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種責任叫堅持

2019/6/4 — 17:56

【文:劉睿】

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時,我才是一名小學生。就讀邨校的我,小學二年級那年,班裡有位家庭背景較優厚的同學移民他國。那時候對「移民」沒甚麼概念,只知道同學要離開這個班房,離開香港。同年,一位內地移居香港的同學走進我們的班房,他跟我們一樣說廣東話,家住私人住宅,學業成績優秀,以現在的話來形容,是「學霸」一名。

八九六四那年,剛好我是中一生。那年,班主任淚眼的跟我們說發生了甚麼事,她更帶我們到新華社門前參與悼念;班裡有同學移民,我叔叔也娶了一位澳洲女子移居澳洲。中三那年某天下午,一位好朋友致電我家跟我道別,說她正在機場,要隨家人移居紐西蘭。中五會考,當我們埋首溫習的時候,有些同學一派輕鬆,因為他們在會考後就會移居美加。

廣告

七十後,在少不更事之年開始就接觸「移民」,在仍努力理解書本裡的一切的時候,原來我們就走在時代洪流之中,走在香港歷史裡最重要的年頭。你問我對那些年的大事件有甚麼感想,我會坦白告訴你,那時候我還不明白是甚麼一回事,腦海裡只有零碎片段。

三十年過去,那年似懂非懂的我們,如今有的為人父母、有的為人師表、有的夾在高不成低不就的中層管理中,「八九六四」在我們心裡是甚麼?我們可以為這段未明的歷史做甚麼?

廣告

每年的燭光晚會,年青人說「行禮如儀」。對,我不否認,然而正正因為我們的堅持,各位歷史見證人的努力,歷史才得以保存。三十周年,一群當年親睹其事的記者,合力以影片、以文字記下當天廣場上發生過的一幕,他們抵著創傷後遺的壓力,重溫當日的片段,只求讓真相得到保存,真正的歷史不會被扭曲。

剛過去的周末,經過銅鑼灣東角道,遇上這一幕。

普通話男問正在拍照的港男:請問他是誰?
港男:我想,應該是劉曉波。
搭咀:對,他是劉曉波。
普通話男:他是香港人嗎?
港男:不是,他是……(詳細解說中)
兩男對話後,普通話男佇立了良久。

這一幕,很可悲。

八九六四,三十年,看像很遙遠;《送中條例》,對守法之民看來無關。堅持要平反,堅持要撤回,是我們作為香港人的使命,因為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就只有我們能保存歷史真相,就只有我們可以留著一點自由免於危險訴說真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