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朋友與政治

2016/5/13 — 11:44

朋友

1. 我細個嗰陣,老竇老母無乜朋友。我老竇嘅朋友,係零。我好認真,到今日都講唔出佢半個朋友嘅名(更加恐怖嘅係我老竇係孤兒嚟。佢嘅toughness唔係我可以想像)。我阿媽好些少,有個做女嗰陣喺工廠識嘅金蘭姊妹(就係佢個仔帶我去唔存在嘅十八樓);而家老咗去晨運,識咗班晨運友。

2. 我好重視我嘅朋友。可能因為睇到佢哋兩個無朋友,有時好孤獨,所以我由細到大都我好重視我嘅朋友同同學。朋友好似紅酒同威士忌,年份越大、通常越醇。我絕少同人絕交 — 婚姻裏面嘅森哥,係唯一一個(有幾個慈母朋友喺facebook unfriend咗,但現實有見面。其中一個係我表弟)。同以前啲女友絕交,我會解讀為「絕對唔會再性交」。對於史高治嘅離去有三幾年耿耿於懷,有好大原因係佢係識咗十幾年嘅舊同學,「而我已經分不清,你是友情還是錯過的愛情」~~

廣告

3. 我由細到大都極為負碌,好運多數係靠朋友。我唔係為咗拎乜嘢着數而交朋友,但你永遠唔知道邊個朋友可以喺你有需要時,伸出雙手(或者雙乳)幫到你。呢個世界,無朋友有義務幫你。你有,只係你幸運。有朋友叫我幫手,只要佢有認真需要,我盡可能我都會幫。主編口中嘅「義氣島」,大概就係講呢樣嘢(記住買新書ok?)。

---

廣告

政治

1. 呢個世界,人嘅政治取態,唔係得黑同白、1同0,而係散落喺一個光譜上面。呢個光譜有兩樣好最要嘅特點:

-呢個光譜上面嘅人,係一個normal distribution,「中間」嘅人一定係最多;「最保守」同「最進取」嘅,一定係少數。你鍾意又好,唔鍾意又好,呢個係現實。唔會因為你唔鍾意而改變。

-呢個光譜嘅中間點,會隨時間、政治事件、社會經濟發展而有所改變。今日好「進取」、最少人嘅,聽日可能成為「中間」、最多人。

例如2003七一遊行,對好多人嚟講,已經係好撚激嘅嘢、行得好前。之後幾年,遊行已經係家常便飯,入場門檻。到今日,已經無人再講遊行。

又例如,我讀大學嗰陣,覺得長毛做嘅嘢,抬棺材、大叫、畀差佬拉,「痴線佬嚟」。今日回望,好多人2014年已經做咗好多長毛2000年嗰陣唔會做嘅嘢。

2. 一個社會,一定有少數人走得前啲,領先大部人好多;但係大部分人都只係慢慢追上嚟。

你覺得自己有一套政治理念,好叻、好勁、有前瞻性,咁做一定掂。你要做嘅嘢,唔應該係持住自己有呢種「優越性」、「我叻撚過你」嘅心態,去取笑恥笑侮辱你身邊嘅朋友。你當佢朋友,唔係應該希望佢站喺你嗰度,同你一齊登上挪亞方舟(如果有)?你覺得你恥笑佢,叫佢港豬,佢肯聽嘅機會大啲,定係借機會同佢解釋清楚嘅機會大啲?

政治係爭取最多人嘅支持。或者倒轉講,爭取最少人討厭你。呢樣嘢,我覺得係常識,點知網絡世界原來唔係咁。自己嗰套再掂再正,但無人buy,都只會失敗。失敗有兩個層次:你嗰套嘢根本無人覺得正、嗰套嘢達唔到你想要嘅效果。

---

朋友與政治

1. 做朋友,唔需要佢嘅政治立場同我一模一樣。接近就可以。接唔接近,呢個係我個人判斷力嘅問題。

2. 如果佢嘅政治立場喺大方向同我一樣-從維護香港人嘅利益出發-但手段唔同,我唔會覺得有問題。

兄弟爬山,各自修行。

啊!原來手段唔同,就等係敵人。嘩,如果係真,好多人已經六親不認。sorry, I do not agree with that.

對我嚟講,朋友同政治,從來唔存在取捨。

3. 呢個世界做嘢係有層次。如果我對待一個政治立場接近嘅人充滿敵意,日日喊打喊殺,我說服唔到自己應該點對待嗰啲同我政治立場相反嘅人。同埋,我嘅時間有限,我無咁多時間開地圖炮。

4. 如果佢係藍絲,我會嘗試說服佢。說服唔到,咪唔好見、見少啲、交流少啲。

5. 撇除藍絲,我唔會批評我朋友嘅政治取態,亦唔會因為某人嘅政治取態而同佢絕交。我甚至相信,有時候所謂政治取態嘅分歧,根本只係手段上嘅分歧,而唔係目標上有重大分別。我只會視網上世界對手段上分歧而引伸出嚟嘅敵我矛盾,視之為不同政治勢力拉攏會員嘅工作。

6. 要批評一個朋友,我唔會拎住佢一句、兩句嘢嚟睇。你要做鳩一個人,要截一兩句圖,有幾難?如果有人要搞鳩我,幾乎篇篇文都可以有一兩句亮點(例如錯別字)。我會通盤了解呢個人咁耐以嚟做過啲乜、講過啲乜,而唔係靠一張圖去判定我朋友。

---

朋友係我嘅,無人可以質疑點解我同某某係朋友。

呢個係我覺得對朋友應有嘅責任。

---

我活撚咗三十六年,讀咗廿年書考咗兩個公開試、然後返工返咗十鳩幾年,已經花咗太多時間同唔同嘅人交待太多嘢,我唔撚想連交個朋友都要同人解釋。

我好大膽講,你要因為政治立場而喺facebook或現實上unfriend我,我好介意但控制唔到。所以,I don't give a shit anymore.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