商和文化水平是否夠高才認可對方是否民主的支持者,但是我對於他的行為還是非常反感,當下罵他沒有學識。寫了那麼多,只想說追求民主和公義,和我們對手的分別,是我們的民主和公義是一種個人的修養,而不是一種權力和自我(ego)的追求,踐踏隊友不夠自己根正苗黃的借口。

還有一個印象較深,是我們自己學校的舊生群組。有一位舊生在群組發佈了以下的截圖,說截圖出現在舊老師的 Facebook。讀了截圖,除了看得見基本上是由警察寫的之外,基本上作者的主張,在某種意義上解讀似乎黃藍都通用: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例如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所有警員都能清楚被辨認身份,執法者能為自己的行為率先負責, 我看不出為什麼示威者也為什麼不會收斂和負責(別忘記,警暴是現在的其中一項主訴);被煽惑,根據他們說法我也同意建制派也可以是被煽惑的一群;不要有仇恨之心,黃藍也應如是;背後煽惑的要負責,法庭判了三子罪成,那麼對家的負責任的人又在哪裡?

這篇文章寫得雖然並不義正詞嚴而且也肯定偏藍,但是文中也有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地方。舊老師不過是轉發了這篇文章,那位「深黃」的舊生的貼文卻是:

敝校前校監(姓)匪(名),真係夭心夭肺,佢落去唔會見到耶穌,只會見到史太林、毛澤東同埋撒旦

PS 連現校監 XXX 都 Like 嗰篇文,真係無眼睇

立場和看法堅定團結,但手法強弱則各自表述,反而要警惕的是「黃和藍的分別」在我看來都是次要,更重要的是對方俗稱的的顏色「深淺」。如果自己的顏色太深,任何比自己淺色的人都會在自己眼中看來是對家的顏色。不割不篤的心態不是深黃,而是鮮明易見不褪色的淺黃,螢光筆一樣的淺黃。

而難頂的深藍,就必定要數李偲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