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西藏(圖伯特)的攝影集與我的一首詩

2015/1/8 — 20:01

收到輾轉送來的一本很沉的攝影集。 之前不知攝影者Marissa Roth,從網上了解到她是祖籍為原南斯拉夫、居住美國的自由攝影記者和紀實攝影師,曾為《紐約時報》、《時代周刊》、《新聞周刊》等媒體工作過。

Marissa Roth鄭重送我的這本以西藏(圖伯特)為主題的攝影集《Infinite Light》,尊者達賴喇嘛寫了序,還轉載了我1995年寫於拉薩的詩《在路上》的英譯(譯者是AEClark先生),原來是這樣。

我還從網上找到有關Marissa Roth的一份中文介紹,說她拍攝過以阿富汗女性難民、阿爾巴尼亞難民等為主題的紀實攝影,意識到戰爭對女人的直接和深遠的影響將是她在照片中不斷再現的主題,為此走訪過許多國家。 她說:“這個專題牽著我去直面這些歷經戰爭磨難的女人,她們忍受著常人無法想像的疼痛、絕望、分離,最關鍵的是,她們堅強地活了下來。我走遍世界尋找這些女人,為她們拍照片,採訪她們,記錄下她們的歷史,洞察戰爭在她們身上留下的痕跡。我以這些女人的角度直面戰爭,並發出我的、也是她們的聲音。在照片中沒有鮮血、沒有武器,照片只是描繪了戰後背景下的生活。”

廣告

不知道Marissa Roth什麼時候來過西藏。 也不知道她關於這本攝影集除了照片本身還表述了什麼。 但她引述了我的詩,一定是有內心的契合。 為此我把我的這首詩《在路上》貼在這裡。 而這些翻拍她的攝影集的照片,對原照片的各種效果或有削弱,還望攝影家見諒。

廣告

在路上

唯色(Tsering Woeser)

在路上,不期而遇的
是出類拔萃的男女
天生的驕傲被世事拆散
如暗夜時分
遍布西藏的廢墟之影
卻有常人缺乏的氣度
其中的一個
失散太久的親人
最有才華,最不妥協
卻最少人間的眷顧
我也純潔,也有溫柔的情愫
但願在四季相替時候變成四季
不需要禮物
相互就是禮物本身

在路上,獨自走著
一本沒有地圖的舊書
水壺和乾糧
幾首民間的歌謠
幾段讚美度母的祈禱
這已足夠。 在路上
我看見一匹黑馬
不低頭吃草
卻甩動四蹄
像是煩惱那馳騁天下的願望
難以實現
而隱於深山的修行洞啊
一些隱蔽的人兒
被怎樣的內心暗暗欽慕?

在路上,一個供奉的
手印並不復雜
如何結在蒙塵的額上?
一串特別的真言
並不生澀
如何悄悄地湧出
早已玷污的嘴唇?
我懷抱人世間從不生長的花朵
趕在凋零之前
熱淚盈眶,四處尋覓
只為獻給一個絳紅色的老人
一顆如意寶珠
一縷微笑,將生生世世
係得很緊

1995-5,拉薩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