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人問我新屋嶺有無性侵,我諗法係 ...

2019/10/12 — 12:33

【文:我係社工,搵人輔導下我唔該】

不時有人問我,覺得新屋嶺的性侵有無發生過。

我既諗法係 …

廣告

好少人會老作自己被性侵,特別係女大學生。最重要係大家明知好難追究到對方既前提下,女性公開自己被性侵完全係百害而無一利。

其實好多女性即使被性侵,係司法制度下追究到底既人唔多。

廣告

唔止係香港。

即使係 2008 年的美國,一名 18 歲少女 Marie 向警方報案被強姦,但因對警方的重覆提問及司法程序的不安,導致口供有一些不一致,最後因不想再提事件而放棄追究,甚至寧願承認自己謊報案件。

警方甚至在 2009 年以謊報案件罪名起訴 Marie,更罰了 Marie 500 美元。

直至兩年後,兩位探員發現了這名高智慧的連續強姦犯利用警局之間不交流的漏洞犯案,才慢慢將強姦犯 O' Leary 繩之於法。在搜證期間在 O' Leary 記憶卡發現 Marie 被強姦的證據,Marie 才得到平反。最終,Marie 得到政府的道歉與 15 萬美元的賠償。

而兩位探員總結,能為 Marie 平反完全是靠運氣。(當然都靠兩位的堅持)

這件事後來在 2015 年被報導成文章,“An Unbelievable Story of Rape”,更在 2016 年獲得普立茲獎。今年 Netflix 將此事拍成劇集 "Unbelievable"。值得一提的是,劇集中兩位警探與性侵受害人的溝通技巧相當值得我們社工學習。

睇完上面既案件大家睇返新屋嶺,就會明白當唔止一個受害人公開表示在同一地方被性侵,就已經值得追究調查。而當對方不願被調查時,我只會講:

日軍都用左好多年先認有慰安婦既存在。

而比起入完產房又話無入再話有入既警方所講既野,我相信挺身而出的受害人。

來源: Unbelievable (2019). Base On “An Unbelievable Story of Rape”

*     *     *

(原文無題,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