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休止符 6】熱血公民:政治團契及其運作模式

2017/2/22 — 17:40

去年熱普城立法會選舉失利後,鄭松泰在點票中心發言,指第一件事要打倒肥佬黎(黎智英)

去年熱普城立法會選舉失利後,鄭松泰在點票中心發言,指第一件事要打倒肥佬黎(黎智英)

政治團契,就像所有的宗教活動一般,是一種政治存在的模態,在團契中,政治教友伸出援手給尋找道途的人、落單的人、孤獨的人、譫妄的人、不受祝福的人、被排擠的人、殘疾的人、畸零的人、天才尚未得到賞識的人。慕道友們從祭司和教友的手感覺到溫暖,而重拾生命。...(《革命在他方?此刻記憶1980年代》,吳介民[1]

「熱血公民好似一間教會」這句話,我聽過很多次,主要是在信耶穌的熱血公民手足說的。也許讀者閣下對教會反感,又或認為這比喻不當,且聽我分說。...(《在熱血公民中見到教會》,陳到)

阿 J(化名)是熱血公民忠實支持者。打從 2011 年《早朝天下》開始,他已有收聽黃洋達[2]的網台節目。2012 年 2 月 29 日,黃洋達創辦熱血公民,同年 9 月參加立法會選舉,以 36,608 高票落選。落選後黃洋達籌辦《熱血時報》,阿 J 又成為《熱血時報》的網台聽眾。

廣告

他視黃洋達為政治啟蒙,坦言政治觀甚受其影響。比如熱血公民批評泛民,阿 J 也批評泛民:「泛民只是一班政棍,志在謀取政治資本。」熱血公民批評左膠騎劫雨傘運動,阿 J 也批評左膠騎劫雨傘運動:「這是一個無領袖的活動,但你見金鐘晚晚有大台,又唱歌講嘢。」

我問他有沒有甚麼想法,是與「熱血公民」相左的?他思忖少頃說:「唔多。」

廣告

「大部份情況是,就算你開頭覺得(熱血公民)某個做法奇怪,最後它也會說服到你。」

在阿 J 眼中,黃洋達有論述、有理念,熱血公民熱心為港、積極做事。值得支持。

而很多人不這樣認為。

*   *   *

熱血時報網站直播頻道截圖

熱血時報網站直播頻道截圖

去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取得逾 6.6 萬票。翌日恰是熱血公民成立四周年,當日,熱血公民與香港復興會及普羅政治學苑宣布組成聯盟,以「五區公投 全民制憲」為綱領,參選 2016 立法會選舉。

反對者立即開火,指責熱普城收割梁天琦選後光環,網民說:「真.人血饅頭。」後來熱普城僅獲一席,網民說:「這班賣港賊落選,大快人心!」進入議會後,熱血公民宣布政黨化並退出社運,網民說:「熱狗[3]屌臭民主派和理非無𨶙用,而家自己做縮頭烏龜。」「熱狗走數快過 689,印印腳 10 皮一個月,啋你都有味。」

去年 9 月一篇刊於《明報》、針對熱血公民的評論如此寫:「『熱普城』由上至下,語氣囂張、言辭惡毒,唱衰泛民多過指摘建制。」這可說是大多數人對熱普城的印象。

問題是若「熱普城」真如此人見人憎,你很難解釋為何如此多人為它賣命。

以鄭松泰當選的新界西為例,選舉期間不時可見熱血公民義工落力助選。他們會向市民 90 度鞠躬拉票,也樂於解釋熱普城的政治理念。其聲勢之壯令人印象深刻。選前一天,票王朱凱廸街站有 27 個;鄭松泰,35 個。

最終在這一區,鄭松泰奪 54,496 票,在新界西排第三,比民主黨尹兆堅還多 13,000。熱普城五區總得票數達 154,176 票,那是民主黨總數的 77%。熱血公民成立僅 4 年;民主黨,26 年。

熱血公民是如何取得如此成績?

熱血特質:雷氣行頭 組織優先

154,176 票中,有「滑鼠娘娘」鄺頌晴一票。

2014 年,鄺頌晴受鄭松泰邀請,加入《熱血時報》成為作者及網台主持,雖未有成為正式成員,但一直活躍於熱血陣營。去年選舉,她是熱普城助選團一員。期間卻發現同陣營候選人陳雲在競選單張上自稱「發起反對《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俗稱「網絡二十三條」)的白宮聯署及並派代表往美國領事館請願,成功逼令政府撤回版權條例修訂法案」。作為鍵盤戰線發言人,鄺頌晴對此深感不忿,認為陳雲歪曲事實,遂在 facebook 發言:「佢個聯署係好似爭取美國唔支持架喎,關香港立法會乜事。」

圖片來源:蔡麒、鍵盤戰線、香港復興會

圖片來源:蔡麒、鍵盤戰線、香港復興會

留言隨即引起反彈。鄺頌睛招來網軍粗口狂攻。

「我好撚柒鳩憎鄺頌晴(臭閪 bi[4])。」一名熱普城支持者留言。

許多熱普城支持者以「反骨」形容鄺頌睛的舉動。如支持熱血公民數年,選舉期間一直為鄭松泰助選的仁顯(化名)便說:「你滑鼠娘娘來做節目,收課金的嘛,(批評陳雲)咪反骨仔囉。」

仁顯解釋,熱血公民的網軍攻勢,並非自上而下的指令,而是支持者自發的同仇敵愾之氣。

「來自外界的不過是普通敵人;但如果你是從內部反佢,佢係會更加憎你,追殺你追殺到天腳底。」他說。「如果你班人好似亂軍咁,組織怎樣運作?」

終於,「反骨」的鄺頌睛,因此事被應聲踢出熱血公民行列。節目不再做,文章不再刊登。儘管那次選舉,她的票仍然投給熱血公民。

作為被網軍蹂躪的受害人,半年後的今日,她怎麼想?

「我做錯了,那個 timing 確實不太好。我做了傷害選舉團隊的事,被踢也是抵。」她說。「身為組織一份子,有責任維持組織對外一致性的。」

「組織」,是熱血公民的關鍵詞,也是熱血公民重中之重的價值。「組織」的成員,對外矛頭一致,對內互相幫忙 ── 談起熱血公民組織的團結精神,鄺頌晴仍然充滿懷念與嚮往。當記者問她,熱血公民最大優點是甚麼?「有雷氣!」她逕直回答。比如說某夜,她與熱血公民朋友食宵夜,突然接到消息說有成員與警察起衝突,被帶到警署。「一聽到我們就衝了過去。」還有雨傘運動 926 重奪公民廣場。那夜她陪一個身體不適的朋友上救護車,怎料有一女警尾隨。當時她感到害怕,通知鄭松泰說自己可能被捕。「不久後黃洋達就打電話來,著我不用怕,告訴我如何應對。」

「他們對手足好上心。」

鄺頌晴認為,正是「雷氣」,令成員願意為熱血公民出力。

「所有手足都願意為熱血公民付出,這不是個個組織都能做到的。」

熱血公民,究竟又是如何做到?

熱血架構:從派報紙到個人崇拜

根據現任主席鄭松泰所言,要成為熱血公民正式成員,你首先要交表,然後還得過兩關。

第一關是派報紙[5]。實體版《熱血時報》每月發行,免費派發,因此需要人手派報。做唔做到「熱狗」,就看你有多積極舉手,比如派足三個月。

「隱藏規則是我們會觀察他(申請人)派幾多次報紙。」鄭松泰說,這是為考核成員熱誠。「因為對普羅大眾來說,派報紙是下欄工作,連續派三個月是很難的事。」

第二關是具備「可能只有熱血公民才明白的價值觀」。鄭松泰解釋:「就是我們的口號,比如『成功之前不要放棄夢想』、『做人最緊要正直』。這些共同話語,是在文化上對組織的認同。」此外,鄭說熱血公民也要擁抱「黃毓民主義」。甚麼是「黃毓民主義」?「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那是甚麼。」鄭松泰說。翻查傳媒最早使用「黃毓民主義」這個字,是 2012 年《蘋果日報》一篇黃洋達專訪[6]。儘管這篇訪問亦未有明言此一「主義」內涵,唯按前文後理,擁抱「黃毓民主義」應與拜服黃毓民個人魅力有一定關係。

一般黃毓民支持者抗拒被冠「教徒」,但黃洋達並非常人,他二話不說就承認自己是「教徒」,大聲疾呼「擁抱黃毓民主義」!... 對於「教徒」這稱呼,他引以為傲,「其實我好不滿一些對毓民的攻擊,例如話佢搞個人崇拜。搞群眾運動,係需要魅力型領袖吖嘛!」[7]

符合上述兩項要求,你就有資格成為熱血公民大家庭一員。你會得到許多「手足」。不是「同事」、不是「黨友」,而是「手足」。這是熱血公民稱呼成員的方法。「手足」意味眾人不是為熱血公民做事,而是合作做一件更大的事:為香港效力。熱血公民的熱誠不只源於對組織的忠貞,更在於自覺正為香港服務。

事實上,「熱血公民」的牌頭本身就有這個含義。鄭松泰如此解釋:「我們認為,香港人不單在身份上未曾盡其應有責任,對香港的發展也不積極。所以我們希望有一班更『熱血』的香港『公民』,為香港做多點事。」這就是熱血公民。

熱血公民招募廣告(圖:熱血公民 twitter)

熱血公民招募廣告(圖:熱血公民 twitter)

鄭松泰透露,現時熱血公民「手足」有約三百人。這三百人按地區分成不同小組,每組設「區頭」一名,負責維繫區內手足,恆常工作是調度人手派報。他們是熱血公民的主體。其外圈則是《熱血時報》主持,他們會在網路拋頭露面,或發表支持熱血公民言論,但不是熱血公民成員。至於最外圍的,就是一般支持者了。他們也許會將頭像換成熱血公民旗幟,甚至加入網軍攻擊熱血公民敵人,但嚴格來說他們與「熱狗」無關。

至於整個組織的核心,便是「雙黃」── 黃洋達、黃毓民[8],其中又以黃洋達[9]為組織官方「首領」。有「皇上」稱號的他在組織地位崇高。熱血公民成立之初,其鮮黃色 T 恤上寫的就是「黃洋達」三個字[10]。黃洋達亦不諱言搞個人崇拜:

我哋好強調個人崇拜。有乜我就叫支持者:『你信我啦!唔信就罷。』做行動派無得每件事諮詢你。[11]

由於「熱血公民」並非政黨,因此不設遴選及換屆機制,故黃洋達在創辦組織後一直擔任領袖角色,直至去年才退位讓予鄭松泰,反正手足對黃洋達也鮮有異見。接受《立場新聞》訪問的四名熱血支持者,沒有一個不對他讚譽有加。

如鄺頌晴就說,黃洋達人好。

「在我眼中,黃洋達不是做節目那個爛口形象。他是個 .... 好人。他不會噓寒問暖,但有甚麼事,他會肯幫你。」

有資深熱血公民成員撰寫一篇題為《寫給不熟悉黃洋達的人》的文章,如此形容他:

鏡頭前平時粗口爛舌,但實情是溫柔到難以想像 ....

黃洋達是文化人,但他並無一般「文化人」的矯情造作,直率卻有禮,不擅交際卻是傳訊能手,怪得來又唔係怪。佢係暢銷小說作家,更是賣座編劇,要名要利的話,根本不用揀現在的路。...

我朋友曾經 whatsapp 問我 :「黃洋達係一個咩人?我想投俾佢。」要我即時形容佢,我就話: 「黃洋達係有智仁勇的人。」

在熱血公民心目中,黃洋達就是這樣一個領袖。

資料圖片:黃洋達,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黃洋達,圖片來源:朝雲 攝

熱血文宣:主流「亂寫」 《熱時》「啱聽」

儘管在親和形象以外,黃洋達亦有另一面。仁顯透露,對「不服從紀律」的手足,黃洋達不時會在大庭廣眾「怒屌」。對此他感到心寒。「你會覺得,都係因為支持佢先一直幫手,但搞咁撚多嘢,都係畀你屌 ....」

而黃洋達屌人屌得最多的場合,就是他的網台。

《熱血時報》於 2012 年 10 月 1 日創立,最初是實體月報和網媒,4 年間陸續發展出漫畫、小說、劇場等業務,然今日仍以網媒為主。內容主要為文章和網台,以昨日(2017 年 2 月 21 日)為例,《熱血時報》一共刊載了新聞報道 18 篇,播出共 8 小時網台節目。其 facebook 專頁 like 數超過 41 萬。

仁顯是《熱血時報》的忠實讀者。他直言《熱血時報》是其接觸資訊的主要來源。儘管坊間也有不少類似網台,但他認為《熱血時報》經營得更用心。「黃台仰都有搞網台[12]啦,但聽的人很少。差不多是熱血公民有人鬧,先會特登搵返嗰段來聽。」

《熱血時報》網台節目題材廣泛,如講女生話題的「少女熱線」、談設計與創作的「The Crazy Ones」、介紹宅文化的「宅文化研究」,以至旅行話題的「港豬想旅行」、親子話題的「熱血親子團」.... 當這些節目匯聚到一班忠實聽眾,他們便有機會成為熱血公民的動員對象。

黃洋達顯然有意識將網台與政治動員掛勾。2012 年 9 月,《明報》曾經刊載一篇題為《本土左翼政治孔誥烽×黃洋達》的文章,本土派學者孔誥烽[13]問黃洋達是否可以通過網台建立「選舉機器」,黃洋達回答:

如果要繼續玩選舉遊戲,選舉機器是必需的。網台發揮了很大作用,例如熱血公民的義工團體,主要組成部分的確是《笑死朕》及《早朝天下》的聽眾,網台與主流傳媒最大不同,是主流傳媒的受眾通常自覺為「媒體消費者」,這樣子無法建立凝聚力,但網台卻有着不同於主流媒體的動員力。...

文首登場的阿 J 就是聽眾被動員的案例。四年間,他除不定期受熱血公民號召坐街站、參與集會外,亦有給節目主持「課金」[14],至今約數千元。

任職設計師的他,工作有兩點特色:長時間坐在辦公室電腦前,以及操作圖象多於文字資訊。這樣的工作環境使他不易閱看文字、影片新聞報道或評論,聽網台卻很方便。

部份《熱血時報》網台節目(圖:《熱血時報》網站)

部份《熱血時報》網台節目(圖:《熱血時報》網站)

「早上聽《大香港早晨》,晚上聽《熱血政治》。《國立大台》就係娛樂節目,講 NBA、講 SMAP 等。」單是這三個節目加起來每日就有 5 小時。還有甚麼政治組織能讓民眾每日花 5 小時聽它說話?

一周下來就是 25 小時。一個月 100 小時。一年,1,200 小時。

問阿 J 為何如此愛聽《熱血時報》,他說與黃洋達口才大有關係。阿 J 舉例指,自己曾試聽李慧玲、蕭若元等人的節目,但始終覺得不如《熱血時報》留得住人。「《晴朗》[15]只係嬉笑怒罵,鬧兩句就算,不會有精闢評論,講述政策前因後果。老蕭早幾年有聽,依家無,因為我唔認同佢評論的角度。」

「可能黃洋達編劇出身,presentation 較 dramatic,適當時會爆 seed,比較吸引。」阿 J 說。「他說的話能入心,就繼續聽下去。」

他力讚黃洋達言論有理據、有思考、有論述,坦言好些議題就算他本身不同意,聽著也會被說服。例如「五區公投,全民制憲」就是一例:阿 J 原本覺得自決、獨立較全民制憲更合理,但隨著日日不斷收聽《熱血時報》,他慢慢能接受熱血公民的邏輯。

「也許網台就是這樣,它有整集節目給你解釋背後論述。」

至於《熱血時報》以外的媒體,阿 J 稱已很少看,因為「主流媒體對熱血公民不公平」。

「(熱血時報)有些論述,《蘋果》最鍾意攞一句半句,就話佢點點點,但如果有聽成個節目,就會知道根本不是那回事!」

熱血清算:要擊倒人,先要擊倒自己

熱血公民與主流媒體特別是「壹傳媒」交惡,不是第一天的事。去年立法會選舉,鄭松泰就在得悉失利後,於點票中心宣言:熱血公民要站起來,第一件事要「打倒《蘋果日報》和肥佬黎(黎智英)」。

阿 J 認同鄭松泰的說法。「《蘋果日報》不斷抹黑黃毓民同熱血公民,又撐戴耀廷、雷動計劃,唔係唔屌啊?你份報紙有既定立場,又走去搞我,唔屌你屌邊個?」

然而《蘋果日報》不是唯一要被打倒的對象。早在選戰期間,黃洋達已在選舉論壇上發表「清算聲明」:

民建聯 最無恥;
民主黨 賣香港;
公民黨 三投黨;
工聯會 永遠企係打工仔嘅對面;
人社力 永遠篤住抗爭者嘅背脊,
九東嘅選民,你仲有咩選擇?
所以,想做就做,票投10號,黃洋達。
最後,奉勸各黨,好好做人,小心他日政治清算!
呢一日,一定會來臨!(黃洋達

講得出做得到,選舉結束,繼肥佬黎之後,果然有熱血公民成員推出一份清算名單,廣傳於網路。名單上除有熱血公民經典敵人戴耀廷、被指𠝹走黃毓民選票的劉小麗及民主黨等外,更有王宗堯、葉德嫻、黃偉文等名人,因為支持其他陣營而入選。

陳到清算名單

陳到清算名單

過去多次發言支持熱普城的孔誥烽在 facebook 留言,勸熱普城不要浪費時間清算,積極向前看,照例引發一輪罵戰,戰果是孔誥烽也被加入清算之列。記者問孔誥烽對此事感受,他說:「有些人看民調覺得自己一定贏,最後輸掉,要搵人負責,就甚麼人都會有機會被搵中,我都無辦法。」

再之後,連一直以來力撐本土派的李怡練乙錚都有類似遭遇。

每隔一段日子,就會傳出某某人被熱血公民群起批鬥的消息,網民對此已見怪不怪,連黃毓民都在敗選後承認「樹敵太多」。樹敵可以有幾多?鄭松泰選後一番發言,堪稱屌盡全港:「我們(的路)難行,是因為太多太多的香港人願意選擇沉默、虛偽的一面,沒有理會甚麼是正直的路......」

阿 J 繼續認同鄭松泰的話。「(屌人)問題喺邊?熱狗屌人都出晒名。無乜所謂,真係抵屌咪屌。」

他引述黃洋達著名的「喪屍論」,說明熱血公民為何要「周圍屌人」。黃洋達曾於 2011 年以此言論解釋為何要狙擊民主黨:

點解要打民主黨先?我講個比喻畀你聽,好撚簡單。你有無睇過喪屍片?喪屍屍變啦,我哋成班人匿喺個商場入面,外面好多喪屍走來走去。辛比(當時主持之一)被喪屍咬咗,依家開始異變。我問你一個好撚簡單嘅問題:你開槍打撚咗出面啲喪屍先定打撚咗辛比先呀?戇𨳊?

「你梗係要分清敵我啦。」阿 J 說。

*   *   *

這就是熱血公民。

已故社會學家涂爾幹 (Émile Durkheim) 曾提出「機械團結 (mechanical solidarity)」的說法。「機械團結」可見於較小規模的組織,特色是成員通常依靠強烈的共同歸屬感來維繫。作為代價,組織的團結度與成員的個性成反比:畢竟一個人不可以又自我又跟大隊。

韋伯 (Max Weber) 的理論則有所謂「魅力型權威 (charismatic authority)」。顧名思義,這權威來自組織領袖一個人的魅力。這種權威有若干好處,如組織成員較忠誠, 效率較高,成員對組織較滿意。不過,韋伯亦指出這種權威給予領袖至高無上的權力,因此容易流於獨裁專制。

拉斯威爾 (Harold Lasswell) 研究透過大眾傳播作政治宣傳的手法。拉斯威爾指出,要民眾接受他們本來拒絕的主張,並不是隨便用大話硬塞就能辦到。它是一個緩慢而循序漸進的過程,如需要創造許多符號,並引導民眾對這些符號產生「適當的」愛或恨,進而在心理上接受某套政治主張。

社會學家科塞 (Lewis Coser) 則在其著作《社會衝突的功能 (The Functions of Social Conflict)》,解釋組織對外衝突與內部團結的關係:外部敵人的建立,可有效加強組織內部團結。引述其著作一段如下:

不斷與外部發生衝突的群體往往不容忍內部衝突。他們不能容忍超出對群體統一有限背離。...他們的社會團結取決於群體生活所有方面的共同參與,並通過堅持群體一致反對持異議者而加強這種團結。他們解決意見不一致問題的唯一方法是使持異議者自願或被迫退出群體。[16]

退出,是仁顯的末路。

曾指鄺頌晴「反骨」的仁顯,一直覺得熱血公民不只是個政治團體。對他來說,它是一個兄弟幫、社交圈。為工作,熱血公民固然義不容辭;沒有工作,他們也會相約吃飯、聊天、攀石、遊船河 ....

「特別是選舉那段日子,好多 gathering,幫完手又會食飯。」仁顯說。「其實都幾似教堂團契。」

不只是他,許多熱血公民的手足都曾說,「熱血公民好似一間教會」[17]

所以仁顯才會在離開這個組織後,感到失落。

他也加入「反骨」行列,是因為終於無法認同熱血公民黨同伐異的手法。

「覺得梁天琦好唔抵。」他說。去年立法會選舉新界東補選時,熱血公民曾經支持同為本土派的梁天琦出選。然而在其後的換屆選舉,於九龍西尋求連任的黃毓民指責梁天琦未有協助出戰港島的熱普城鄭錦滿,卻為游蕙禎助選。「不知這是什麼政治倫理 ... 未做議員先做政棍」,令他十分失望。梁天琦因此變成新「喪屍」,被熱血公民支持者狂罵「反骨」云云。選舉過後,熱血公民的攻勢有增無減。

黃毓民在節目指責梁天琦「反骨」。(圖:《熱血時報》youtube 片段截圖)

黃毓民在節目指責梁天琦「反骨」。(圖:《熱血時報》youtube 片段截圖)

仁顯對組織所為看不過眼。

「你又要搞呢搞路,人哋畀你搞走咗,你又話人反骨仔。咁點先可以唔做反骨仔呢?」

仁顯的感受不是孤例。比如港華本土關注組成員 Justin,還是中學生的他,過去雖然支持港獨,但對熱普城的態度也是「樂見其成」。去年 8 月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還挾一本《香港城邦論》赴約。現在他已經把這本書放下。

「開頭(熱普城)還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選舉過後有些熱普城支持者,卻走去批鬥其他本土派,連一些曾經幫他們站台的人如堂主(盧斯達),也被批鬥。」Justin 說。「我們覺得這樣做對本土派沒有利。」

仁顯認為,今後熱血公民將難招新人。

「我不過是個普通的本土派,真的不覺得與他們(梁天琦等被批鬥者)有何仇怨。」仁顯說。「但他們(熱血公民)不可忍受(異見者)。」

無論組織、社會、還是國族,一元與多元從來都在線的兩端。當一個群體選擇了極端的一致性,其代價就是無法容納異見。

當記者問仁顯,他離開組織的時候,有沒有人表示體諒和理解,他沉默少頃後說:「就算理解都不可以出聲。因為他們還在組織,一出聲他們也會變成反骨仔。」

這其實就是仁顯與其他受訪者,不願意具名接受訪問的原因。

一名同樣已離開組織的支持者回顧當日,感想一針見血:

「熱血公民為何要不顧一切 keep 住尋找新敵人?因為這樣最容易凝聚人。」

「他們要維持孤立狀態才可以維持整個團隊 … 但這不是好方法來的。一個組織應該是因為人們有相同理念而走在一起;而不是為了走在一起,才不得不接受一個相同理念。」

記者問,到底組織成員心底是否明白這一點?他自言不知道。

「不過就算懂,也不會有人夠膽講出來。」他說。「除非離開。」

阿 J 沒有離開,他仍是熱血公民支持者。訪問之初他仍然深信,五區公投本是可行。直至記者再三提問,他終於道:「其實我都承認係有啲難。」

「係有點過於理想,但係起碼望到係可行方法呀,唔通吓吓掟磚,武裝起義咩 .... 其實都是大家朝著自己相信的方向,一路做落去啫。」

記者問:所以是情感動員,多於理性判斷?

「都係嘅 .... 好民粹嘅啫,『反蝗』有得做,做呀!爭取支持者,一定係咁。」

記者說:如果只是講個「信」字,那同建制派又有甚麼分別?

「都係嘅,總有人信李偲嫣。就算佢俾人話呃人錢都照信,都係㗎。」

只是信者終於未能得永生。隨著教主、皇上、國師等人敗選,組織由鄭松泰接管,也終於邁向政黨化。

今後這支以「雷氣」行頭、以手足相稱、以情感為先、以異見為敵的政治勢力,將如何走下去?

下一集,我們請熱血公民新任主席、熱普城唯一當選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解說。

 

文/楊天帥

--------------------

[1] 台灣著名學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任職於臺灣中央研究院社會所。

[2] 黃洋達未有回應《立場新聞》訪問請求。

[3] 「熱狗」原為外界對熱血公民成員的貶稱,唯熱血公民陣營(包括現任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有時也會以此形容自己。

[4] 阿 Bi 是鄺頌晴的暱稱。

[5] 實體版《熱血時報》至去年 10 月已停刊。《熱血公民》亦即將政黨化,入黨方式會有變更,詳看本專題其後發表的鄭松泰專訪。

[6] 有言論「黃毓民主義」首見於 2011 年公民黨時任黨魁梁家傑說要「與擁抱『黃毓民主義』的人切割」,查考當時梁家傑的言論,其實是「把擁抱黃毓民立場的人劃出去」。見《明報》2011 年 11 月 9 日《公民黨劃走人民力量 社民連:當日分裂早割蓆》。

[7] 《元氣堂:出爐政治犯 皇上駕到》,《蘋果日報》,2012 年 6 月 5 日

[8] 黃毓民未有回應《立場新聞》訪問請求。

[9] 熱血公民前首領黃洋達於去年 9 月已將領導席位交予鄭松泰,前者已退出組織,主力營運《熱血時報》。

[10] 見《隔牆有耳:黃洋達抽水 換來「被哀悼」》,《蘋果日報》,2012 年 6 月 12 日

[11] 《元氣堂:出爐政治犯 皇上駕到》,《蘋果日報》,2012 年 6 月 5 日

[12] 名為 Channel i,成立於 2015 年

[13] 現為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副教授

[14] 「課金」原為日語,意謂「徵收費用」,多用於電信業服務的電話費、網費等,後引申指玩家付費購買網路遊戲的追家內容(如道具、角色等)。在《熱血時報》,「課金」則指聽眾因支持個別節目或主持而自願支付金錢。

[15]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商台節目,李慧玲曾為主持

[16] 參見 Lewis Coser《社會衝突的功能》

[17] 見《熱血時報》《在熱血公民中見到教會》

發表意見