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國才有家」的屁話中人欲嘔 !

2015/9/24 — 20:04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在論壇上致辭時,批評香港回歸後無依法實施「去殖民地化」。(全國港澳研究會網站圖片)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在論壇上致辭時,批評香港回歸後無依法實施「去殖民地化」。(全國港澳研究會網站圖片)

左耳陳的「去殖化」廢話言猶在耳,竟然再大放「有國才有家」的屁話,顯然是左毒上腦入心的生理反應,不拉矢便肚子絞痛難耐,弄得惡臭中人欲嘔。

左耳陳當然是針對香港本土意識近年的衍生和蔓延,強調卡壓在兩制之上的「一國 」,貶抑香港本土主義的「家」,以訓示口吻叫香港人謹記「國家為先、國家為重」情懷,刻意淡化「香港本土為家」的觀念。 這樣的說法簡直邏輯顛倒,扭曲人性,純是政治語言偽術而已。 此人經歷過瘋狂的文革,仍然套用那個蠱惑人心年代的謊言妄語,足見極左毒素刻骨附體之深。

「家」以人為本位,獨身鰥寡自成一「家」,夫婦倆自組一「家」,以至兒女成群或老幼滿堂的一「家」。 多個「家」聚合起來組成群族,互相依存而佔地為生,成為早期的部族或現代術語的社區,漸漸因應生活求存的需要和發展,以「家」為單位的部族變得更有組織和結構嚴謹,形成有效自主的「部落」或「城邦」雛型,再經過不斷整合而演變為現代「國家」體制。  簡單來說,「國」的基本結構是人、土地和組織制度等三大要素,而「人」是「國」最根本的組成部件,那麼由「人」匯聚成的「家」當然就是「國」的先決條件,是「有家才能有國」!  又或者說,「有國才有家」根本不過是偽命題:「有家」是「有國」的必要條件,可是「有家」並不一定「有國」,猶太人歷盡幾千年苦難才立國,以及不少吉普賽家庭至今仍然流徙便是明顯例子。 因此,「有國才有家」只是邏輯謬誤造成的顛三倒四說法,此其一也。

廣告

除了與生俱來的天賦本性外,個人透過成長過程與人接觸和互為影響,慢慢培養成「人性」。 再者,在「家」的生活中,個人與父母兄弟姊妹親密關係至關重要,漸次加深認識,才對週遭環境以至國家有更多的了解和參與。  從「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話來看,先以「自身」和「家庭」為先為重作基礎,才能進一步考慮國家和國際事務。 這是「人性」之常情和常理。  可是,文革當年所宣傳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簡直就是把人的本性破壞搗碎,視毛以及他所代表的黨為自高無上的威權。 而且,囿在「黨國不分」的政治現實,「家」在「國」的重壓緊罩下支離破碎,「人性」也便被「黨性」污染變得狂亂,甚至蕩然無存,是中華民族的不幸和浩劫!  說到底,「家」與「國」的關係其實是「個人」和「集體」的對立。 獨裁專制的共產黨以「集體意志」壓服「個人自由」,國家機器的權力把個人變成工具化的一口口螺絲釘,埋沒「人性」,與當前重視「人性」的普世價值背道而馳。 左耳陳竟然舊調重彈宣揚文革遺毒,實在居心叵測,此其二也。

或曰左耳陳弦外之音另有所指:過去中國人飽受外國人凌辱,如今中華盛世,個人以至個別家庭受惠於強勢國家的護庇,因此警惕香港人必須深切感受到「有國才有家」的重要和可貴,懂得「感激愛戴」。 可是,這樣帶有脅逼含意的說法在化解香港本土意識和中共帝國的衝突和矛盾中,根本並無說服力和實質意義。   香港人在政治現實下無從抗拒「一國」,只是在「一國兩制」憲制規範下,香港人深深體會到必須首要鞏固本土化的「一制特色」,才能避免被「另一制」所荼毒,最終陷於淪喪而變得只剩下來的「一國一制」!

廣告

香港人熱愛香港本土的「家」,毋懼左耳陳誇大和吹噓有關「國」的恫嚇言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