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我的書《殺劫》文革五十週年紀念新版

2016/5/24 — 11:55

5 月,出版過我的六本書的台灣大塊文化公司,出版了我最重要的一本書——《殺劫》文革五十週年紀念新版。 而十年前,即2006年文革四十週年之際,大塊文化出版了我的這兩本書:《殺劫》和《西藏記憶》。


 
《殺劫》是文革在西藏的歷史影像及其評述。 封面以“封存四十年的記憶禁區——鏡頭下的西藏文革”為說明,其內容集合了我父親澤仁多吉於文革期間所拍攝的近三百張西藏文革照片,以及我依據這些照片從1999年起,在拉薩、北京等地訪談七十多人,歷時六年多所做的調查、採訪和寫作,而完成的十餘萬字。

廣告

 《西藏記憶》是文革在西藏的口述史。 我從七十多位訪談者中將二十三人有關西藏文革的講述輯成此書。 有評論認為:這兩本互為表裡的書提供了前所未見的研究中國統治下西藏文革期間情況的影像和第一手素材。 並被評價“迄今為止,這是關於文革在西藏最全面的一批民間圖片記錄”,“文革研究的西藏部分因此不再空白”。

《殺劫》獲《中國時報》 2006年度中文創作類十大好書獎。 評審專家認為“……作者唯色,她帶領我們回顧文革在西藏造成的傷痕,不論是《殺劫》裡透過照片還原當時的歷史情境,或是《西藏記憶》裡記載23位耆老的口述歷史,唯色皆能忠實呈現這場政治劫難持續至今的影響與破壞。”獲獎理由:“曾任解放軍軍官的父親,遺留一批西藏文革照片。意外讓作者展開一段重尋空白記憶之旅;按圖索驥,尋訪照片中人物,拼貼出被遺忘的歷史,從而把西藏文革圖文並茂地呈現給世人,為一場'人類殺劫'補上一塊重要拼圖。”

廣告

今年,即2016年是文革五十週年,我重新修訂《殺劫》一書,並補充了一萬四千多字的文章“《殺劫》之後”,及二十多張近年來拍攝的照片(我用我父親當年拍攝西藏文革的相機在同一地點拍攝),繼續由大塊文化出版,強調是文革五十週年紀念新版,同樣的封面及裝幀設計,只是說明改為:“不可碰觸的記憶禁區,鏡頭下的西藏文革,第一次披露”;書腰上添加了這一行:文革依然是禁區,《殺劫》依然是禁書。

大塊文化於5月7日晚,在誠品信義店舉辦了“《殺劫》文革50週年紀念新版發表會”,邀請我越洋連線參加,並邀請了“六四”學生運動領袖、中正及清華大學客座助理教授王丹,西藏議題學者、東華大學教師鄧湘漪,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西藏當代史著作《血祭雪域》作者達瓦才仁對談。 但是,在發表會開始前半個小時,數名北京國保突至,要求我放棄這個活動,還稱王丹是“國家敵人”。 經交涉,我沒有參加與三位受邀嘉賓的對談,只是在發表會伊始做了匆促的發言,即便如此,我的網絡還是很快被掐斷。 之後王丹撰文寫到:這“成了新書發布會的一個精彩而具有像徵意義的插曲。這個插曲,其實凸顯了唯色的《殺劫》這本書觸及到了當今中國的兩個敏感問題,一個是西藏問題,一個是'文革'問題,而這本用大量圖片揭露西藏地區的文化在'文革'期間如何受到摧殘的書,一舉把兩個敏感問題結合在一起,也難怪中國安全部門如此大動干戈。”

王丹還在文章中寫:“西藏問題有復雜的歷史,文化和宗教背景,很多關心西藏議題的朋友,包括一些漢人,其實對於西藏問題的來龍去脈和歷史沿革並不是那麼了解。沒有了解,就沒有理解;沒有理解,就不可能有平等的文化對話和深入的關切。……唯色的這本《殺劫》雖然不是全面的西藏問題的歷史回顧,但是擷取了歷史的一段展示給我們看,讓我們可以對西藏走過的道路有更加細緻的了解,這是這本書的重要意義之一。而選擇'文革'作為了解西藏問題的切入點,在今年的中國,也具有特別的意義。……'文革'在中國,從未被真正檢討過,因此它的影響雖然已經過了五十年,依然在中國的肌體裡發酵。……'文革'雖然結束了,但仍是今天中國政局態勢的重要觀察指標。在'文革'發動五十週年之際,唯色的《殺劫》的再版,有助於我們重視'文革'的問題,這是本書的重要意義之二。 ”

美國之音於5月12日通過SKYPE連線,對我做了“唯色作品《殺劫-鏡頭下的西藏文革》新版發行”的視頻採訪。 我介紹了何以在十年後出版新版,以及新版增加的圖片所具有的意義與新寫文章的內容。 主持人問:文革到底給西藏帶來什麼樣的劫難? 我的回答則是解釋了“殺劫”的含義,而這正是這本書的主題:

“殺劫”是藏語“革命”的發音,漢語拼音為“ Sha Jie ”。 傳統藏語中從無這個詞彙。 半個多世紀前,當共產黨的軍隊開進西藏,為了在藏文中造出“革命”一詞,將原意為“新”的藏語詞彙和原意為“更換”的藏語詞彙合而為一,從此有了“革命”。 

藏語“革命”在漢語中可以找到很多同音字,我選擇的是“殺劫”,以此表明二十世紀五0年代以來的革命給西藏帶來的劫難。 五十年前,又一場被稱為“文化大革命”的革命席捲西藏,於是“殺劫”之前被加上了藏語詞彙的“文化”,而其發音,漢語拼音為Ren Lei ,與漢語的“人類”發音相近,所以用漢語表達藏語中的“文化大革命”一詞,就成了對西藏民族而言的“人類殺劫”。



(轉自唯色RFA博客 )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