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木馬屠城 釋法常態化 廿三條立法

2016/11/7 — 8:34

游蕙禎、習近平、梁頌恆

游蕙禎、習近平、梁頌恆

釋法劇本共產黨早寫好,主軸是打港獨,至於香港「猖獗」的所謂港獨路線,是共產黨用上綱上線方式炮製出來,劇本是遙向五十年前,1966年鄧拓歷史新劇「海瑞罷官」致敬。話說當年毛澤東一方面叫鄧拓、明伶馬連良等人編、演海瑞罷官,另一邊就叫上海的姚文元撰文炮轟此劇,掀起歷時十年全國動亂文化大革命序幕,今日這場香港文革所帶來的動亂,為禍豈止十年。

親共陣營近日猛吹風,指中央原本想交香港法院處理,但青政二人一再挑釁,去台灣勾結台獨云云,所以才非出手不可,梁愛詩又話中央唔出手,難向西藏、新疆交代。

這些言論主要是為中央掩飾上綱上線、借勢發圍的醜陋政治面貌,將釋法責任全數歸咎青政小學雞,但佢地自相矛盾之處是如青政言行既是小學雞,只須口誅筆伐已足夠,又何須搞場大龍鳳釋法呢?支那宣誓猶如文革批海瑞罷官,是陽謀,不是陰謀,即係公然搞,且唔怕受批評之餘仲希望群情洶湧,目的是為下一步鬥爭鳴鑼開道。支那宣誓事件是那隻屠城的木馬。

廣告

人大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迫法院宣佈梁游第一次宣誓無效並立即喪失議員資格,恐怕有一定困難,因為主席容許議員再次宣誓,已有先例可援,梁君彥其實是按立法會法律顧問意見作裁決,容許二人再次宣誓,裁決是有法可依,並非主席個人意志決定。

再者取消議員資格是否單憑重新解釋104條就可以達到呢?目前議員即使觸犯刑事,也不可立即取消資格,因為《基本法》第79條已列明七項取消資格行為及程序,當中不包括拒絕宣誓。但既然去到釋法,共產黨就可以亂搬龍門,將104條演繹為若議員拒絕宣誓擁護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基本法》,就可直接取消議員資格,咁玩法就變成人治,法院權威蕩然無存,開啟無法無天的香港文革時代了。

廣告

當然共產黨行得呢一步,就一定有後着,9月選舉前忽然引入思想審查,選舉主任以不信納本民前的梁天琦已放棄港獨思想,取消其參選資格,是第一步,借宣誓作釋法,取消議員資格是第二步,估計第三步會是限制議會內議員發表的言論,以牴觸104條來取消資格。每當有爭議,立法會主席裁決不符政治要求,特首就去法院JR,若法律基礎不足就通過釋法控制法院判決。至於最後一步,就唔止針對立法會議員了,一係就廿三條立法,一係就通過不斷釋法去達到目的,如果香港人唔想釋法常態化,咁就乖乖地立廿三條,但今天估計會比2003年那版本嚴厲得多。

中共今天以民族主義、大國崛起等意識形態治國,共產黨一方面以民族主義餵食人民,同時這隻養大了的怪獸也反過來控制共產黨。青年新政、本民前等本土自決派,不過是借用的木馬,他們是鬼是人,根本不重要。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