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休止符 1】前言:中共擊殺之下 時代革命去咗邊?

2017/2/6 — 17:19

2016年,「本土」佔據了香港社會的輿論主流。

從二月爆發的「勇武」旺角騷亂、到奠定政壇三分大勢的新東補選、多名「港獨」參選人被選舉主任撤銷資格、香港史上首次「港獨」集會、本土派一舉取得多個議席 — 「本土」聲勢一時無兩,可謂由年頭帶到落年尾。

熱普城及本土派「Allin」選舉聯盟,合共在 2016 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取得 235,598 票。

廣告

然而隨著梁游宣誓觸發人大釋法、黃洋達退出熱血公民、梁天琦離開香港升學兼自認懦弱、鄭松泰宣佈全面撤出社運……他們被狠批、責難、揶揄、恥笑,然後,不再受關注。新一幅戰幔又已張開,薯片鬥奶媽,花生當飯食,儘管無票投,仍然吸睛搶眼;今日回頭講本土與港獨,竟好像談蔡楓華似的 out。剎那光輝不是永恆。

本土派?不是已經收晒皮嗎?

廣告

一股從數年前就開始醞釀、不斷擴張,最終取得近 24 萬港人支持的政治力量,彷彿自輿論場憑空蒸發;曾經喊得響亮的「勇武」、「革命」、「建國」、「獨立」口號,盡皆歸於沉寂。

「形勢比人強 … 不如養精蓄銳。」鄭松泰如是說。

「時代革命去咗邊呢?我都諗緊。」梁天琦如是說。

*   *   *

然而,即使曾經的領袖被扯下神壇,「本土」思潮並不會就此消失。

突破機構在今年 1 月發表「青少年對兩制落實與港獨意見」研究,顯示在 10 至 29 歲的青少年中,約六成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選「中國人」的只有 4%[1]。去年 7 月中大調查則顯示,有 17% 港人表明支持 2047 年後香港獨立。而 15 至 24 歲的受訪中者,更有多達四成支持。

難以想像,本土派支持者會就此轉投泛民或自決派 — 政治版圖上這一大塊空白,等待著下一次冒起的時機。只要看各大學學生會取態,已可見「本土」對年青世代影響之深。

「民族論」發源地港大,今年繼續有矢志「抵禦港中融合」的本土派成為唯一學生會候選內閣;而去年首次有「本土莊」當選的中大,今年的唯一候選內閣亦是本土派,其他院校學生會亦見本土莊競逐。

同樣影響力不小的,是本土另一支勢力「熱普城」。這個在主流輿論中幾乎絕跡的派系,雖然時時被外界輕視、認為它「不成氣候」,但無可否認,它在立法會選舉一舉取得了逾 15 萬票 — 若票數或多或少反映政治派系支持度,熱普城的支持度,相等於四分三個民主黨;熱普城自絕於主流,但自成一派,組織嚴密、支持者眾,支持者的忠誠度更是其他組織難以企及。有議席加持,這股勢力會否繼續壯大?

本土、港獨力量這一股暗湧,對香港將構成怎樣的影響仍是懸念,但肯定不會就此消失;本土派的現況與前路,仍可討論、必須討論。因此,《立場新聞》推出最新專題【本土休止符】,訪問立場及身份不一的本土派人士,向讀者呈現本土派當前的局面。

在佔領期間冒起的一翼本土派走向「港獨」後,為何迅速陷入一沉百踩的困局?面對中共前所未見的強力打壓,他們如何思考後路?

被本土派支持者奉為啟蒙的「香港民族論」與「香港城邦論」,經過連串「實踐」後如何演化?熱普城撤出社運轉入議會後,會作出甚麼改變?

到底這個派系的支持者有甚麼寄望?本土派領袖又如何面對他們?本土派怎樣看自身內部的分裂與罵戰?當勇武抗爭帶來沉重刑責與民眾反彈,他們將如何調整?

為求呈現本土派豐富面貌,本專題訪問對象力求全面,包括熱血公民鄭松泰、城邦論祖師陳雲、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前《學苑》總編輯梁繼平、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孔誥烽、「鍵盤戰線」發言人鄺頌晴、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樹仁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蘇曉楓、港華本土關注組成員 Justin,與及多位不具名的熱血、本土支持者。

遺憾是,鑑於種種原因,部份人士未有回覆我們的訪問請求,如普羅政治學苑黃毓民、熱血時報黃洋達,與及香港民族黨陳浩天。專題因此若有不完整之處,我們先行致歉。懇請各方指教。

 

--

[1]:其餘 26% 認為自己是中國香港人、12% 認為是香港中國人,詳情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