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科普、有哲普,其實都要有政普

2015/2/23 — 16:50

咁講啦,其實左右之分並唔係睇邊個激進(動?) d ,邊個和理非 d ,係睇政治立場,政治分析既基本路向。傳統上而言右翼傾向以民族、族群為抗爭單位,將政治詮釋為民族或族群間的你死我活;而左翼則以階級為單位,將政治詮釋為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的剝削和壓迫。有時候兩者係可以有部份重疊的,例如響好多第三世界既反帝國主義抗爭,就經常有左右合流既現象。

右翼當中有唯物亦有唯心的,有相信人類不可改變的動物性,也有相信「文化」、「教養」可以 ennoble 一個民族的。廣義既左翼當中有唯物亦有唯心,但馬克思之後唯物主義者變得較主流。左翼既唯物主義較強調政治經濟條件對人類行為的制約,而反對右翼的人性本質論,所以左翼較之右翼相信集體進步,人類可以透過改變政治經濟模式來實現一個較少紛爭的社會,而右翼則較相信政治是零和遊戲。左翼比人「理想主義」既印象,就係來自呢種進步主義既原素。

廣告

但咁同所謂「和理非」又有咩關係呢?其實係冇關係的。馬克思就係支持武裝革命既表表者︰「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質的力量只能以物質來摧毀。」正正因為唯物主義,馬克思主義者大多強烈抵制期待以說教方式來達至社會進步的道德主義(moralism)。馬克思主義者認為道德主義係布爾喬亞的意識形態,係果 d 有本錢養尊處優的達官貴人用來抵毀為了生計而犯罪既底層既工具。(恰巧出於同樣原因,左翼亦會傾向反對「港豬論」、「覺醒論」之類的說教。)所以馬克思主義者其實一 d 都唔和理非。

咁點解「左膠」又成日要鬧人「法西斯」呢?咁唔係純粹因為民族主義者或民粹主義者「好暴力」,而係因為左翼認為呢種暴力係一種 misdirected 既暴力。呢種暴力傾向挑 easy target ,而唔係指向權力核心。透過欺凌弱者,一個民族除了得以自我膨脹之外,並唔會改變到核心問題。左翼從來都唔會在原則上反對暴力,問題係如何理性地使用暴力,將社會推向更好,而唔係任由民粹的激情奔馳。

廣告

既然左翼咁「勇武」,點解比人既印象好似咁和理非?一來,係因為依家好多被標籤為「左膠」既,根本唔係左翼,而係處於自由派和社民派之間既物體,更多既係政治意識形態極為模糊的「泛民主派」,佢地較相信議會政治,而缺乏階級視野;二來,左翼自己其實都有責任,蘇聯既歷史以及冷戰結束,導致「奪取國家權力」呢一個列寧式策略響好多左翼既眼中已經 discredit 左,但左翼又未發展出有效既新戰略,於是響戰略上就出現意識形態真空。你會見到好多批判,但冇人能夠好有說服力咁話你比聽應該點做,所以就製造出「左翼就係一群以為靠著好心和言語就能改變世界的人」咁既印象,但每一個誠實而認真思考既左翼都會話比你聽,佢地唔係咁 naive ,只係唔想亂開空頭支票,唔想等人以為上街打爛幾塊玻璃燒幾架車統治階級就會好驚驚,歷史經驗更加話比我地聽唔係搶到 state power 就搞掂,資本主義係一個世界性體系,因此更要睇大局,唔能夠孤立自己,搞運動唔能夠只係侷限於一時一地。

最後,老實表白,你問我支唔支持用武力革命爭普選,我其實係唔支持的,為左一個實際上唔會帶來幾多改變既議會民主,真係唔值得 risk too much 。

 

原文於上年12月刊在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