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解決

2018/12/13 — 19:46

昨日廉署宣佈前特首梁振英所涉及的 UGL 及周浩鼎案已經調查完畢。同時,律政司更非常罕有地發表聲明,解釋不提出檢控的理據。

筆者認為,梁振英作為香港及主權國的領導人,任何牽涉他個人誠信的案件萬一不水落石出,調查及檢控方的解釋不能完全令公眾釋疑的話,對梁振英先生絕對不公平。同樣的道理,放在現任的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先生身上,同樣會對他造成不公平。

廣告

筆者憑一己經驗,只看相關部門發出的聲明,就上述牽涉兩位身懷公職的人物的案件作出分析。 結論是相關部門的處理仍有不足或不恰當的地方,令公眾難以對二人釋疑,令人遺憾。

第一點,是很多傳媒已經質疑的一點,就是梁振英先生權傾朝野,一人牽動全港人的利益,如何可以確保給予法律意見的專家沒有因此受到影響,意見可以絕對公允客觀呢?而梁先生所牽涉的罪行無論在任何普通法地區都極為罕有,幾乎沒有案例可循(比較明顯有關聯的會是同為前特首的曾蔭權案),而且案件高度敏感,牽涉極重大公眾利益,為何律政司認為少數本地刑事法專家的已經有足夠權威性,對不檢控的決定足以一錘定音?簡單來說:為何律政司認為此案不需要尋求外國,以及絕對獨立的專家的意見呢?

廣告

第二點,是既然前政務司長許仕仁案中,終審法院已就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當中公職人員收受利益一事中,有「黃金枷鎖」以至其獨立性徹底被削弱,無法恰當履行公職,嚴重濫用職權和公眾信任等的相關判決及概念,為何律政司在考慮梁振英未有作出相關利益申報時,上述終審庭作出的案例在此案並不適用?到底是沒有考慮到,還是因為梁振英作為特首的身份,在法律上有特殊地位或漏洞,以至不足以作出檢控?

第三點,是關於周浩鼎案。律政司解釋梁振英透過周浩鼎影響立法會獨立委員會的調查範圍,對立法會的實質工作沒有影響,所以不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這個解釋將一個人所作的行為,與實際後果在法律上完全分隔開,如此邏輯確實難以令人信服。試問如果梁先生沒有意圖左右立法會的實質工作的話,為何會與周浩鼎在委員會以外有與委員會工作有關的接觸?如果梁振英真如他所言,認為「辯方都有權在法庭上發表意見」的話,為何他不是透過法律代表,將其意見直接提交委員會呢?筆者不知道律政司是否還有其他方面的理由,加起來導致周浩鼎案不能作出任何檢控。但單以其聲明來說,所提出的理據完全不足以釋除公眾疑慮,更令人懷疑律政司同事的專業水平(最起碼是草擬聲明的同事的水平有問題)。

廉政公署是啞子吃黃蓮,而以如今香港的政治氣候來說,我不期待律政司會有進一步的解釋,或者林鄭月娥特首會有任何進一步的指示 — 可能連堵塞相關法律漏洞的勇氣也沒有。

如是者,我反而認為,是律政司欠了香港人,梁振英以及周浩鼎一個公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