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香港前途決議文》— 於有生之年奪回自決權 已功德圓滿

2016/4/21 — 18: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一班民主派中青代發表了《香港前途決議文》的宣言。我也有份聯署該決議文。該決議文強調,香港人民有權就未來前途自決。而這自決權,不是單單如「自主」、「獨立」等政治口號,而是有根有據、白紙黑字訂明香港人應有的法律權利。《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ICCPR)劈頭第一句便訂明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包括自由決定自身的政治地位(political status)。而ICCPR的簽署國及政府,都有責任促進落實此自決權。

有關香港2047後的二次前途爭論,我一直覺得社會主要是由一班五、六十後的「社會既得利益者」和一班八、九十後的「未來主人翁」主導。我們這些夾在中間的七十後,好像一直被忽略。回想在八十年代,社會談論香港九七前途問題時,我們這些七十後還只是在學校讀「side, angle, side」的中小學生,根本不知道甚麼「三腳凳」、「民主回歸」等。如果當時我們的前輩(包括還是年青的五、六十後),敢於代表香港人向英國施壓,而不是迷信民主回歸,妄想中國將來定必開放文明,可能香港已經不一樣。奈何這些前輩對中華民族的情意結,令我們這些中青代,現在一方面踏入一生的黃金時期,另一方面卻見證處身的社會日漸褪色。

其實到了2047,我已經由七十後變為七十歲。到時香港會是什麼光景未必與我相干。但我們這些中青代很多現在才剛成家立室,看到還幼小的子女,為人父母總希望他們長大後可於健康的社會追逐自己的理想人生。

廣告

落實體現ICCPR訂明的自決權,是一條漫長道路。但「一代人只能夠做一代人的事」,如果我們作為中青代可於有生之年奪回此自決權,我認為已功德圓滿。至於香港擁有自決權後,應該走怎樣的路,是沿用、修改還是廢除基本法,便由我們的下一代自行決定吧!

 

廣告

原標題為〈有關《香港前途決議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