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恥之徒

2015/2/23 — 9:02

春節期間新聞播出林鄭罐頭訪問,批評立法會不合作運動,是對人不對事,針對689及她本人,林鄭講得啱,財委會拉布阻止創新科技局撥款,擺明針對689,而且以後但凡由他推動的政策,也定必障礙重重。財委會拉布後三日,《壹週刊》便爆出佢居中拉線安排富二代劉鳴煒捐助近四億予他大仔正從事博士後研究的瑞典醫學院,在香港成立同屬幹細胞研究的中心。

整件事中如果要避嫌,根本可以由林鄭、鬍鬚曾處理,但他偏偏要伸手,從表面證據可見,佢好可能正係要運用公職身份,為個仔從事尖端醫療科技研究鋪路。一個視政治操守如無物,行為標準只要唔犯法,乜都可以做,你叫公眾相信佢冇private agenda?發展創新科技當然正確,但落在佢及親信手上就係另一回事,林鄭如果有良知,唔係批評立法會不合作運動,而係有責任探究「對人不對事」背後原因,林鄭對政局再惡化下去,有不可推卸責任。

廣告

政客中有無恥之徒十分常見,無恥者對自己行為不單無羞恥之心,還會侃侃而談,自圓其說,在公眾面前若無其事,在同僚面前則諉過於人。但在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中,無恥政客較難立足,並非佢地良知道德水平較高,而係有恥之徒會聯手站出來,包括公共知識分子、黨內大老、內閣戰友,甚至建制內有勢力者。一個地方的政治文明水平,取決於「約定俗成」的道德規範,即羞恥心,而非白紙黑字之法例,合法只係對人行為最低標準要求,而非公眾期望的標準。林鄭來自港英政務官系統,所受乃一套現代官僚理性訓練,應屬有恥之徒,而非毫無底線之政客。當一個社會有恥之徒唔出聲,就係政治墮落之始。

令有恥者噤聲,不外乎兩大法寶:利益及報復,有恥者為眼前利益而當睇唔到,建制派政黨大老當然睇689唔順眼,亦不會認同其行為,但因分到政治利益,自然收口,間中只有曾鈺成、陳婉嫻講句真話。另一大法寶是報復,689一上台就搵高靜芝抓人事任命,正是深明賞與罰重要性,邊個敢公開批評,就視為敵人,公職自然冇份。陳文敏事件也是擺明要知識界有恥者噤聲,如果真係要阻止陳出任副校長,點會做到通街知,呢招由秦朝權臣趙高所創,叫做「指鹿為馬」,擺明硬嚟,睇你班知識分子有乜反應,如果集體噤聲,就會再蹈入去整治大學教授。毛在反右運動便是以此方法整治北大一班學者。

廣告

曾幾何時,香港建立一套有別於內地之政治文明,由政黨、傳媒、議會、商界、知識界、專業界、政務官、社運團體去維持,這套文明當然不止「依法施政」此最低標準,政客有羞恥心,會公開致歉,官員會承擔責任,自動請辭,政務官唔會搞政治鬥爭,出任大學校監者知道是虛銜,唔敢伸手入去搞政治,甚至在施政報告中攻擊大學生出版物。

無恥者是在有恥者噤聲下才可以橫行!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