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利政權和崇老的土壤

2017/8/15 — 22:23

我是一個理科生,幾乎是長大成人才喜歡閱讀,也因而愛上寫作和中文,於是開始了解很多中國文化的東西。在此之前,我認識的中國文化,都是學校和身邊長輩說的,即那些陳腔濫調的「大論述」。

當我中文越來越好,看得越來越多經典,認識越來越多中國文化,我醒覺到,流行於社會的中國文化論述,大都是有利政權穩定和崇老的,反過來說,就是貶抑改革、貶抑追求改變和貶抑年輕人的。

香港,曾經與台灣同被視為「中華文化倖存發展之地」,因為1949年中共上台後,真正的中華文化已消滅得八八九九。這些中華文化隨難民落戶香港,在西方較自由的管治氣氛下,能大放異彩,成為東方的一株奇葩。但到中共的極威權管治重臨,奇葩迅速枯死,取而代之的,就是有利政權穩定和威權有序的毒草,不斷影響這個社會。

廣告

所以,今日有十三個年輕人被上訴而加刑,判了十三個月,得不到主流輿論同情,年長一輩更不同情,甚至不留情面落井下石,覺得他們是「搞事」而「抵死」。雖然,這批人讀過的書,可能還不及這批年輕人的十分之一,但正所謂「食鹽多過你食米」——他希望你讀書幫屋企賺大錢時便會吹捧唯有讀書高,但要你服從時便「讀得書多就叻咩」——在這種文化下,他們的行為就是大逆不道,就是「罪」。

香港,有九成人口是華人,無論如何矢口否認,都不能移除中國文化對這群人的影響。

廣告

今天陶傑在蘋果專欄說:「內心最厭惡中國人的,就是所謂的漢學家。」因為漢學家醉心漢學,但當接觸到現實中真正的「中國人」,便發現落差太大。

我雖然不是漢學家,但我完全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我認為這世人最幸運的,是以最底線的成績,入讀了着重西方價值和自由的舊港大,並在宿舍遇見過各式各樣的人,接受了良好的邏輯理性訓練和實習,慢慢走上一條「思想去中國化」的路。我仍然熱愛某些源自中國的文化,但我的mind set已幾乎全是西方那一套。這是我一生人最感激的福緣。

 

#祝福各位有抱負而身陷困境的年輕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