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種浪漫叫義氣

2015/2/3 — 15:00

圖:尊子

圖:尊子

【文:李雨夢】

前言:十月二十七月日,同為司機,縱有「的士工會」、「潮聯」等客運團體以影響生意為理由,申請禁制令。佔領現場內,亦一群義載物資的司機,去遍港九新界,把市民義贈的東西運回佔領區內。期間,他們被葉劉淑儀指控偷運警察鐵馬,卻不卑不亢地向強權作出回應及反駁。從最初單純的支持學生,盡一點綿力,到經歷了七十多天,走在前線的客貨車司機們理直氣壯地告訴你,司機,也是支持有真普選的,這是運動帶來的一種轉化。

訪問人物:義載物資車隊召集人Simpson

廣告

在立法會及銅鑼灣被清場的前一個晚上,我走到被一堆帳篷佔領著的議事大樓外,疏落的人群,在肅殺的寒冬下,聚在一起。找到Simpson,這個已曝光於鎂光燈下的義載物資隊召集人,侃侃而談關於這次佔領運動中,一群義載司機們在核心以外,參與的姿態。

廣告

回到最初的起點,一群司機的聚合原是依靠Facebook上的業內群組,那是九月二十六日的晚上,學生及市民因進入了公民廣場而被警察「圍剿」,一名貨車司機,跟很多憤怒及難過的市民一樣,不願冷眼旁觀,於是在群組內呼籲行家一起盡點力,捐助物資予公民廣場的參與者,Simpson看到帖子後,立刻留下自己的聯絡方法,到了翌日,已經有十多位司機響應,三輛貨車把物資駛到愛丁堡廣場,發放給現場的人。

後來,他們跟學民思潮和學聯的成員聯絡過後,便開展了運載物資的義務工作。留下了聯絡方法後,若有市民打算捐助物資,司機們便從他們那裡把東西載到現場。「最高峰時期應該是最初的十多天吧,那段時間,我們大約運了六個帳篷、三百箱水和乾糧。」

還記得警方施放催淚彈的夜晚,演藝學院原本答應二十四小時開放,卻在午夜將近之前,把裡面的人都趕出來,理由是警方會進去抓人,一箱箱的物資,從演藝學院搬到一街之隔的香港藝術中心,再運到安全的地方,沒有這群司機大佬,不能成事。

又出錢又出力,這些鐵漢,也許並不深諳民主普選為何物,最初出來的理由極其單純,因為學生的所作所為感動了他們,年輕人已經走到這麼前線的位置為香港爭取更好的未來,作為社會上的一份子,希望能出一分力,而作為「大人」,更自覺應去守護下一代。雖然我總是覺得,成年人與年輕人常被稱為世代之爭,其實是強化了某種刻板的印象,但當聽著出自平常人口中那些真誠而平實的初衷時,還是會被感動了一下。Simpson自身是個特例,政治理念及議題於他並不陌生,但身邊那些義載物資的拍擋們,在開始時候都只會說自己是「撐學生」,經歷了七十多天的佔領運動後,改變似乎真的發生在每一個曾經參與的人身上,那怕極其輕微,都是一種轉化,到了今天,這班司機們也會把「支持真普選」掛在嘴邊,在業界工作了十多年的Simpson,對於行家們敢於把政治的訴求宣之於口,感受甚深。

鐵漢們的浪漫與柔情,亦不止於物資上的接送。

同是司機,我想起那夜凌晨,趕不及地鐵的尾班車,只好坐上灣仔開往旺角的「紅VAN」,漲價一倍,無可奈何也別無選擇之下,只好奉獻30大元的車資。最誇張那時,聽說要五十元才能過海。Simpson說,到後來,他們車隊若看見有小巴的車資超過三十元,便會想辦法趕走這些坐地起價的車輛,甚至用障礙物霸佔他們停車等客的位置,都因為看不過眼。這些現象,跟車種的差異有關嗎?Simpson搖搖頭,指即使在貨車業界都有不同的聲音,他們屬於少數,少數如他們,仍然能夠動員到最高峰期時的五十至六十多輪客貨車,義載物資。本來不算十分團結的貨車業界,卻因著是次佔領,凝聚了一群熱心的司機,另類的情誼亦在這群人之間建立起來。

這個世界,總是有人看你不順眼。佔領初期,葉劉淑儀接受某家電視台的訪問,指控貨車司機運走警方的鐵馬,並暗示他們背後有組織指使。這名尊貴立法會議員的言論激起漢子們的憤怒,他們在金鐘的大台上逐一駁斥葉劉的胡言,並保留追究她失實指控的權利,展現出不卑不亢的氣勢。

其實,在平常的日子裡,客貨車司機不斷要跟國家機器交手,說的是警察。警察經常會截查他們的「搵食車」,並以懷疑車身被改裝過而迫他們去自費作檢查。也有「放蛇」的行動,指控司機載客取酬,從而進行拘捕。「現在的士的收費不斷上升,乘客便會尋找更便宜的途徑,最後找上我們這些客貨車司機,我們沒有甚麼自主權的,都是聽電召台的分配來接客,但因為法例上(註︰《道路交通條例》)的模糊,致使我們容易觸犯到法律。」這些政策上的漏洞,也正正源於制度上的不民主,去年物流及貨櫃車司機已經組織了工會以保障業界的權益,然而這次運動,卻讓司機們更了解制度與生活箇中的連結。政治,即日常眾人之事。

金鐘清場當日,義載車隊沒有走上最前線,作為召集人的Simpson,看著同伴們安全離開後,便走回金鐘的佔領區,等待被捕的一刻。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因為參與政治運動而被拘捕。不久之前,他亦加入了工黨,打算更進一步為社會的變革出一分力,佔領運動讓他展開了新的一頁,雖然是卑微的願望,但他希望能夠鼓勵更多人議政,以更貼近基層的方式,讓人明白到即使普通市民都有此能力,推動社會向前,那怕,是這麼的一點點。儘管Simpson曾經被車隊的同伴質疑過是否透過此來得到政治資本,但在不斷的溝通和調解之下,他們似乎都能夠理解。

撰寫這篇訪問之時,我總是想起游靜的〈超越公民運動的抗爭〉一文︰「要能進一步與這些長期被公民社會排擠在外的人連結,需要擱下公民社會的傲慢,學習對非公民社會重新想像與認識」,從學生運動,到全民運動,參與者之間的互動與關係,如何理解差異的存在,與他人生活在一起,我覺得在跟Simpson的對話中,彷彿給了我一點點的啟示。

 

《被時代選中的我們》

作者:傘下的人
售價:$98.6
出版社:白卷出版社

被時代選中的我們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