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悼念六四的幾點散亂看法

2016/5/26 — 18:38

資料圖片:孫曉嵐,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孫曉嵐,圖片來源:朝雲 攝

【文:孫曉嵐 港大學生會會長】

(作者按:抱歉仍未有時間完整的詳述,暫且點列部分重點)

兩項前提:

廣告

● 六四屠城和港人在八九民運的積極參與是不爭史實
● 這一代年青人愛國情懷殆盡,本土身份認同為無可厚非

「悼念六四的活動對我們這一代年青人的意義是微乎其微,甚或是沒有獨特意義的。」

廣告

1.
認同當年六四學子為民主自由的付出,而這種精神和對普世價值的追求需要學習和堅持,但不應囿於六四屠城一事,不論國族,對民主運動的貢獻亦會如此看待。而不悼念六四亦不等同放棄對普世價值的執著。

2.
以往一直的悼念六四的模式是本著愛國的心態去參與,燭光晚會主辦單位支聯會的綱領「建設民主中國」和定位「支援愛國民主運動」從來也很清晰,不容政客試圖用語言偽術去含糊其辭,因此組織和晚會的基本立場和理念與這一代帶有本土身份認同的年青人而言有著根本上的分歧。因此,在「支聯會」名義框架下,不存在能夠放下成見,走在一起的空間。

3.
以燭光或悲鳴可以是悼念六四的形式或象徵,每人取態不同,本人從來都沒有挪揄甚麼,但如果目標是「反攻中共」或是作為對中共「最強控訴」的話(是支聯會官方說法),手段目標是否相乎、有效與否,答案顯而易見。

4.
要摒棄「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想法,才能在討論前途問題時有更多選項、在香港民主進程所推進。而我是擔憂支持支聯會會將這種思維繼續深化,2047將香港送上絕路。

5.
不能阻止任何人去質疑年青人別有用心,我亦非政客要為「本土共」或怎樣的歸邊去解釋。但活動理念已交代清晰,學生尊重且認同當年香港人在六四上對民運的支持,這確實是對上一代社運人士和香港人在抗爭路線、政治啟蒙上有一定影響,亦為集體回憶或情意結,而對八十年代尾至九十年代初出生的年青人,部分人亦視出席六四悼念活動是首次的政治參與或啟蒙。

因此,我認同當下撇開支聯會框架,悼念六四對部分上一代香港人有其僅餘的影響力和啟蒙作用。而然 ,近年眾多本土社運,影響年青人更為深遠。不論是身份認同的建構、抗爭路線上的想像和以往悼念六四模式觸及的已有很大轉變。因此,我自己的預想是,未來一兩年,學界已可能將悼念六四的責任剔出議程,而基於同胞身份而去悼念六四更是走到盡頭,客觀上此事對新一代香港青年的影響和意義已經消逝,但這不代表我們否決當年六四學子的貢獻。

6.
我沒有亦不能阻止任何人繼續去遵循自己一套去定調悼念六四,強加自己的一套於別人身上亦不是理性所為,因此我做的只是將我一代人的想法說出來亦希望上一代人理解繼而認同而已。自己的立場是討論前途問題為當務之急,亦為全部港人的責任,港大學生會六四晚會的設計是希望能盡量平衡幾代香港人的六四情懷或是對形式意義上的要求,製造契機集合不同時代香港人對話。

所以,因本人1999而造成的誤會或用字之爭,我謹此致歉,確應改進。但互相猜疑企圖的爭論於事無補,討論還是集中在悼念六四意義和前途問題上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