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必要傷害中國人感情嗎?

2016/10/16 — 19:39

2016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

2016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

【文:李德成(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很多人指出,支那出自梵文,在梵文的支那,自然不是侮辱中國。甚至二戰前日本人以支那稱呼中國,大慨因為日本人認為中國這個名詞太過自我尊大而改以一個譯過來的名詞支那來稱呼中國。支那本無貶意,他的貶意實在源於日本侵略軍正式以支那稱中國,如它們參加南京戰役的軍隊就叫中支那派遣軍。可以說,沒有軍事侵略,支那只是中性詞,但自二戰後,支那被很大部份中國人認為帶有侮辱性,而亦因此,支那只會被有心侮辱中國的人使用,和它的中性原意是兩碼子事。

這種情形其實和稱呼印巴人士為啊差一樣。追本溯源,啊差原是摩囉差人的簡稱,即印度警察,本身並無貶意,事源香港英治初期引入一批印度警察,當時華人接觸的印度人大多是警察,因此摩囉差也泛指一切印度人,但隨着時間轉移,啊差的原來中性意義已被遺忘。一個有教養的人,私下信或仍會以啊差稱呼印巴人,這或沒有不敬的意思,但在公開場合,尤其是在公眾廣播中以啊差稱呼印巴人,就必定存心冒犯。印巴人士覺得啊差是冒犯,不能說是因為他們玻璃心。

廣告

因此,即使支那原本並沒有貶意,但現在在公共眾場合以支那稱呼中國,就必定是心存冒犯,沒有可以辯白的。當然,議員只需對他的選民負責,也只有他的選民有權把他推下台,而不是一眾在旁如喪孝妣的保皇黨,而侮辱中國人並不成為剝奪議員資格的充分理由。但一眾覺得被冒犯的中國人對港獨派的聲討也是合情合理的,不能把他們說成是玻璃心。

但港獨派的確應該三思而後行。即使將來獨立後,面對一個有十三億人的強鄰,是否應該無緣無故侮辱所有中國人?只說Refucking China是對準政權,因為畢竟中國的國號並沒有人民的背書,說Refucking Chi Na就侮蔑了大部份中國人。套用港獨派的口號Chi Na is not China。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