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望UGL案告一段落 林鄭:鄭若驊有原則作專業判斷,外界不斷施壓對港無好處

2018/12/28 — 21:06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晚表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是非常專業和非常有原則的資深大律師,在 UGL 案是否檢控前行政長官梁振英這事件上,按是否有足夠證據作出專業判斷,她支持司長的專業判斷。她認為其他人在沒有證據下針對鄭若驊提出質疑是否公平。林鄭月娥又指,鄭若驊與梁振英沒有任何關係,沒有利益衝突,因此她可以理解律政司沒有向外尋求獨立意見。

林鄭月娥又指, UGL 事件已經在社會上糾纏了三、四年,「既然(律政司)已經作出了一些專業的判斷,沒有足夠的證據來提出檢控,我很希望這件事告一段落。」

林鄭月娥今天結束休假,晚上回港後在香港機場向傳媒表示:「不單是這一位司長(鄭若驊),幾位律政司司長都與社會說,我們是否提出檢控,都是考慮適用的法律、獲得的證據以及檢控的守則。而我留意到檢控守則的第一條是有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令檢控成功,今次律政司司長正正是指她看不到有足夠的證據來提出檢控。我作為行政長官尊重律政司司長的專業判斷。」

廣告

深深感受鄭若驊非常有原則

林鄭月娥稱,她與鄭若驊合作的這一年來,深深感受到鄭若驊是「一位專業性非常強的資深大律師,亦是一位非常有原則的資深大律師」。又指鄭若驊在加入政府前在法律界享負盛名,「所以我是非常尊重律政司司長今次與她的同事一起按適用的法律、獲得的證據以及檢控守則而作出的決定。她以專業的判斷作出這個不提檢控的決定,我作為行政長官亦支持她這個決定」。

廣告

指外間批評鄭若驊畏縮「難聽」

林鄭月娥又表示:「希望部分提出質疑的人士,都要自己想想,他們在沒有其他證據之下懷疑律政司司長與律政司檢控的同事作的專業判斷,是否一個公平的質疑。」

她接着說:「留意到有一些報道、有一些人士對於鄭司長的批評,指她畏縮、指她迴避,用了一些很難聽的說話。」她指是在 11 月 7 日批准了鄭若驊的休假,包括中間的周末以及聖誕假期,她整個休假是由 12 月 15 日到 12 月 26 日。而律政司的同事亦通知了特首辦,在這個期間,鄭若驊都是離港,「她人根本不在香港,所以並不存在她迴避,刻意不再回應這件事」。

指鄭若驊與梁振英無關係 無利益衝突

林鄭月娥說,廉政公署和律政司選擇在 12 月 12 日公佈有關決定的聲明,不是律政司司長可以控制得到。「據我的了解,因為當日廉政公署有一個委員會開會,這個委員會就是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每一件舉報貪污的案件都要給委員會審議,而到 12 月 12 日是一個定期的會議,廉政公署獲得律政司的法律意見和作出不檢控的決定之後,亦向這個委員會作出匯報。委員會既然已經接受亦同意廉政公署不需要作進一步跟進,基於這件事都是社會上關注的事,所以一般來說廉政公署都會即日通知舉報人和向社會公布,所以在 12 月 12 日出了廉政公署的聲明,然後隨之就是律政司的聲明。我想澄清,不是律政司司長自己去策劃很多事,而是當日由廉政公署這個委員會啟動當日作出公布。」

對於律政司沒有尋求外間的大律師意見作出決定。林鄭月娥指這亦不是她作為行政長官可以干預,因為這件事本身都是一個專業判斷。「不過我能夠看到的事實,就是鄭司長和這件事並不存在有利益衝突,她和梁振英先生沒有一個關係,沒有一個利益衝突,亦看不到有甚麼偏頗性會影響到決定,所以如果律政司司長作出了這個決定,亦不是不可以理解的,所以我希望大家亦要明白整個過程無論在證據是否足夠作出檢控是一個專業的判斷,尋求一個律政司以外的大律師意見與否亦是一個專業的判斷,甚至在聲明中能夠可以披露多少的資料,來解釋社會上都關注的案件,本身都是一個專業的判斷,所以整件事就是一個很專業的判斷,並不存在所謂有政治的考慮或者政策的考慮。」

稱不斷向律政司施壓對港無好處

林鄭月娥指,「反之我現在看得到我比較擔心有部分人士在沒有任何另外的證據之下,不斷向律政司司長施壓,這個對於香港作為法治的社會是沒有任何的好處。」

對於鄭若驊是否需要再多解釋為何不尋求一個外間的法律意見,林鄭月娥表示,「相信在十二月二十六日律政司司長作出回應之後,都會聽到社會上,尤其是她在法律界的朋友,都有一些看法。現在應該要給一個空間予律政司司長聯同檢控科的同事,就這個問題如有需要再作一個回應。但這不是我作為行政長官可以指導她做的事情,剛剛我亦說過,整件事的處理是一個法律專業的判斷,我本身不是一個有法律訓練的人,所以不適合由行政長官去教她怎樣去解釋她檢控的政策。」

希望 UGL 事件告一段落

林鄭月娥又提到,廉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也認為廉政公署已經巨細無遺作出調查,同意可以終止調查。「去到這個地步,我覺得這件事應該告一段落,因為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和 UGL 協議或者收受款項的事,已經在社會上糾纏了三、四年,由上屆政府帶到我這屆政府,或多或少都會令到好像時常都有人要問這件事,包括立法會有一些提問、一些質詢,既然已經作出了一些專業的判斷,沒有足夠的證據來提出檢控,我很希望這件事告一段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