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種心態令我不寒而慄

2016/10/17 — 14:30

2016年10月,新一屆立法會首次大會,街工梁耀忠放棄主持立法會主席選舉。(翌日,他召開記者會,圖為記者會直播片段截圖)

2016年10月,新一屆立法會首次大會,街工梁耀忠放棄主持立法會主席選舉。(翌日,他召開記者會,圖為記者會直播片段截圖)

梁耀忠臨陣不戰,令民主陣營人士憤慨。的確,忠伯此著不智、沒承擔、冇魄力、不清楚議事規則、毫無抗爭意識和意志,應該辭職謝罪!筆者亦覺得需要斥責。但想起明末崇禎每當前線任何失利便拿將領手起刀落。

憤慨源於有所期待。期待甚麼?綜觀事後大部份責難,都意指民主派難得有如此機緣佔據主席位置,理當利用這個身份,對付建制的不公義,否決梁君彥參選主席資格,「行使主席的一切權力,叫秘書處shut up !DQ梁君彥!驅趕任何不合作的議員!抬走不服從命令的囂張議員!然後即席宣佈只有一位合法參選人,投票也不須,涂謹申零票當選!」因為梁耀忠錯失這樣做的機會,所以是「泛民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錯失!」理當人頭落地。至於當上這個臨時主席以甚麼手法程序權柄去達到目的,已經不在考慮之列,梁耀忠或有所考慮猶疑,就是懦怯沒膽色,沒有資格負起議員的資格,理應引咎辭職。

然而,當我們一直以來批評建制一方有權用盡,不顧程序公義時,原來一旦自己難得掌握權力時,也期待有權用盡,不顧後果!

廣告

有說:「俾咗把刀你都唔識用!」言下之意,是否:「俾咗把刀你喇,桶瓜佢啦!」在體制外抗爭,被壓逼至盡時不惜一切行動,理所當然;但拿到權柄後以對家同樣的手段去確立權力,不難想像權力確立後向對家的清算行動以致趕盡殺絕。難道這就是我們一直爭取的民主公義?

筆者認同沒有把握機會阻延梁君彥被選出做立法會主席的梁耀忠是極大錯失,但梁君彥並非由梁耀忠推上台,西環和俯首聽命的建制派才是始作俑者。如果這個錯失要梁耀忠引咎辭職,未來四年非建制的議員真的要醒醒定定,萬勿墮入群眾眼中「行差踏錯」的步伐。

廣告

而對於認為梁耀忠錯失(有權而棄)部份背後的某種心態,我有點不寒而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