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警察投訴課

2019/6/23 — 21:05

Kenji Wong 攝

Kenji Wong 攝

警察投訴課及監警會真的能有效處理這群暴徒的暴行?

翻看資料,在 2003/04 到 2017/18 這十五個年度間(不計沒有數字的 2010/11 年度),總共收到 6,412 宗有關「警員毆打」的投訴個案。但獲確立屬實的個案只有 4 宗,比率是低得嚇人的 0.0623%(4 / 6412)。

作者製表

作者製表

廣告

地球上有哪一個合理的人會認為這十五年間只有四宗警員毆打的個案?!

廣告

而且這些數字,僅僅是關於「真係」投訴咗的個案,而警察是有極多手段去恐嚇你及阻止你去投訴,真係投訴咗的,肯定只是冰山一角。

而,「冰山一角」這十幾年來都有六千幾宗。

要留意,除了 2014 年外,其他年份均屬所謂「正常」的年代。

而絕大多數的案件,均不是徹查後還警員一個「清白」,而是「無法追查」、「無法證實」及「無法完全證明屬實」。有關「毆打」的投訴,墮入「查唔到」這類別的數字,2011 年至 2018 年間,佔總數的 58.4%(1237 / 2119)。

況且,這次牽涉的暴徒大多是刻意隱去編號、頭戴豬嘴面具的暴徒,完全沒法辨認身份。相信有關投訴全部會掉入「無法追查」的類別。

再者,今次的警暴牽涉的不是個別警員,而是大規模地集體施暴,當中必然牽涉上層的指令,是「香港警察」這個部門集體地違法施暴。單是在記者鏡頭前進行毆打、圍毆的個案已經不計其數,絕不可能是「個別警員」的問題,而是集體、有系統地違法。

當投訴是必須先經由投訴警察課去處理,而投訴警察課的組成又全部是警察,任何合理的人都不可能相信這樣的制度會能有效處理這宗暴亂案,更不要說是把暴徒繩之於法。

資料來源:警監會歷年工作報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