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

溫朗東

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udn鳴人堂專欄作家

2019/10/15 - 10:48

有些人死了,還活在我們心中 有些人活著,良知卻已死去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週末夜裡,想起陳彥霖這宗懸案,心裡沈甸甸的直到凌晨。

或者是看了她生前的臉書發文,大多數卻是跟政治無關,有某種規律似的分享著「美食」、「胖也很可愛」、「輕易減肥的方法」之類的影片。就像世界任何一處的普通少女一樣。

亦是說,她並沒有想及成為烈士、成為抗爭運動的圖騰,也缺乏成為公眾人物的自覺。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基於很純粹很直觀的判斷,站到了強權暴政的反面。

廣告

這種極其普通的少女形象,深深地在我心裡刻印:畫面的一邊,是高牆與謊言,為了少數人的權力與顏面,把人攪成血泥也毫不在乎的國家機器;畫面的另一邊,是星座、美食、對愛情對未來的徬徨與熱望。

我們只知道她成為了一具浮屍,卻不知道何以至此。我寧可相信她是自殺的,即使對抗爭運動沒有幫助,但抗爭的成敗與否,永遠不應該建立在參與者的苦難上。我寧可相信她是自殺的,這樣至少確認一個年輕的靈魂未曾經歷肉體的侵犯、虐待與殺害。

但只要稍微理智一點,就會為了香港政府、警察、學校的拙劣說詞而震怒。游泳健兒選擇自殺的方式是跳海?愛美的少女在投海前脫去全身衣物?(按照官方說法)少女將手機證件分別放在捷運站與學校兩處,然後脱鞋、赤腳走上十幾分鐘前往海邊,而這叫做死因毫無可疑,得以快速將屍體火化?

更別說,今天下午,校方(HKDI)在群眾壓力之下,公佈了兩段毫無說服力(或許有:證明政府說謊)的監視器畫面,一隻在陳彥霖走入學校電梯後就不再播放後續,另一隻則是在 56 秒、57 秒間跳針回放,明顯遭到剪接。完全看不到「脫鞋赤腳走向海邊」的畫面。

而極其明顯的謊言更包括,不管是調景嶺捷運站,或是 HKDI 的監視器,陳彥霖的手機、證件與隨身物品,都不是自己放下的,而是他人拾獲。

意思是,如果是自殺,就算沒遺書,至少有放下自身物件的儀式性動作。如果是他殺,隨身物品(特別是會曝露GPS定位的手機),則可能被兇手有計畫性的丟棄,再由他人拾獲。

校方的監視器畫面不僅破綻百出,拒絕公開完整畫面,事後更號稱「硬碟毀損」。試問,這樣嚴重影響政府公信力,讓黑警暴力形象雪上加霜的事件,如果有對政府方有利的事證,為何不儘速並完整公開?

這兩天我反覆刷著連登討論區,某些討論串熱烈的討論著超自然力量、法師與托夢。最新的進展指向在白虎山有個中國軍方秘密基地,透過地底隧道讓黑警出入香港,並且在此處虐殺大量香港民眾⋯⋯

看著如此魔幻的討論方向,我卻笑不出來。誰知道,比虛構作品更扯的情節,是否才是真實的原貌?又或者,是怎樣無能的政府,會讓人民在束手無策之下,得要卑微地藉由超自然力量,才能摸到真實的邊角⋯⋯

或者,世界各個角落的每分每秒,再和平安詳的城市,也有人在車禍中意外身亡,在鬱悶的情緒下結束生命。死亡,對每個時空來說,都不是太罕見的事。即使我們如此冷血,我們依然不得不注意到箇中差異。

陳彥霖的死,來自於她太年輕,還不知道什麼是「趨吉避凶」,什麼是「獨善其身」。她還沒長大到擁有自私的本領,還沒長大到對世間公義不屑一顧,還沒長大到對自己的「聰明」沾沾自喜⋯⋯她的死,是她還年輕的相信,世界還有善良。

她在電梯裡沒戴口罩,沒有抗爭裝備。她不是在抗爭事件中失蹤的。她在成為浮屍之前,出現在學校,像個平凡學生一樣。這意味的是,香港政府的黑警暴力,已經鎖定特定年輕人,進行秋後算帳。中國以為,恐懼可以讓人民噤聲。

確實有人噤聲了。案發現場的調景嶺,69 年前,有一名男嬰在此居住。多年後,這名男嬰成為了中華民國總統。他在 2011 年的時候,透過總統府發表了一篇聲明,如今看來格外諷刺:

總統指出,號稱「小台灣」的調景嶺是當年的反共堡壘,每年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日時,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海飄揚的情景,尤其令人感動。總統說,今年是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兩岸關係已獲得改善,我與香港的關係也有大幅進展,希望海內外華人可以在「以和解消弭衝突,以協商取代對抗」的共識基礎上,推動和平、繁榮的願景。

如今,不管是他,或是那個放任粉絲把他噓下台的遲刻魔,或是整個中國國民黨,面對顯而易見的中國政府暴行,集體性的選擇了避重就輕,選擇了沈默。

香港政府背叛了香港人民,國民黨也背叛了被遺留在調景嶺的反共國軍。這些政府高官人模人樣,聰明地站在安全的高牆上,看著少男少女成為了冰冷的屍體。

有些人死了,還活在我們心中;有些人活著,良知卻已死去。

(原刊作者 FB,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