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西藏文革照片的拍攝者 — 由一次訪談繼續思考文革在西藏(2)

2017/11/23 — 17:17

1966年8月間,文革批鬥”牛鬼蛇神“,女活佛多吉帕姆被鬥,而她身後左側出現的頭戴鴨舌帽、身穿便裝、一隻手高高舉起相機的人,正是西藏軍區攝影記者藍志貴。 (澤仁多吉攝影)左;1956年,在西藏邊境,西藏軍區政治部攝影記者藍志貴與珞巴人。 (澤仁多吉攝影)右。

1966年8月間,文革批鬥”牛鬼蛇神“,女活佛多吉帕姆被鬥,而她身後左側出現的頭戴鴨舌帽、身穿便裝、一隻手高高舉起相機的人,正是西藏軍區攝影記者藍志貴。 (澤仁多吉攝影)左;1956年,在西藏邊境,西藏軍區政治部攝影記者藍志貴與珞巴人。 (澤仁多吉攝影)右。

這裡要插入一個故事。 而這將是在譯為英文版的《殺劫》中新補充的一頁。 先說十多年前,我開始從事依據我父親拍攝的西藏文革照片在拉薩等地的採訪與調查,為方便攜帶,更出於保護這批寶貴的歷史照片的安全,住在北京的王力雄將底片沖洗出來,再把照片複印在A4紙上寄給了我。 不過這樣也就使得照片不夠清晰,以致一些細節被忽略,直到原照片印在書上出版之後才逐漸被發現。 比如1966年8月間批鬥女活佛桑頂·多吉帕姆·德欽曲珍的照片,直到幾個月前在修訂英文譯本時,被細心的譯者問道:“背景裡那隻舉起的手中,那個方盒子可能是什麼?你在高畫質的照片裡看得出來嗎?”

而我這才注意到這一重要的遺漏。 實在是遺憾, 2006年出版《殺劫》中文版時忽略了這個人。 這個在多吉帕姆身後左側出現的頭戴鴨舌帽、身穿便裝、一隻手高高舉起相機的人,我仔細辨認,方認出他正是近年來被中國官方媒體稱為“新中國攝影史中重要人物,二十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西藏攝影的代表人物,創造了這一時期西藏經典影像的攝影大師” [1] ,“親眼見證並記錄、拍攝了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初西藏社會發展中的幾乎所有重大事件” [2],他的名字是藍志貴。 據介紹, 1949年,在重慶照相館當學徒的17歲的藍志貴,參加中共進入西藏的解放軍十八軍,並於1950年隨軍拍攝進軍西藏系列照片。 而作為隨軍攝影記者,他“領到了全新的135萊卡和120祿萊福萊克斯”相機。 1970年,他作為軍代表被西藏軍區派駐成都某工廠“支左”(我分析,作為最早進入西藏的十八軍軍人,他與我父親一樣,文革中,都屬於支持十八軍軍長、後任西藏軍區司令員、中共西藏自治區第一書記張國華的兩大造反派之一——“大聯指”觀點那派)。1978年他在成都轉業,不再是軍人。

實際上我父親與藍志貴非常熟悉,他們都曾屬西藏軍區政治部幹部,曾經共同拍攝過1956年的珞巴人群像、1962年的中印戰爭、 1965年西藏自治區成立大會等。 而在文革中,與我父親一樣,藍志貴也同樣拍攝過許多照片,而且,作為西藏軍區政治部的專職攝影記者,他應該拍攝了比我父親更多的西藏文革照片。 據介紹:“1966年,文革初期拍攝了《西藏紅衛兵集會》、《批鬥西藏'牛鬼蛇神'》。 1966年,獲得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直屬政治部頒發的三等功一次。” [3]正如我父親拍攝的這張批鬥女活佛桑頂·多吉帕姆的照片所顯示的,他也在現場,而他手里高舉的正是120祿萊福萊克斯相機。 然而,直到他於2016年去世,他的有關西藏文革的攝影,只是在近年的中國網站上見到過寥寥幾張[4] ,屬於群眾場面,並無具體場景,並且,至少有三張照片的圖說,基本上沿用了我在2006年出版的《殺劫》中的相關圖說。 比如這樣寫道:“ 1966年,文革爆發。藏地也未能躲過。跟內地一樣,西藏地區也出現了紅衛兵造反、批判牛鬼蛇神、戴高帽子遊街等情狀。 1966年8月19日,拉薩召開慶祝文化大革命大會後,紅衛兵組織遍布開來。圖為1966年,拉薩街頭的集會。”“文革期間,西藏紅衛兵也'破四舊'。 1966年8月24日,被譽為'全藏最崇高寺廟'的大昭寺遭到紅衛兵破壞。菩薩被砍倒扔進拉薩河裡。圖為1966年拉薩大昭寺,手持紅纓槍的西藏紅衛兵。”等等。

廣告

我也想起了1980年代,我在成都上西南民族學院預科高中時,我父親,時任甘孜軍分區副參謀長,帶我去過藍志貴在四川人民出版社大院裡的住處,這說明他們私交不錯,只是我已不記得他們交談過什麼。

還要補充的是,如我在 《殺劫》新版( 2016年台灣大塊文化出版《殺劫:文革五十週年紀念新版》) 21 頁上圖的圖說中,提到拍攝僧侶辯經的,是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駐西藏記者站的藏人攝影師;在 《殺劫》26 頁新增圖片裡,可以看到在拉薩舉行的慶祝文革的大會上,至少出現了三位攝像、拍照的人,從左至右,分別為《西藏日報》的攝影記者、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駐西藏記者站的藏人攝影師,以及很像是藍志貴本人的攝影記者;在 《殺劫》 97 頁圖說裡,提到幾個也在現場拍攝游斗“牛鬼蛇神”的人,包括了《西藏日報》、新華社駐西藏分社的攝影記者。 然而,正如我通過對西藏文革的研究和調查,得出的結論是:“但在當時的報紙上,我們卻看不到一幅批鬥'牛鬼蛇神'的照片”,實際上至今依然如此。

廣告

事實上,雖然當時並非我父親一個人在拍攝西藏文革圖景,更何況他並不是專職的攝影記者,他的相機是他自己用兩年的軍餉在拉薩帕廓店裡購置的120蔡司伊康相機,而且他也並沒有拍攝到西藏文革中所有的事件,然而,迄今為止,發佈在《殺劫》一書中的近三百張由他拍攝的西藏文革照片,仍然是關於文革在西藏最全面的一批民間圖片記錄。 但很有意思的是,從中國網站上讀到“西藏現代攝影史研究者”所述:“ 1951年7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開始和平進軍西藏各地,隨軍進藏的有二十幾位隨軍攝影師和隨軍攝影記者,他們是新中國成立後最早拍攝西藏的攝影人”,並一一列舉了這些攝影者的名字。 而這些攝影者當中,已經出版了數百張西藏文革照片的我父親,卻不被提及。 我認為這是一種有意忽略,而並非不知情。 因為如果是不知情,就不會在介紹藍志貴先生的幾張西藏文革照片時,沿用我在《殺劫》裡的圖說。

 

 

注:

[1] 百度百科:藍志貴
[2]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753db8dd01012u1p.html
[3] 同( 1 )。
[4]1950 — 1970 :老攝影師鏡頭里的西藏二十年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