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來……還有未來?

2019/5/16 — 12:08

送中條例最新消息:《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訂通過後,內地公安機關或法院提出要求下,港人在港的資產可被凍結及沒收,變相被「封艇」。

看各方表態的形勢來看,這已變成必定通過的硬任務。商界肯定反對,但商人都沒有腰骨,只要主人一聲喝令,大家就乖乖低鳴犬坐。商人就是商人,從商的哪個喜歡與官府作對?不能作對,不會反抗,那就乖乖聽令,但出色商人都有游魚身段,滑不溜手,背後乾坤大挪移,資產全轉走,從夾萬拿回那本封存已久的外國護照,口裏還會說愛國,不過已是邊走邊說,最後拍拍屁股走人。

極權處事在理性來看都是痴Q線的。法治、言論自由、私有財產權等核心價值,是東方之珠的筋鍵脈胳;商業繁榮,是其表相。由梁振英上場開始,中共不斷放白蟻,筋鍵脈胳早已被咬傷,很多事早已在操控之下,你不搞它它也慢慢塌下。就是想不到,中共還嫌不夠,還要把表相撕破,連繁榮這一層也要砸個稀巴爛,究竟有什麼好處?理性推斷是找不到答案,只能從極權的心理來看,那是一種原始快感,就像一個小朋友耍脾氣,把玩具砸爛,把蝸牛一腳踏扁,覺得痛快的變態感——沒錯,這種小孩肯定有心理缺憾的。

香港在九七前以商業繁榮主導出一個多元社會,九七後,多元不利專政,那就只剩下商業。約十年前在《國家地理雜誌》看過一套講香港的紀綠片,節目結尾為香港定性為「跟隨金錢走的城市」。香港的核心價值被蠶蝕,剩下的是什麼?不就是商業嗎?無論談什麼,談民主,談自由,談環保,談抗爭,談規劃,在香港,永遠都不缺商界論述,永遠都要大談搵錢,「阻人搵食」、「阻人做生意」是永恆的反駁論述,只要祭出,一定收效。這麼多年來,不得不承認,香港還保有繁榮的表相,是因為商界,因為有國際投資,因為這裏仍有很多人搵到錢。你也不得不承認,在香港,只要你不踩某些禁區,你不理政治民生做隻港豬,不會嚴重影響你做生意和搵食。

但送中條例一通過,誰不害怕?我們這些缸瓦也害怕,但總沒那些商界瓷器那麼害怕,我們輸的小,你們輸的大,非常大。移民能解決嗎?你退休便能,若想繼續做生意便要遠離香港,因為你回港打點也可以被引渡的,你的資產也可被凍結的,有什麼保障?冇!結果?資金流走,國際撤資,港商逃亡,又正值中美冷戰,崩塌加速。

出色的商人誰不是這樣?嗅到味道便動身跑。最惹笑的是李澤鉅,回應記者時說:「不怕修例,我哋唔係逃犯。」你當然不怕修例,你有個超人老豆,在一切巨變發生前,又賣資產又遷冊,資金一早走人(還記得新華社旗下智庫發表的署名文章《別讓李嘉誠跑了》嗎?)。當然你們一家要走,也隨時可以動身,身家最多跌幾個巴仙,算個屁?

你們不怕,不是因為你們不是逃犯,是因為你們早已逃走。事實上,香港有多少逃犯?甚麼「香港是逃犯天堂」簡直是笑話,說得好像一個招牌砸下來都砸死一兩件。整個問題是,國家未來可以隨便把一個從來不是逃犯的人變成逃犯——也不用變成逃犯,只要變成疑犯,家產便可凍結甚至充公,引渡回國調查一兩年是閒事,你出到來,資產不解封,你的生意事業停滯了一兩年,以你們肚滿腸肥一把年紀的身段,還有本事東山再起嗎?單是想到這一點,一眾商人還不心寒嗎?

沒有商界,那香港還剩下甚麼?你說,怎麼香港窮得只剩下錢?沒有商業便什麼都沒有嗎?是的,這就是香港的特質,就是窮得只剩下錢。那麼連最後剩下的也沒有了,香港的未來是什麼?小市民以為不關自己事?很簡單的食物鏈:國際資金流走 -> 金融市場萎縮 -> 金融界人浮於事開始裁員 -> 高檔消費萎縮結業裁員 -> 各行各業受拖累 -> 很多人無法供樓 -> 樓價下跌 -> 泡沫爆破 -> 全港捱窮。這條簡單的食物鏈,不是在香港已發生過多次嗎?只是觸發點不同——九七是外圍投資環境觸發,2003年是沙士觸發,只是你不會想到,2019年或2020年,由國家的獨裁者觸發。

影響還不止如此。今天的建制陣營主要分為兩大類:(1) 精忠報共的親中派,只聽主子命令,不想其他,每次都瞓身護主;(2) 商界,親中是為了方便做生意,甚至從中獲取巨額合同,至低限度也為了不被搞,簡單點說最緊張是私人的生意利益,忠誠只是裝出來,他們不會瞓身,反而相當惜身,石禮謙不就是一個例子嗎?第一類由國家機器的黑手送入政界,例如立法會直選,或入政府做副局長局長;第二類雖然未必是政治精英,甚至很多時是政治笨蛋,但本身是業界精英,經由功能組別或特首提拔入政界,籠統來說也算是精英。

不妨看看第一類人士在近十年的表現,不是越來越白痴嗎?因為在這種氣候,真正了得的,不會從政,真正有心的,不屑加入建制陣營,那麼剩下的,就是一群傻蛋,甚麼何傻賢、陸頌雄、葛博士,他們不用有什麼才能,越無能越好,他們夠忠心和面皮特厚便可,國家保證送你入閣。再對比一下以前的建制派,曾鈺成、陳婉嫺,哪怕是垃圾桶、譚耀宗之輩,即使同樣厚面皮乞人憎,但還是比這批人有才能和有政治智慧。再看我們的政府,經過梁振英管治後,還會加入政府的,剩下的是什麼人?不就是那些只為私利、能力低下的錄音機?林鄭班底簡直是歷屆特區政府官員裏面最不堪入目的,個個冇台型,幾乎沒有一個像樣。

但這是必然發生的事,因為只問忠心厚面皮,不問才能,就一定只有無能的人才會有興趣加入。中共也樂見其成,因為無能的人最易操控,也不擔心他有膽違命。所以無論是立法會還是政府,第一類建制派都每況愈下,越來越不堪入目。

同樣道理,可以推斷,送中條例送走了香港商界精英,剩下的就是最普通的商人。那麼第二類建制派將變成什麼人?就是越來越不堪入目的商界。功能組別席位還是要填補的,行政會議還要找商界去做花瓶,剩下的人選是什麼?周融?陳曼琪?陳廣文?發起支持修例那班人?全都有可能。不要以為說笑,能走的商家都會走,剩下的就是走不了的商家,那麼由他們頂上,又有什麼奇怪?結果整個建制陣營就是:「廢的走不了,走的廢不了」。

送中修例通過,香港的未來,就是如此。你覺得今日的香港已不堪入目?未來會更不堪入目。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