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線記者採訪手記:元朗衝突的晚上

2019/7/23 — 17:15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文:劉浩廷(有線電視記者)】

(睡醒見到大家轉發,先自介:我是有線電視記者。)凌晨零時,我原本在上環吃完催淚彈,準備放工,打算經南昌站搭西鐵返回天水圍的家。我知道元朗的局面依然混亂,既然住在附近,所以提出到元朗幫忙。

在南昌站,我遇上一班穿黑衣的示威者,準備到元朗為受傷的市民增援。我們搭上同一班列車,每次準備埋站,各人都紛紛望向窗外月台,眼神顯露出心中的懼怕,怕有人會突然衝上車襲擊他們。但他們的口中仍然高叫着:大家都知目的地是甚麼吧!朗屏!

廣告

美孚、荃灣西、錦上路,沿途的月台都有人高呼危險,請大家下車、不要再搭西鐵以免受傷。但沒有人願意下車,以行動說明他們堅定的想法,一定要到元朗。有人在打電話,不斷跟朋友說很驚、拜託對方要注意安全。

到了元朗,由於車站被封鎖,車門沒有打開。大家隔著列車車窗,看着月台地面的一灘灘血跡,議論紛紛,說人性去了哪兒、怎可能不分青紅皂白拿着鐵通四處毆打市民。

廣告

怕,還是怕。我穿着寫有「有線新聞」的黃色反光背心、手執一個頭盔,想起接下來只有自己一個人往前走,心中的確有猶豫、有懼怕。但看着 Facebook 和 WhatsApp 一條又一條影片,作為記者更應該盡一分力、盡責任記錄現場。既然不知前路會遇上甚麼,唯有腦海中沙盤推演一次,如果受襲應該要做甚麼。最終,沒有結論。

凌晨一時,列車抵達朗屏,穿黑衣的示威者一湧而下,高叫「光復元朗」。乘電梯、走過車站大堂,打算從 E 出口步行至元朗港鐵站聲援。示威者看見我,立刻帶點安心,跟我說:好彩有你喺度,有人報道,我地會更加安全。

由於當時我是唯一一個在場記者,他們也怕我不小心落單被白衣人打,刻意找了兩個身形比我高大的男生陪我前行,還請我不要衝太前、能影到就好了,免得遭受血光之災。

往前走時和他們閒聊,心情頃刻放鬆了一點。但到了西邊圍,見到前方有人往回跑。在後方的我們故作鎮定,詢問最前的人發生甚麼事。

氣氛驟變,眾人迅速提高警覺。當確保可以前進後,大家互相簇擁着,圍成一團向前走。橋上有些穿淺色衫的人衝過來,有人顯得大為緊張、亦有人大聲呼叫,指那些是「自己人」。

還未看得清楚,我當時處於差不多隊尾的位置,突然聽到身後一陣呼叫。我一轉身,看見幾個穿白衫、揮動鐵通的男人,由西邊村村口追着我們跑。示威者高叫:記者快啲走啊!

我當下沒想太多,看見鐵通在面前揮過,手機一邊開着錄影,但本能還是先跑。(後來就後悔沒多停一步、影多一組鏡頭。)無論如何,我很驚,覺得很不安全,不知如何是好。跑、跑、跑。走到前方、去到南邊村,又有示威者勸我不要往前走得太近,因為幾個手持鐵通的白衣男人已經步上村口樓梯,和黑衣示威者的雨傘「格劍」。

示威者當時都有百多人、手無寸鐵,氣勢固然不及手持武器的白衣人高。他們節節後退、不斷指罵,白衣人則在遠處不斷揮動鐵棍。

此時在村口遇上其他電視台的行家、亦有約 10 名防暴警察在場,終於稍為覺得安心。有示威者上前向警察投訴,警察初時沒有理會,只用盾牌築起防線、揮動警棍,並指示威者「阻住哂」。但據現場所見,警察站在村口樓梯 20 至 30 米位置外,入村的道路是暢通無阻。

白衣人後退至過百米以外的南邊村停車場內,防暴警察才增援、慢慢到村口樓梯築起防線。事發後半小時有多,幾名警員入村了解、記者跟上去。瞬間有白衣人從村內向他們投擲水樽等雜物,又發出敲打鐵通的聲音。原先想趁機推進的警察防線,亦要向後撤回村口樓梯,似乎對白衣人束手無策。

我慶幸自己沒有被人打中,但更多是為現場被打至頭破血流的示威者心痛。他們和我年紀相約,但我可能沒有他們那麼勇敢。今天晚上我感受到的,是他們很重視我們記者這個身份,願意用身軀為我們記者築起一重防護罩,希望我們可以安全地報道真相。雖然我們只相遇了不足半小時,但都要感謝你們的信任、感謝你們的勇敢。

這連結是凌晨有線新聞台直播的現場畫面,4 分 09 秒起,有我的現場報道。但由於時間趕急,當時未能好好疏理,特再以此文為記。

 

有線電視記者ㅤ劉浩廷
2019 年 7 月 22 日ㅤ凌晨 5 時ㅤ元朗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